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77章 失憶的吳剛,劫后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77章 失憶的吳剛,劫后余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一步步上前,很快的朱天篷便是來到了那碩大的月掛樹範圍!

放眼望去,月掛樹足足是整個太陰星四分之一大校

在那月掛樹之下,一個身高三丈,赤果上身,僅穿著一條褲衩,手持巨斧的男子在那裡悶頭砍樹,絲毫沒有為外界的動靜所動。

此人便是吳剛!

傳說中和嫦娥同時出現在太陰星的存在,只是其一出現便是悶頭砍樹,雙眸之內黯淡宛如失去神志。

曾經玉帝也派人想要阻止他,甚至殺了他。

畢竟廣寒宮乃是嫦,哪怕吳剛沒有神志,卻也是一個男人。

可惜,無論來是是金仙,太乙金仙,甚至大羅金仙,在吳剛的手裡都走不過三招,除了一些好運的沒死,其餘的盡數隕落於此。

而且那些沒死的人從那以後再也不敢來太陰星,甚至夜晚都不敢看月亮,顯然乃是心魔根深蒂固,永生無法在提升修為。

看了吳剛一眼,朱天篷沒有遲疑也沒有害怕,徑直邁步就是走了過去。

正好在吳剛砍樹的地方有一套玉石搭建的桌案,他直接就是在那裡坐了下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吳剛手中斧頭的痕。

接近此地,朱天篷便是感覺到吳剛的氣場,尤其是那一斧又一斧的接連砍伐,似乎蘊含著極其深奧的道理和奧義,只是以朱天篷的修為無法禪悟。

良久,朱天篷才收起目光,吳剛那化繁為簡的斧法他難以禪悟,自然也不會浪費神魂。

沉吟了一下,朱天篷便是從儲物袋當中將蟠桃取出,看了一眼那木蘭專門給他挑選的蟠桃,朱天篷的嘴角微微上揚道:「哪怕要投胎轉世,那也要吃飽了再說。」

說話間,朱天篷就是拿起蟠桃,準備送入口中。

咻——

風聲響徹,朱天篷只覺得眼前一花,那在天庭眾神口口相傳是沒有神魂的吳剛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同時,後者的手中正拿著他那枚蟠桃,狼吞虎咽的就是給吃了下去,甚至連蟠桃核都給吞了。

「你,你,你……」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頓時驚的從座位上站起身,指著吳剛卻是說不出的所有然來。

只見那吳剛吃完蟠桃之後,目光便是定格在朱天篷的身上。

頓時,朱天篷就是感覺到一陣巨大的壓力襲來,那不是修為,而是吳剛的氣場,強大的讓人窒息。

好在這樣的氣場在一瞬間便是消散了,吳剛茫然的看了朱天篷一眼道;「你是誰?我又是誰?這裡是哪兒?」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傻眼了。

好半響才回過神來,看了一臉茫然的吳剛一眼,腦海中不由升起一個念頭,下意識的開口詢問道:「你不記得你是誰?」

聞言,吳剛點了點頭,隨即一指身前的座位道:「坐,跟我說說我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

在吳剛的話語之下,朱天篷鬼使神差的就是在他的身前坐下,隨即開口說道:「你叫吳剛,這裡乃是太陰星,至於你為什麼在這裡我不知道,只是傳說你是在巫妖時代的時候就到了此地,而來到此地之後,你就一門心思的看月桂樹,對於外界發生的事情不聞不問,甚至……」

待將自己知道的都講完了,朱天篷才回過神來,頓時內心又是一陣的驚駭。

他剛剛無意識的就是回答了吳剛的問題,甚至知無不言,沒有任何的思索,這絕對是因為後者是言論影響了他,讓他對其沒有任何的隱瞞。

「好強大的吳剛,一句話就可以讓我將一切講出,還好他沒有問我身世,不然……」

想到眸子可能性,朱天篷頓時就是緊張起來,神魂全力戒備,深怕吳剛再度發問自己會稀里糊塗的把全部秘密講述出去。

而吳剛在聽完朱天篷的講述之後卻沒有再度發問,若有所思道:「好像真是這樣,我內心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只有砍倒了月掛樹,我才能恢復記憶,去見一個很重要的人。」

說話間,吳剛便是站起身,那架勢,就是要再度去砍月掛樹。

見此情形,朱天篷才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從吳剛剛剛的表現來看,後者雖然失去了記憶,但是強大是毋庸置疑的,說不定就能幫他破了太陰星外准提不布下的禁制解除今日的危機。

一念至此,朱天篷頓時就是站起身擋在吳剛的身前,伸手摸了一把額頭的冷汗,隨即開口說道:「吳剛,剛剛你吃了我的蟠桃,那可是寶貝,十大先天靈根之一的蟠桃,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頓了頓,朱天篷繼續道:「而且我還回答了你那麼多的問題,以你的手段和能力,幫我出這太陰星應該不成問題吧?」

聞言,吳剛看了朱天篷一眼,思索了一下之後,抄起斧頭就是一個縱身躍起。

「斬1

伴隨著一道低喝聲響徹,斧光璀璨,一截足足十數丈長的月掛樹枝條便是應聲而倒,砸落在地引起不小的動靜。

做完這一切,吳剛收起斧頭,隨時一指地面上的月桂樹樹枝道:「這個當作我吃你蟠桃的補償1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傻眼了。

月桂樹是,那可是十大先天靈根之一,且生長於太陰星之上,太陰星不會則月桂不滅,吳剛居然一斧頭就砍斷了這麼長一截的樹枝,這簡直碉堡了。

同時,朱天篷內心越發的肯定吳剛能夠破除准提設下的禁制,畢竟准提不是本尊降臨,一道神識布下的禁制他雖然無法衝破,但對於吳剛而言似乎沒有任何的挑釁性。

想到這裡,朱天篷頓時就是上前將月掛樹樹枝收起,隨即目光希翼的看向吳剛,躬身行禮道:「吳剛兄,我知道我身份低微,但如果今日你能夠幫我脫困,他日你如果有用得著我朱天篷地方,我決不推辭1

聽到此話,吳剛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點了點頭道:「跟我來1

說話間,吳剛將斧頭別在後腰的褲腰帶之上,隨即大步流星的就是朝著太陰星一端走去。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大喜,吳剛答應了,那他就有希望出去了,只要出來太陰星,即便是被玉帝堵住,那……

一念至此,朱天篷連忙邁步緊隨,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佔據了他的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