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78章 聖人手段,避無可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78章 聖人手段,避無可避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一路跟著吳剛,兩人很快便是來到太陰星邊緣。

看了一眼那籠罩著太陰星的禁制,朱天篷的目光便是看向身旁的吳剛道:「吳剛兄,你能打破這禁制嗎?」

雖然見識到了吳剛的強悍,但這畢竟是聖人神識布下的禁制,朱天篷內心還是有些發虛的。

對此,吳剛沒有說話,伸手將別在腰間的斧頭取下,吐了口氣之後便是緩緩閉上眼。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是還不待他說話,一道澎湃的氣場就是從吳剛的身上湧向。

——

沒有一絲的防備,朱天篷直接被氣場震懾,擊飛十數丈才穩定身形,伸手將嘴角的一絲血漬擦去,朱天篷吐了口氣,隨即目光熾熱的說道:「好強1

一時間,太陰星之上便是歸於寂靜,朱天篷再度退後了數丈,靜靜的等待著吳剛的爆發。

隨著時間的流逝,太陰星之上突然颳起颶風,一股冰冷刺骨的颶風環繞在吳剛的四周,其身上一股碾壓一切的氣勢涌動。

在這股氣勢之下,朱天篷只覺得宛如置身於茫茫大海之上的孤舟,備受驚濤駭浪的擊打,心神巨震。

甚至,在後者的氣場之下,朱天篷都感覺比之前在西海龍宮遇到的燃燈都要強悍。

這樣的念頭剛剛升起便被朱天篷拋卻,畢竟燃燈可是准聖巔峰,配合上二十四諸天絕對是當世頂尖大神通者,吳剛即便是有著與之頗力量,也不可能超過他才對。

便在此時,那洶湧澎湃的颶風突然消散,吳剛身上的氣勢歸於寂靜,與此同時,其緊閉的雙目睜開,兩道犀利的精光爆射而出。

下一秒,吳剛雙腳一跺地面,整個人拔空而起。

其雙手持斧,於半空中一個旋轉,掄起巨斧便是劈斬而出,口中聲音傳遍太陰星:「開1

斧光耀月,狠狠的劈砍在准提神識留下的禁制之上。

嚓——

在朱天篷驚喜的目光注視下,那禁制於瞬間土崩瓦解,直接就是被吳剛一斧擊碎。

片刻之後,朱天篷才回過神來,看著已經飄身落地的吳剛,臉上頓時湧出無邊的喜色,叫嚷道:「成功了1

說話間,朱天篷邁步便是來到吳剛的身前,躬身一禮道:「多謝吳剛兄,他日若有用得著小弟的地方,小弟決不推辭。」

頓了頓,朱天篷便是繼續說道:「不過今日時間已晚,小弟卻是該先告辭了。」

說完,朱天篷再度一禮,施展起流雲金光遁直接就是朝著太陰星之外飛去,卻沒有注意到吳剛那緊皺的眉頭

片刻間,朱天篷飛離太陰星,不由的便是舒了口氣,喃喃道:「還好,還好有吳剛,不然今天這命運之局我是在劫難逃了。」

同時,朱天篷內心一抹殺機涌動,准提出書算計他,若非現有汜水再有吳剛,他只怕沒有任何的反抗力。

目光看向西方,朱天篷雙拳緊握,內心滔天的殺機涌動,一字一句的低吼道:「西方教,不毀了你西遊之行,本元帥誓不罷休1

說話間,朱天篷找准天河所在方位,施展著流雲金光遁便打算離去。

然,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在朱天篷施展流雲金光遁的瞬間,只覺得眼前一花,再度出現卻已經回到了太陰星,吳剛正持斧站立在那裡。

不僅如此,在太陰星之外,那被吳剛擊碎的禁制再度浮現,而且看上去威力強悍了數倍不止。

愕然的站在地面,朱天篷看了看四周,錯愕道:「怎麼回事,我怎麼又回來了?我……」

很快的,朱天篷便是停下了口中的話語,腦海中響起昔日太上老君跟他說的那句話:天道四九,有一線生機,小勢可改,大勢不可違!

一瞬間,朱天篷便是猜透了自己突然出現在太陰星之上的秘密,緩緩抬起頭,咬牙道;「聖人1

能夠在他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將他丟回太陰星,同時將吳剛擊碎禁制修復且加強,這樣的手段除了聖人,再無誰能夠做得到。

便在此時,吳剛收起那思索的模樣,轉過身,目光淡然的看著朱天篷道:「你走不了了,有兩個聖人盯上你了1

聞言,朱天篷身軀一震,喃喃道:「兩個聖人,一個是准提,那另一個應該就是接引了吧1

說道這裡,朱天篷便是苦笑一聲,道:「看來我是真躲不過去了,兩位聖人注視,真是好大的手筆,真夠給本元帥面子的。」

一個聖人的禁制都讓他無能為力,何況現在在太陰星之外徘徊的還是兩道聖人神識。

想到這裡,朱天篷的目光便是看向吳剛道:「吳剛兄,可能接下來一段時間我不能來太陰星了,不如咱們喝一杯?」

在如此關鍵的時刻說出這般的話語到不是朱天篷瘋了,而是他明白,這件事情沒有任何的迴旋餘地,況且他之前就已經經歷了這樣的煎熬也做出了決心,與其悶悶不樂還不如逍遙這一刻。

聽到此話,吳剛楞了一下,茫然道:「酒為何物?」

對此,朱天篷楞了一下,隨即便是哈哈一笑,卻是忘了吳剛記憶全失,不知道酒是什麼東西。

清咳了一下,朱天篷便是從儲物袋當中取出一壇天河朱家小輩釀造的酒,將蓋子打開,頓時酒香便是飄散而出。

酒香一出,吳剛下所有的就是嗅了嗅,隨即精神一振道:「好香,這邊是酒?」

說話間,吳剛伸手就是從朱天篷的手中將酒罈拿過去,一昂頭『咕咚咕咚』的就是豪飲了起來。

片刻之後,一壇酒下去了三分之一,吳剛才放下酒罈道:「好喝,走,咱們喝酒去1

說話間,邁步就是朝著廣寒宮所在的方向走去。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不由楞了一下,那可是廣寒宮啊,吳剛難道……

想到某種可能性,朱天篷連忙就是追了上去詢問道:「那啥,吳剛兄,你住在廣寒宮?」

對此,吳剛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只是下意拭去那裡喝酒更好。」

那一臉茫然的模樣,似乎不知道廣寒宮之內住著三界第一美女,當然他還真不知道,畢竟吳剛失去了全部記憶,知道的這些都還是朱天篷跟他說的。

聞言,朱天篷不由翻了翻白眼,還以為吳剛住在廣寒宮呢,現在看來絲毫不是那麼回事。

不過現在既然無法避開命運之局,去不去廣寒宮又算什麼,去了還不就是那樣,而且有吳剛這位猛人在身旁,嫦娥哪怕是大羅金仙應該也不能說什麼吧!

一念至此,朱天篷便是吐了口氣,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吳剛兄咱們走吧,今日定要一醉方休1

對此,吳剛點了點頭,緊接著兩人邁步徑直的走向廣寒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