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72章 交鋒捲簾,玉帝解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72章 交鋒捲簾,玉帝解圍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聞言,朱天篷看了木蘭一眼。

雖然紫霞是找到了,但他卻不能說,畢竟當年他可是答應青霞要照顧紫霞,雖然紫霞利用了他,但他也不能任由其陷入危機當中。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擺了擺頭道:「沒有1

聽到此話,木蘭的臉上頓時閃過一絲的失望,緊接著則是一臉的擔憂,慌亂道:「那這件事情可怎麼辦吶,如果被娘娘知道的話……」

不待木蘭說完,朱天篷便是伸手捂住了木蘭的嘴巴,阻止了她的話語,這裡可是瑤池,保不齊就被人聽到了,那事情可就大大不妙了。

沉吟了一下,朱天篷低下頭在木蘭的耳邊道:「木蘭,這件事情待王母大宴眾仙之後你便上報,反正就是一句話,絕不能承認認識紫霞,懂了嗎?」

聞言,木蘭怔了怔,心細的她很快便是明白了朱天篷此話的意思,堅定的點了點頭道:「好,就按照你說的辦,希望娘娘不要責怪才好1

說完,木蘭的臉頰就是微微一紅,被朱天篷如此,卻是讓她芳心跳動。

得到木蘭的答覆,朱天篷亦是舒了口氣,同時將手放下。

事到如今,唯有和紫霞撇清關係,這樣才能夠自保。

木蘭懂他的意思,這就足夠了,只要兩人統一口徑,王母即便是追查下來,這事兒也怪不到他們的頭上。

便在此時,從瑤池當中一道身影匆匆走出。

待看到朱天篷和木蘭那親昵的模樣,捲簾的臉色瞬間就是難看起來。

但是想到王母吩咐的話,還是將內心的怒意壓制,快步的走上前,竭力保持語氣平靜說道:「木蘭仙子,娘娘讓我來問問蟠桃為何還不送去?」

聽到此話,木蘭頓時『隘了一聲,她一心想著紫霞的事情,還真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想到這裡,木蘭當即便是退後兩步,開口說道:「元帥,木蘭先去準備蟠桃了。」

說完,木蘭便是匆匆的駕雲飛行蟠桃園所在的方向。

對此,朱天篷亦是微微一笑,拱手道:「木蘭仙子慢走1

目送木蘭離去,朱天篷才轉過身,看著那目光陰沉盯著自己的捲簾,微微一笑道:「捲簾神將,你直勾勾的看著本元帥做什麼,本元帥可沒有斷袖之癖1

此話一出,捲簾的嘴角就是不由一抽,陰沉的瞪了朱天篷一眼,隨即咬牙道:「朱天篷,你最好離木蘭遠點。」

聞言,朱天篷內心不由冷笑,暗道:「捲簾啊捲簾,為了一個不喜歡你的女人,還真是豁得出去埃」

輕咳一聲,朱天篷故作茫然的模樣道:「捲簾神將你這話什麼意思,本元帥不懂。」

說完,朱天篷便是邁步上去,輕蔑的看了捲簾一眼道:「現在本元帥要去瑤池,還請捲簾神將讓開1

聞言,捲簾的眸子一寒,含怒的看著朱天篷道:「天蓬元帥,路很寬1

話語當中的意思,那就是不讓!

對此,朱天篷輕蔑一笑,道:「捲簾神將,本元帥知道路很寬,那你就移開點,本元帥沒有走彎路的癖好。」

說道這裡,朱天篷則做出一副恍然的模樣似乎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對了,捲簾神將注意你的身份1

此話一出,捲簾的臉色瞬間鐵青,他那裡不明白朱天篷此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不由的,其一雙眸子便是充血,目光死死的盯著朱天篷道:「朱天篷,你這是拿身份壓我。」

聞言,朱天篷不可否認的聳了聳肩道:「那又如何,捲簾,本元帥問你,這路今天你是讓還是不讓1

在朱天篷看來,身份有的時候也是一種底蘊,如果捲簾現在是大將,他自然不能壓制他什麼,但很可惜,後者現在還是神將,既然是神將自然就比他的身份要弱一些。

捲簾的臉色亦是在此刻變得無比的難看起來,緊了緊雙拳,咬牙切齒道:「朱天篷,你不要得寸進尺,惹急了即便是死也拉你墊背。」

說話間,捲簾身上的法力涌動,顯然就是要動手!

