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67章 木蘭神殤,紫霞盜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67章 木蘭神殤,紫霞盜幼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聞言,朱天篷飄身飛起到金蟬子的身旁,微微一笑道:「只要金蟬兄不嫌棄,想在天河住多久都可以。」

對此,金蟬子亦是滿臉笑容道:「如此,那就勞煩天篷兄了。」

說話間,朱天篷和金蟬子便是飄身朝著天河的方向飛去。

飛馳間,朱天篷沒有在繼續和金蟬子多說什麼,腦海中不斷的思索著這件事情。

金蟬子要在天庭逗留一段時間,只怕不僅僅是為了躲燃燈那麼簡單。

畢竟金蟬子先是接觸他,而後又接觸敖烈,按照預計的話,那他接下來要接觸的應該就是捲簾和孫悟空。

而按照時間算,孫悟空在這兩三天之內就會被召到天上來,金蟬子在天庭的話正好方便與之接觸。

想到這裡,朱天篷下意識的就是看了一眼身旁的金蟬子,隨即在內心暗自說道:「不管你是如何打算的,只要不影響我的計劃,我也不會打亂你。」

思索間,朱天篷和金蟬子就是回到了天河。

還不待兩人走向元帥府,一道倩影便是匆匆走來,相隔甚遠便是叫嚷道:「天蓬元帥1

聽到叫嚷聲,朱天篷頓時就是收起了內心的思緒,抬頭望去。

待看到那開口之人後,朱天篷不由的就是一愣,失聲道:「怎麼會是她1

來人不是別人,赫然乃是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木蘭。

只不過此刻的木蘭看上去情況不是很好,雙目紅紅的似乎哭過,站在那裡備受天河冷風吹拂,顯得十分的無助。

「難道是因為紫霞1

猛然間,朱天篷的腦海中就是升起這樣的一個念頭,當即就是對著身旁的金蟬子拱手道:「金蟬兄,我有事兒先過去一下,你先去元帥府吧1

聞言,金蟬子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又看了看在不遠處站立著的木蘭,似乎想到了什麼,曖昧一笑道:「天篷兄你果然厲害,那可是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你都拿下了,佩服1

說完,金蟬子也不給朱天篷解釋的機會,呵呵一笑之後,邁步便是朝著元帥府的方向走去。

見此情形,朱天篷舒了口氣,對於金蟬子的誤解他不在意,畢竟他和木蘭之間本來就沒什麼,不過這天庭之上很多人都希望他們有點什麼,朱天篷自然不會自找麻煩的去澄清什麼。

吐了口氣,朱天篷整理了一下妝容,隨即便是邁步走向木蘭。

片刻之後,朱天篷便是來到木蘭的身前,看著木蘭那杏目通紅的模樣,輕咳一聲,柔聲道:「木蘭仙子,你這是?」

還不待朱天篷話畢,木蘭突然就是撲到了朱天篷的懷中,雙手探出勾住朱天篷的脖頸,聲音哽咽道:「天篷,蟠桃園丟失了一株九千年蟠桃幼苗,而且盜取它的還是紫霞,這件事情如果被王母娘娘知道了,那我就死定了。」

聽到此話,朱天篷本準備將木蘭推開的手一僵,眼底一絲精光閃過暗道:「紫霞,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九千年蟠桃樹幼苗,這可是開罪王母的大罪埃」

同時,朱天篷的手亦是搭在木蘭的香背之上,一邊拍撫的同時,一邊開口詢問道:「木蘭,這件事情還有多少人知道?這件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你具體跟我說說1

朱天篷內心不可謂不著急。

如果這件事情暴露出去,木蘭脫不了干係,他也沒什麼好果子吃。

當然,這也都不算什麼,最多也就是木蘭失寵,朱天篷被責罰一頓,但是紫霞卻是必死無疑。

九千年蟠桃樹乃是蟠桃園當中最珍貴的存在,哪怕是王母都是十分在意和上心,紫霞盜取九千年蟠桃樹幼苗,如果還回去還好,一旦有所損毀,勢必會遭遇天庭眾神,甚至三界,妖,仙,神,佛的追殺。

在朱天篷的安慰下,木蘭逐漸的就是鎮定了下來。

直到此刻,木蘭才發現自己跟朱天篷在一起的姿態十分的曖昧,尤其是朱天篷那不走心輕撫背脊的大手,更是讓她芳心一陣的跳動。

但是木蘭卻絲毫沒有要分開的意思,在短暫的愕然之後,便是微微睇下身子將頭依偎在朱天篷的胸膛之上,口中講述道:「這件事情乃是不久之前發生的,蟠桃園的土地公說紫霞偷走了九千年蟠桃樹幼苗1

「之後蟠桃園的神將便是出動開始尋找紫霞仙子,但是尋遍了天庭都沒有找到她的蹤跡,最終就是有人告到了瑤池來,正好娘娘那時候下凡去了,所以這件事情就是被我壓了下來。」

「但是這件事情事關重大,雖然今日乃是顯聖真君大婚,但是今日一過,娘娘定然就會知道這件事情,到時候如果還找不到紫霞仙子和被她偷走的蟠桃樹幼苗的話,那……」

聽完木蘭的講述,朱天篷的眉頭不由的緊皺起來。

按照木蘭的講述,這樣說來的話給予他的時間就只有一天,不,不足一天!

如果這一天之內不能將蟠桃樹幼苗還回去,那紫霞勢必就會遭遇到王母的通緝,到時候……

想到這裡,朱天篷的眼底便是閃過一絲的厲色,伸手將木蘭從胸膛之上分開,隨即開口說道:「木蘭,你回去穩住瑤池知道這件事情的人,我現在就去找,希望能夠在時限之前將其找回來。」

聞言,木蘭點了點頭,俏臉微紅的說道:「天篷,那我先回去了1

聽到此話,朱天篷看了木蘭一眼,心念轉動間便是從懷中取出一枚從燭龍宮之內順手拿出來的玉簪子,將其插在木蘭的頭髮之上,開口說道:「嗯,你先回去吧,這件事情交給我了。」

對此,木蘭羞澀的點了點頭,隨即便是駕著雲離開了天河,途中不時伸手摸頭上的玉簪子,臉上卻是遍布著笑容,絲毫沒有了剛剛的焦急之色。

待木蘭離去之後,朱天篷才重重的吐了口氣,緊接著眉頭緊鎖的盯著蟠桃園的方向,喃喃道:「以那土地公的本事,怎麼可能會讓紫霞輕而易舉的就是盜走了九千年蟠桃樹的幼苗?」

「而且這件事情明顯就是很多的漏洞,偌大的天庭即便是因為今日事情諸多,但是紫霞又是如何出天庭的呢?南天門的四大天王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而且還有照妖鏡懸挂,哪怕是七十二變都無所遁形,這簡直不可思議。」

「最重要的是,紫霞當日上天要求去蟠桃園很顯然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她到底要這九千年蟠桃樹幼苗做什麼?難道要孕育五氣?可他的修為根本就還沒有達到這一步才對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