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65章 神秘青年,燃燈再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65章 神秘青年,燃燈再受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

待女子離去,燃燈身上的禁錮之力亦是隨之散去,頂著一個豬頭臉,燃燈的神色變幻不斷。

許久,燃燈的目光才是轉向西海的方向,咬牙切齒道:「瑤姬,這筆帳我燃燈記住了。」

不錯,剛剛出現的女子就是瑤姬!

二郎神之母,傳言中被困紫霄宮的瑤姬。

瑤姬本在紫霄宮內靜修,不久前玉帝求情,道祖才讓她下界三日。

剛剛進入地仙界,瑤姬便是感覺到了楊戩被人打了,待他查到楊戩所在西海,且對手乃是燃燈便是不顧一切的發動神識企圖重創燃燈,自己則是迅速的飛向西海。

卻不想燃燈自己誤會了,傻乎乎的離開了西海,不然的話,以瑤姬的腳程,他完全可以將西海龍宮內的一行人盡數抹殺。

便在燃燈惱怒瞪著西海之際,半空中的空間突然扭曲,緊接著一道青年身影緩步從其中走出,而對於青年的到來,燃燈卻是絲毫沒有察覺到。

待抵達燃燈的身後不遠處,青年則是環抱雙手,右手摸著下巴,嘖嘖稱奇的叫嚷道:「滋滋,這不是西方教的燃燈古佛嗎?怎麼變豬頭了,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埃」

此話一出,燃燈的身軀不由一怔,被人接近卻不知,這要是後者痛下殺手,那……

想到後果,燃燈頓時就是一身冷汗,當即便是轉過身,待看到那青年之後,腫脹的臉頰瞬間煞白,目光驚恐道:「你,你,你怎麼會在這兒1

聞言,青年咧嘴一笑,道:「燃燈,你也太自大了吧,吾想去哪兒還需要跟你報備?」

說完,青年便是伸出手,在燃燈驚恐的目光注視下,一道劍氣飛出

噗哧——

下一秒,燃燈的右邊肩膀炸開,鮮血飛濺,卻是一生也不敢吭,目光緊盯著青年,口齒不清道:「閣下,我好像沒有得罪過你。」

對此,青年微微一笑,又一道劍氣在燃燈左臂肩膀上炸開,口中輕描淡寫道:「燃燈,你在想想1

雙臂失去知覺,劇烈的疼痛讓燃燈幾欲昏厥,但他還是強忍下來了,咬牙道:「我真沒有得罪過閣下。」

噗——

隨之話畢,其右腿炸開,血肉飛濺,鑽心的疼痛讓燃燈忍不住的就是慘叫出聲:「礙…」

做完這一切,青年卻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口中淡然道:「燃燈古佛想起來了?」

聞言,燃燈的面如寒霜,腦海中思緒迴轉,不斷想著到底是那裡得罪了此人。

許久之後,燃燈才開口道:「西海龍宮?還是因為那哪吒?或者是楊戩和敖寸心?」

在燃燈看來,只有這兩個可能性,畢竟他從靈山出來之後就是直接去往了西海,要說得罪了人,那也唯有這個了。

噗——

然,顯然燃燈的答案是不對的,其左腿炸開,四肢於瞬間近毀,

青年神色不變的繼續說道:「再想想1

說話間,青年的手指就是對準了燃燈的眉心,下一擊就要他的命。

看到這一幕,燃燈大驚失色。

他不懷疑後者會殺他的決心,畢竟對付的身份太特殊,哪怕是道祖都不能責怪他,甚至六聖對其都是禮讓三分。

「難道是1

猛然間,燃燈腦海中靈光一閃,想到朱天篷的身影,瞳孔不由緊縮,失聲道:「朱天篷,閣下是因為他?他不過區區天河水軍大元帥,怎麼可能……」

不待燃燈說完,青年便是收起了手指,雙手負於身後,居高臨下的撇了燃燈一眼道:「燃燈,既然知道了,那你也應該知道該怎麼做了,下一次,吾可不會留手了。」

說話間,青年一踏步,其身前的空間裂空,露出一條空間隧道,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那空間隧道的另一端有著一座仙氣飄渺的島嶼。

隨著青年的身影沒入其中,空間隧道入口隨之閉合,燃燈這才舒了口氣,整個人再也不敢發一言,拖著重傷的身軀急速的化作流光竄向西方靈山所在。

……

西海龍宮!

楊戩和哪吒身上的傷勢在龍母的治療下逐漸好轉。

朱天篷站在一旁,眉頭緊鎖,對於燃燈的突然離去,他還是覺得不對勁,卻又說不出到底是因為什麼。

噠噠——

便在此時,一陣腳步聲傳來。

頓時,朱天篷等人的目光就是循聲望去。

只見金蟬子賊頭賊腦的看了看四周,待目光鎖定朱天篷之後,頓時舒了口氣,三步兩步便是來到朱天篷的身旁,小心翼翼道:「天篷兄,那老傢伙走了吧?」

聞言,朱天篷看了金蟬子一眼,不解道:「老傢伙?」

對此,金蟬子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道:「就是過去佛,那老傢伙面黑心狠,我在他手裡可是吃了不少的虧,早知道是他布下的禁制,說什麼我也不會進來。」

說完,金蟬子似乎想到了什麼,那臉皮忍不住的就是一抽,身子亦是抖動了幾下。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恍然的點了點頭,隨即道:「走了,不知道因為什麼匆匆的就是跑了。」

聞言,金蟬子這才大大的舒了口氣,隨即站直身子道:「阿彌陀佛,貧僧豈會怕他區區過去佛,如果在這裡,貧僧絕對一巴掌拍死他。」

見狀,不僅是朱天篷,楊戩等人亦是嘴角抽搐,內心暗道:「見過無恥的,沒見過你們這麼無恥的。」

剛剛怕燃燈還怕的身子打顫口齒不清,現在知道燃燈不再就張狂起來,當真是不為人子!

便在此時,大殿之內,一道白光閃碩,一道倩影走出,待看到地面上療傷的楊戩,頓時美眸泛淚,三步並作兩步便是走上前將楊戩擁入懷中,口中聲音哽咽道:「二郎,娘來晚了,娘已經幫你教訓那燃燈老禿驢了。」

「二郎,你知道嗎,娘無時無刻不在想你還有蟬兒,可是道祖不讓娘出來,娘也只能在鏡中看到你們,為你們的開心而開心,為你們的難過而難過。」

「……」

這時,楊戩才悠悠醒來,待看到那抱住自己的女子,第一反應就是從其懷中出來,但在聽到其口中話語之後,楊戩的身軀便是為之一顫,艱難的抬頭看向那在夢中才會出現想臉龐,剛毅的硬漢在此刻也不由流淚,張嘴叫嚷道:「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