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63章 對持燃燈,吾名小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63章 對持燃燈,吾名小子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光頭和尚的話,頓時便是激怒了楊戩。

敖寸心不僅是他的妻子,甚至肚子里還有他的孩子,現在這傢伙居然要讓敖寸心去西方教,這不是赤果果的打臉嗎?

手中三尖兩刃刀一抖,楊戩周身法力四溢,怒火焚神道:「燃燈,妄你為西方教古佛,居然想要做這種強人所難之事,給我死來。」說話間,楊戩舉起三尖兩刃刀便是殺向殺!

不錯,這個自稱古佛的和尚不是別人,赫然乃是西方教的過去佛:燃燈!

面對襲來的楊戩,燃燈神色不變,緩緩伸出手一拍。

噗——

這一掌,瞬間重傷楊戩,其身影宛如斷線風箏般,砸落在地。

看到這一幕,哪吒亦顧不得和燃燈對持,頓時就是來到楊戩的身旁將其扶起,擔憂的詢問道:「二哥,你沒事兒吧1

對此,楊戩擺了擺頭,嘴角一絲鮮血卻是划落,顯然被燃燈這一掌傷得不輕。

敖寸心亦是擔憂的跑上前,伸手摸著楊戩那剛毅的臉龐,道:「二郎,要不……」

不待敖寸心說完,楊戩就知道其想要說什麼,二話沒說的就是揮手道:「不行,絕對不行1

說完,楊戩顫顫巍巍的站起身,目光直視燃燈道:「燃燈,今日你要麼殺死我,不然我楊戩與你不死不休,就算現在殺不了你,那我要你西方教雞犬不寧1

此話一出,燃燈的眼底閃過一絲的溫怒。

顯然,楊戩的這句話觸動了他的底線。

下一秒,一股洶湧澎湃的氣勢瀰漫而出,整個西海龍宮都是為之顫抖。

在這股威壓之下,楊戩頓時又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氣息頓時萎靡下來。

看到這一幕,哪吒大怒,抄起紅纓槍便是殺向燃燈,口中怒斥道:「該死的老禿驢,給本太子去死1

對此,燃燈的眼底閃過一絲的怒意,開口說道:「放肆,吾乃你父親的師尊,豈容你這小輩猖狂。」

說話間,燃燈便是舉起手拍出。

啪——

紅纓槍飛出,哪吒的身形瞬間被擊飛在地,拖出一道十數丈長的痕,渾身鮮血淋漓,准聖一掌之威,恐怖如斯!

便在此時,西海龍王突然拍案而來,怒視著燃燈道:「夠了1

此話一出,燃燈的目光亦是看向西海龍王,緩緩的收起身上的威壓道:「敖閏,你終於肯開口了,本古佛還以為你還在沉寂下去。」

對此,敖閏的眼底閃過一絲的憤怒和憋屈,目光死死的盯著燃燈道:「燃燈,你來我西海的目的本王很清楚,本王也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那東西我西海沒有。」

聽到此話,燃燈的眼神隨之一眯,冷冷一笑道:「敖閏事到如此你以為本古佛會相信你嗎?本古佛如果不是感覺到那東西的存在豈會來你西海。」

說道這裡,燃燈的目光便是定格在敖寸心的身上,道:「既然西海龍王你不配合,那貧僧就先帶寸心公主去西方教,待你們什麼時候想清楚了,在來找我。」

說話間,燃燈探出手就抓向敖寸心。

看到這一幕,楊戩大驚,口中呼喊一聲:「寸心1便是朝著燃燈的手攻去。

見狀,燃燈的眼底閃過一絲的怒火,冷哼道:「楊戩,你這是自找死路。」

說話間,抓向敖寸心的手一轉,徑直的就是拍向楊戩,一旦這一掌擊中,楊戩只怕是不死也重傷!

「太上入情勢1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低喝聲響徹龍宮大殿。

伴隨著一道犀利的劍氣落下,燃燈手中的動作為之一頓,繼而便是被迫收了回去。

噗哧——

劍氣貫穿地面,留下一道深痕,有股股意境從劍痕之上溢出。

看著那地面上的劍痕,燃燈的眼底閃過一絲的忌憚,道:「太清劍訣,來者何人?」

對此,朱天篷沒有回答,一個飄身便是落在了楊戩和敖寸心的身前,目光看著燃燈,內心卻是暗自叫苦。

他和金蟬子剛剛趕到此地便是看到這萬分危急的情況,他也沒多想便是選擇出手,但是現在看到那燃燈,他內心卻是一陣的發虛。

不為別的,朱天篷身體里有兩顆定海珠,而定海珠又是燃燈的證道之物,一旦這件事情暴露,只怕燃燈才不會管他是不是西遊的一員,當場就會抹殺他。

不過燃燈都開口詢問了,朱天篷自熱不能不回答,不然的話豈不是更加的招惹其注意。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運轉青帝造化步在體內運轉,看似恢復法力,實際上則是掩藏小千世界的存在,口中不慌不忙的說道:「想知道我是誰,你這禿驢先報上名來。」

說話間,朱天篷內心則是不斷的祈禱:「敖烈,你小子可得速度點,不然哥這條小命只怕就得交代在這裡了。」

而燃燈顯然很吃這一套。

畢竟朱天篷剛剛施展的乃是太清劍訣,這東西當世除了太上老君之外,甚至連其首徒玄都都不會。

現在朱天篷卻能夠施展,甚至看上去境界還不低,自然就會讓他將其和太清老子聯想在一起。

雖然燃燈貴為頂尖准聖,西方二聖對他都是禮貌有佳,但是他卻很忌憚太清老子,畢竟太清老子的恐怖可不是其餘聖人比擬的。

想到那些得罪太清老子之人的下場,燃燈的內心便是更加的重視起來,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吾乃西方教過去佛燃燈,還未請教小友尊姓大名?」

聞言,朱天篷內心叫苦,腦海中思緒卻是不斷的轉動,事到如今他必須唬住燃燈,不然今日的事情絕不能善了。

猛然間,朱天篷腦海中靈光一閃,頓時其嘴角便是勾勒起一絲的笑容,暗道:「有了。」

有了主意,朱天篷頓時也就鎮定下來,輕咳一聲,隨即高昂著頭,傲然道:「我叫小子,師承嘛就不說了,我家那老頭子不讓說。」

頓了頓,朱天篷便是繼續說道:「燃燈是吧,你好歹也是一方古佛,什麼時候淪落到如此地步,要來欺負小輩,甚至對區區一個太乙真仙都用上了威逼利誘的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