對此,朱天篷不屑的笑了笑,仗著比捲簾高半個頭,蔑視道:「拉我墊背?捲簾,不是本元帥瞧不起你,有本事你動手試試1

眼看著一場大戰講起,後方一道不屑的冷哼聲傳來:「捲簾,你區區神將居然敢當天蓬元帥的路,還不速速讓開1

循聲望去,說話的不是別人,赫然乃是太白金星,在他的身前行走的也不是別人,正是玉帝!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笑了,輕蔑的看了捲簾一眼道:「捲簾,有本事你還繼續在這裡杵著1

說完,朱天篷便是轉過身,看著已經走來的玉帝等人躬身一禮道:「見過玉帝1

聞言,玉帝點了點頭,繼而目光看向捲簾皺眉道:「瑤池什麼時候有你如此不懂事的神將了,區區神將敢當元帥的路,真是無法無天。」

說道這裡,玉帝便是拂袖一揮道:「來人,把這不懂事的傢伙送去斬仙台殺了。」

玉帝的突然爆發讓朱天篷傻眼了,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實際上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最多也就是讓王母責罰一番即可。

但是玉帝卻是突然小題大做要斬捲簾,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不僅是朱天篷,捲簾亦是傻眼了。

不敢相信的看著那面色鐵青的玉帝,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最終卻是沒有說出來。

緊接著,捲簾便是在朱天篷詫異的目光注視下單膝跪地,口呼:「玉帝贖罪,捲簾知錯,還請玉帝開恩1

對此,玉帝似乎也消氣了,冷漠的掃了捲簾一眼,隨即說道:「這件事情你還是問天蓬元帥,如果元帥不原諒你,斬仙台你是去定了。」

聽到此話,朱天篷回過味來了。

這玉帝看似要懲罰捲簾,實際上卻是在幫捲簾開脫。

聯想到前世記憶當中的一些記載,朱天篷面上沒有絲毫的變幻,內心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暗道:「難道這捲簾真的是玉帝安插在瑤池的一個底?」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好多的事情似乎也能夠解釋,以後者日後大將的身份,按理來說區區琉璃盞根本不算什麼,但是王母卻將他貶下凡,每日還要接受萬劍穿心之苦。」

「如果是因為王母發現了他的身份,以這樣的手段震懾群仙,打臉玉帝卻是說得通了。」

想清楚之後,朱天篷豈會在跟捲簾為難。

雖然他跟捲簾的恩怨不淺,但是後者乃是玉帝的人,且還是當著玉帝的面,他還真不能將其怎麼樣。

與此同時,捲簾便是對著朱天篷躬身行禮道:「天蓬元帥,剛剛乃是小神的錯,還請元帥您大人大量繞過小神1

太白金星也是回過味來,看了看捲簾,隨即便是看向朱天篷說道:「天蓬元帥,王母在瑤池大宴眾仙,咱們也早點進去吧,不要為一些小事兒浪費時間。」

聽到此話,朱天篷那裡不知道太白金星此話的意思,當即便是擺了擺手道:「哼,看在你態度還算誠懇的份兒上,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捲簾神將,現在你該讓路了吧,要知道你現在擋的可不是本元帥,而是玉帝1

此話一出,捲簾頓時身軀一顫,口中連忙答應道:「多謝玉帝,多謝天蓬元帥1

一邊說著便是朝著一旁退去,但是內心卻是將朱天篷恨到了骨子裡,畢竟朱天篷最後的這一句好,擺明就是在給玉帝上眼藥,他如果不識趣,只怕玉帝都會為之震怒,斬仙台只怕必不可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