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85章 局勢突變,八仙離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85章 局勢突變,八仙離心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一念至此,玉帝的目光便是看向身旁的王母。

事到如今,單單他一脈的力量卻不足以將朱天篷擊殺,如果能夠藉助王母的力量,那殺死朱天篷將會輕而易舉。

想到這裡,玉帝便是邁步走到王母的身前,道:「朱天篷公然反抗朕,反抗天庭,王母認為此賊子該如何處置?」

此話的意思,就是要王母幫忙誅殺朱天篷。

聽出其話中真義的木蘭頓時就是一急,不由哀求的看向王母,深怕王母會答應玉帝的求援。

然,王母的反映卻是讓玉帝失望了。

只見她撇了玉帝一眼,隨即說道:「朱天篷乃是天庭的天蓬元帥,御統一方天,來區區太陰星算什麼,再說了,太陰星又沒有規定說不能讓朱天篷上來。」

說道這裡,王母的目光便是看了一眼玉帝道:「還是某些人只准自己來,而不準其餘人來?」

說完,王浩便是一揮衣袖道:「真是可笑的言論。」

此話一出,玉帝的臉色瞬間變得醬紫。

太陰星被他視為獨有,甚至在暗地裡命令過任何神仙不可前往太陰星。

但是那也僅僅只能在暗地裡做罷了,哪怕他身為玉帝也不敢明目張的發布這樣的禁令,不然的話,只怕還不用王母動手,那九天要塞之內的天帝就會毫不猶豫滅了他。

畢竟天帝之所以退居九天要塞,其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他張百忍在凡間娶了別人做妻子,甚至還生下了七個女兒。

這麼多年,天帝和王母之間的關係一直都沒有緩和就是因為他,如果他在做出這樣的事情,天帝可不會在乎區區分身的身死。

想到這裡,玉帝的眼底便是閃過一絲的憤怒,不甘的繼續說道:「即便是不追究朱天篷擅闖太陰星的罪責,但是此子以氣勢落朕臉皮,朕代表著可是天庭之主,這件事情難道也這麼算了。」

如此不計臉皮的說出此話,可見玉帝內心對於朱天篷的恨意已經達到了頂點。

對此,王母撇了玉帝一眼道:「玉帝,你當眾仙都是瞎子嗎?如果不是你一上來就要殺朱天篷,他豈會做出這樣無禮的舉動。」

「再有,你堂堂天庭之主居然連一個下屬的氣勢都承受不住,本宮如果是你的話,現在就去自裁以謝三界。」

「還有,玉帝你不要忘了,朱天篷的父親朱剛強以身化封印救了三界眾生,而且朱天篷不僅解決了天河魔窟,而且在太古星域之內亦是攻克九星要塞揚天庭威名,你因為區區一個進入太陰星的理由就要那他問罪,甚至還要送他去斬仙台,只怕三界眾生的口筆就足以將你從那玉帝的位置上拉下來。」

聽完王母的話,玉帝的臉色接連三變。

直到此刻,玉帝才回過神來。

的確,他不分原由,甚至沒有抓住朱天篷任何的罪證就是對其發難,這件事情已經將他至於道德的底端,哪怕他是玉帝,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只怕三界眾生的意見都會很強大。

不要小看凡人,如果有一天連凡人對他的存在都不感冒,那就代表著他已經失去了最後的價值,只怕到時候王母會毫不猶豫的將這種敗壞了她和昊天之間感情的傢伙斬殺。

想通之後,玉帝也知道今日想要為難朱天篷是不可能了,而且自己被朱天篷落了臉皮的事情,只怕會在短時間之內就成為三界的笑柄。

一念至此,玉帝就是不甘就是緊了緊拳頭道:「難道這事兒就這麼算了?」

聞言,王母看了玉帝一眼道;「你是玉帝,這事兒是你自己挑起來,自然由你自己解決。」

說完,王母的目光便是再度的看了一眼站在嫦娥身旁的后羿,一個轉身便是說道:「木蘭,本宮乏了,回去吧1

聽到此話,木蘭不由大大的舒了口氣。

王母離去,那也就代表著王母不會對朱天篷的動手,單憑玉帝一脈的力量根本無法對朱天篷造成威脅。

想到這裡,木蘭當即就是答應了一下,上前攙扶著王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而隨著王母的離去,場內眾仙亦是嗅出了不尋常的氣氛,相互對視一眼之後,那些不屬於玉帝一脈的神仙頓時就是對著玉帝拱了拱手,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同時,朱天篷落玉帝臉皮的事情,亦是讓他們在內心感慨萬千,佩服朱天篷膽大的同時,亦是決定為之前的事情要準備厚禮去天河道歉,至少從現在看起來,朱天篷已經成了氣候不懼玉帝。

只要朱天篷不自找麻煩的暴露把柄,哪怕是玉帝對其恨之入骨只怕也只能聽之任之。

隨著眾仙離去,場內還停留的就是玉帝一脈和八仙當中的其餘七人。

太陰星之上,九劫看著突然間變幻的局勢,剛剛才恢復一絲紅暈的臉色頓時煞白,絕望的失聲叫嚷道:「怎麼會這樣1

九劫作為呂洞賓的徒弟,且還是最傑出的一位,他很清楚,今日朱天篷不死,那今後等待著他的將會是何等下常

更讓九劫絕望的是,在不遠處的鐵拐李等人此刻正對著身後的弟子說教:「記住,爾等今後得把眼睛給我放亮點,如果捅出什麼簍子為師決不姑息1

「做事兒之前考慮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不是什麼人你們鈉鸕模一旦你們真的走到了那一步,那就自裁吧免得給為師丟人1

「至於那九劫,你們今後離他遠點,別讓他的傻氣傳染了,到時候害的還是你們自己。」

說話間,鐵拐李,何仙姑等人便是看了一眼場內的呂洞賓,對視一眼之後,便是沒有在理會其的存在,轉身帶著弟子離去。

今日呂洞賓師徒將朱天篷得罪大發了,鐵拐李七人雖然和呂洞賓的關係不錯,但是還沒有達到那種要為之得罪人的程度,尤其是朱天篷今日表現出那瘋狂不顧一切的模樣,更是讓七人內心忌憚的很。

他們雖然乃是太清首徒玄都的弟子,但真要論起輩分來,作為太上老君首徒的朱天篷還是他們的師叔,得罪朱天篷,那跟找死沒有什麼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