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61章 返回南天門,西海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61章 返回南天門,西海變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還不待朱天篷從金蟬子講述當中回過神,那龍冢之上肆掠的海底漩渦卻是悄無聲息的平靜了下來。

緊接著,一道歇斯底里的慘叫聲便是響徹海底:「我的寶貝啊1

頓時,朱天篷和金蟬子都是回過神來,循聲望去,只見敖烈已經恢復了人形,此刻正漂浮在龍冢廢墟的上空,那一副死了爹的模樣,幽怨之色傳遍四方。

見此情形,朱天篷便是擺了擺頭道:「福兮禍兮,這就是命埃」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伸手道:「金蟬兄,請1

聞言,金蟬子點了點頭,隨即說道:「天篷兄請1

繼而,兩者相視一笑,邁步便是朝著敖烈所在的區域飄去。

很快的,朱天篷和金蟬子就來到了敖烈的身旁,開口說道:「敖烈三太子,雖然龍冢坍塌了,但是你還可以把那些廢墟挖開,到時候那些東西還是你的。」

聽到此話,敖烈傷感的情緒一頓,思索了一下之後,猛然站直身道:「對啊,這裡是西海,這可是本太子的地盤,待本太子將這廢墟挖開,底下的那些寶貝就還是我的。」

說話間,敖烈就是準備顯露九爪白龍真身來挖廢墟。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頓時就是上前阻攔,道:「敖烈太子,今日乃是楊戩兄和敖寸心的大喜之日,你即便是要挖龍冢廢墟也不急於一時吧1

聞言,敖烈的動作一僵,這才想起來這是什麼日子。

當即便是尷尬的撓了撓頭道:「那啥,本太子剛剛就是開個玩笑,哈哈……」

對此,朱天篷和金蟬子都是翻了翻白眼,內心一百個不相信。

不過既然敖烈都如此說了,他們自然也不會在此地繼續浪費時間,算一下時間,楊戩也應該接敖寸心上天了,自然不可錯過了兩者的婚禮。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開口說道:「敖烈太子,既然沒事了,那咱們就去天庭吧。」

點了點頭,敖烈不舍的看了一眼那廢墟之後,隨即便是閃身到了金蟬子的身旁,緊接著兩者一邊飄身朝著海面升去,一邊則是開始講述歡喜經的大事兒。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亦是識趣的落後一段距離,對於那歡喜經他還真沒什麼興趣。

不過楊戩手裡的黃帝內經卻讓朱天篷感興趣,甚至打算著什麼時候找楊戩借來學習學習。

沒多久,三道身影便是出了西海,駕雲徑直的就是朝著南天門的方向飛去。

……

南天門,此刻已經換上了大紅繡球,整個天庭亦是一改往日那沉寂的氣氛,到處張燈結綵,布置得極其的華麗。

畢竟這乃是玉帝允諾的婚禮,甚至還是楊戩的大婚,還真沒有誰敢跳出來唱反調。

而且從四面八方前來參加婚禮的大神通者亦是絡繹不絕,那浩大的場面在天庭已經好久沒有見到過了。

隨著朱天篷三人抵達南天門,四大天王頓時就是迎了上去。

魔禮青看了一眼朱天篷道:「天蓬元帥,你們都回來了,顯聖真君他們為何還沒有到?」

聽到此話,朱天篷的眉頭一挑,道:「楊戩他們還沒有來?這不應該啊1

他和金蟬子在西海暢談了那麼久,按理來說楊戩應該早就帶著敖寸心上天了才對,到了現在都沒有來,這難道發生什麼事兒了?

下意識的,朱天篷的目光便是看向金蟬子和敖烈,兩者亦是聳了聳肩表示不清楚。

噠噠——

便在此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天蓬元帥,天蓬元帥……」

伴隨著呼喊聲響徹,千里眼和順風耳兩兄弟來到了此地。

看到兩人,朱天篷眼底閃過一絲的愕然,但是很快就是平息下來,隨即不解的開口詢問道:「千里眼,順風耳,你們不在凌霄殿怎麼跑這兒來了?」

對此,千里眼和順風耳喘息了一下,隨即便是開口說道:「天蓬元帥大事不妙,這西海之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整個西海龍宮都找尋不到,似乎被什麼強大的禁制掩藏了。」

說道這裡,千里眼似乎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玉帝和娘娘讓我們來告訴元帥一聲,說西海之內很可能發生了什麼事兒,他們現在在凌霄殿之內招待眾仙無法抽身,還請天蓬元帥去查探一下。」

聞言,朱天篷點了點頭。

從千里眼和順風耳的話當中不難聽出,楊戩他們定然是在西海龍宮當中出事兒了,不然的話以千里眼和順風耳的神通也不可能被遮掩阻擋。

這時,敖烈也回過神來了,一改那紈的嘴臉,滿臉凝重的說道:「該死的,難道有誰敢到我西海龍宮鬧事兒?」

對此,朱天篷擺了擺手,隨即說道:「勞煩兩位神將回去稟告玉帝和娘娘,天篷這就下去查看1

說完,朱天篷跟四大天王打了聲招呼,隨即便是和金蟬子和敖烈兩人匆匆的朝著西海的方向趕去。

一路上,三人都沒有在說話,全速趕往西海,畢竟這件事情看上去的確有些怪異。

約過了半個時辰左右,一行三人便再度回到了西海,在敖烈的帶領下徑直的就是朝著西海龍宮所在地掠去。

一刻鐘之後,朱天篷三人來到了一片遍布珊瑚且海底風景秀麗的區域。

看著那空空如也的區域,敖烈的臉色微微一變道:「怎麼回事,我西海龍宮之前就是矗立在這裡,怎麼會沒了。」

聽到此話,朱天篷的眉頭微微皺起,和金蟬子對視一眼之後,邁步便是前往那片空地。

咚——

然,才剛剛前進數丈,朱天篷和金蟬子的身影就是被一股無名的波動擊中,迅速的就是退了回來。

待身形穩定,朱天篷和金蟬子的臉色就是陰沉下來,開口說道:「禁制!整個西海龍宮居然真的被人以禁制圍困,現在根本就進不去。」

雖然僅僅是接觸了一下,但是朱天篷和金蟬子都感覺得到,那布置禁制的人修為很高,不然他們也不會沒有任何抵抗力的就是被彈飛。

聽到朱天篷和金蟬子的話,敖烈的臉色頓時一沉,一招手便是取出那後天靈寶級的長劍,咬牙切齒的說道:「該死的,居然敢對我西海龍宮動手,看本太子轟碎了他這個禁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