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64章 扯虎皮,金口玉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64章 扯虎皮,金口玉言,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對於朱天篷之後的那段話,燃燈絲毫不以為然,反而是朱天篷謊稱的名字,讓他眉頭為之緊皺:「小子?這什麼名字?」

「太清聖人叫老子,這傢伙叫小子,難道他們真的有關係?」

「還有,他剛剛說他家老頭子,難道這廝是……」

想到某種可能性,燃燈看向朱天篷的目光充斥著忌憚和不可思議。

許久,燃燈才開口道:「太清聖人是你……」

不待燃燈說完,朱天篷便是揮手將其打偷鰨低調,哥是一個低調的人1

雖然口中如此說著,但是朱天篷那鼻孔朝天的模樣,傻子都知道是什麼意思。

當然,朱天篷卻沒有在意,他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隨便你怎麼猜,即便是這事兒告到太清老子那裡,他也站得住腳,反正他又沒說什麼。

再看燃燈,在朱天篷此話落下之後,整個人身形一怔,本紅潤的臉頰頓時就是一白,緊接著,其身上那威風凜凜的氣勢減緩。

沉吟了一下,燃燈便是雙手合十道:「原來是小子道友,是貧僧失敬了。」

話畢,燃燈的目光便是看向西海龍王,道:「敖閏,今日看在小子道友的面子上,本古佛不與你計較,三百年之內你如果不將本古佛要的東西送來,本古佛的會讓你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說完,燃燈就是看了朱天篷一眼,躬身一禮道:「小子道友,貧僧告辭。」

說話間,燃燈便是匆匆的朝著西海龍宮之外走去。

直到燃燈的身影消失不見,朱天篷才回過神來,不可思議道:「這就相信了?說好的古佛呢?這也太沒腦子了吧?」

不僅是朱天篷,敖閏夫婦,楊戩,敖寸心還有哪吒都是滿臉的不可置信。

畢竟朱天篷這謊話雖熱是在拉虎皮,但燃燈好歹也是准聖巔峰的強者,怎麼會如此輕易就相信了?甚至還直接走了,這……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燃燈離去,卻還是讓場內的眾人舒了口氣。

畢竟面對一門准聖巔峰的強者,要說沒有壓力那是不可能的。

沉吟了一下,朱天篷便是轉過身,邁步走向楊戩道:「楊戩兄,沒事吧?」

……

再說燃燈,一路出了西海龍宮收起禁制,一個閃身便是來到了西海的海面。

低頭看了一下西海龍宮的方向,燃燈的眼底殺機一閃,喃喃道:「朱天篷,你很好,如果不是因為你還有用,本古佛今日就一巴掌拍死你,居然拉太清聖人的虎皮來嚇唬我,真當本古佛是嚇大的,哪怕他太清……」

說到最後,燃燈頓時就是閉上了嘴巴,對著三十三重天之外的混沌方向躬身一禮,隨即才狠狠的一甩手,飄身朝著西方飛去。

在其進入西牛賀州之際,一道身影浮現卻是攔住了他的去路。

來人乃是一名女子,看上去二九年華,身著一件白色的道袍,站在那裡,天地卻也為之失色。

看到此人,燃燈的眉頭一挑,下意識的就是調轉法力戒備,沉聲道:「阿彌陀佛,這位女施主,不知何故攔截貧僧1

對此,女子冷哼一聲道:「燃燈,你不就是因為察覺到了我的存在才匆匆離開西海的嘛,何必在此跟我裝糊塗。」

聽到此話,燃燈的面色一沉,目光死死的盯著女子道:「那到神識的主人是你?」

之前朱天篷拉虎皮的時候,他便是感覺到一股不遜色於他,甚至超越他的神識襲擊了他,如果不是二十四諸天守護者元神只怕那一擊之下便會遭遇重創。

也正是因為如此,燃燈才會匆匆的離去,畢竟在他看來很可能乃是某位大人物不允許他如此做。

但是現在知道襲擊他的居然乃是一個女子,燃燈的內心頓時就是抑鬱和憤怒起來。

他堂堂西方教的過去佛,居然被一個女子嚇得逃離,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只怕他燃燈會在大神通者的行列當中成為笑柄。

女子看了一眼臉色變化的燃燈,目光平靜的說道:「燃燈,你想殺我?」

聞言,燃燈抬起頭,目光死死的盯著女子道:「有何不可。」

說話間,燃燈便是一聲低喝:「二十四諸天,現1

下一秒,其身後二十四道漩渦浮現,形成二十四諸天連接在一起,其一身威勢強悍,只需一個念頭便可崩壞山河。

對此,女子的眼底閃過亦是的不屑,也不見其動作,張了張嘴道:「吾說:二十四諸天化為無形,千年之內不可動用1

噗哧——

在其話畢的瞬間,燃燈背後的二十四諸天瞬間崩壞,竄入識海再無動靜。

頓時,燃燈的臉色就是煞白,驚恐的看向女子道:「你,你,你是誰,你怎麼會道祖的金口玉言之法1

金口玉言!

乃是昔日鴻鈞道祖於紫霄宮講述的無敵神通。

燃燈作為紫霄宮三千客之一,也曾經嘗試參悟過,卻以失敗告終。

現今洪荒,能施展金口玉言神通的唯有六聖,且六聖都還是藉助天道之力才施展。

可眼前的女子明顯不是聖人,也調動不了天道之力,偏偏卻施展出了金口玉言,這簡直不可思議。

對此,女子的眼底閃過一絲的溫怒,道:「燃燈,如果不是你乃是西方教三世佛之一,就憑你打我兒子這一點今日就要你的命。」

說話間,女子再度施展金口玉言:「吾說:天地禁錮於一體,聖人之下皆定格1

此話一出,燃燈便是發現自己動不了了,周身的法力似乎在一瞬間便是失去了作用。

還不待他回過神,女子便是舉起手揮舞。

啪——

燃燈的臉頰之上頓時出現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嘴角一抹鮮血隨之溢出。

緊接著,女子似乎沒有停手的意思,不斷的揮舞著手臂。

啪——

啪——

……

接連不斷的巴掌聲響徹,燃燈本枯廋的臉頰卻是高高腫起,秒變豬頭佛!

許久,女子才停下手中的動作,輕蔑的看了燃燈一眼道:「燃燈,西海龍王乃是吾的親家,你如果敢對西海龍宮一脈動手,到時候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1

說話間,女子就是一個邁步,身形從半空中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