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87章 太白點醒,九劫叛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87章 太白點醒,九劫叛師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玉帝此話,太白金星的臉色一變。

他已看出朱天篷準備妥協,可玉帝此話一出,卻是壞了事兒。

果然,朱天篷在聽到玉帝的話之後,身上殺機瀰漫,同時,后羿亦是一步上前目光緊盯著太白金星,一旦後者動手對付朱天篷,他會毫不猶豫的對其進行獵殺。

面對后羿的目光,太白金星內心叫苦不已。

他不是玉帝,也沒有被嫉妒所沖昏頭腦。

聯想到之前太陰星之上出現的大巫真身,以及現在嫦娥對后羿的態度,傻子都知道這一直在太陰星的吳剛就是大巫后羿。

而大巫后羿是什麼人?

那可是連妖庭之皇太一都能頗存在,他不過區區太乙金仙一旦動手,那等待他的唯有身死而已。

想到這裡,太白金星就是看了玉帝一眼,隨即傳音將事情的嚴重性講述了一遍。

聽完太白金星的話,玉帝的身軀不由一顫,顧不得內心對朱天篷殺機,目光盯著后羿,滿是驚恐和駭然之色,口中一個勁的嘀咕道:「怎麼可能是你,怎麼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你不是……」

許久,玉帝才回過神來,再度看向後羿的目光變得謙卑,甚至對於嫦娥再也不敢有半分的念想。

有后羿在,放眼三界,誰敢對嫦娥起心思?

過了一會兒,玉帝才收起目光,重重的舒了口氣,隨即躬身一禮道:「天蓬元帥,今日是朕衝動了,朕向你道歉。」

見狀,朱天篷愕然了一下,很快便是回過神來。

這張百忍能坐上玉帝的位置也不是太傻,知道事情不可為之後,很快就是計較好了得失。

雖然此刻看上去他現在丟了一些臉面,但卻也比丟掉性命要強很多。

而且玉帝認錯,即便是這件事情傳出去對他的影響也不會太大,反之,如果朱天篷自持身份不接受的話,那局勢將會徹底的逆轉過來。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深深的看了玉帝一眼,隨即收起身上的殺氣和如意劍,拱手一禮道:「玉帝客氣了,既然這件事情是個誤會,那本元帥之前的行為也有些過激,還請玉帝見諒。」

聞言,玉帝的嘴角不由抽搐一下,同時內心也知道朱天篷不好對付,而且他也不想在繼續的將今日的事情僵持下去,當即便是擺了擺手道:「既然如此,那朕也乏了,太白,擺駕回宮1

說話間,玉帝便是轉過身,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腫脹的臉頰,內心自然不敢對后羿有所恨意,但卻是把朱天篷給深深的記住了,於內心咬牙道:「朱天篷,這件事朕跟你沒完。」

太白金星亦是舒了口氣,他可不想面對后羿這尊殺神,對著朱天篷點了點頭表示感謝之後,揮了揮手帶著玉帝一脈的神仙便是緊隨其後的飄身離去。

待眾人離去,整個太陰星之上還剩下的就只有朱天篷,后羿和嫦娥三人以及呂洞賓師徒。

看了一眼離去的玉帝,朱天篷的眼底寒光一閃,內心暗道:「玉帝,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待猴子鬧天宮的時候,本元帥一定要你比今日狼狽千百倍1

良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目光看了一眼呂洞賓師徒,嘴角不由的就是勾勒起一絲的獰笑。

心念一動,如意劍出現在手中,朱天篷一步步的朝著呂洞賓走去。

看到走來的朱天篷,呂洞賓的臉色無比的難看。

不為別的,之前的一戰當中,朱天篷最針對的就是他,導致他的傷勢也最為嚴重,不然的話,早在玉帝撤離之際他便會選擇離去。

噠噠——

腳步落定,朱天篷站在呂洞賓的身前,右手提劍,左手負於身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呂洞賓,眼底有殺機為之瀰漫。

看到哦這一幕,呂洞賓的臉色頓時大變,強忍著身上的傷勢從地面上站起身,顫顫巍巍的握住劍柄道:「天蓬元帥,你想做什麼?」

直到此刻,呂洞賓才感覺到無比的後悔。

同時對於引起這件事情的弟子九劫亦是不滿到了頂點。

不過現在也不是他思考這些的時候,因為面對不知是否會痛下殺手的朱天篷,他都沒有把握脫身。

聞言,朱天篷的嘴角緩緩上揚,輕蔑道;「呂洞賓,之前你不是嚷嚷著要殺本元帥嘛,現在本元帥就站在你的面前,你怎麼不動手了。」

此話一出,呂洞賓的內心便是沉入谷底。

從朱天篷的此話可以聽得出,後者是真的沒有打算放過他。

一時間,呂洞賓恨不得周身傷勢痊癒,而後和朱天篷再度大戰三百回合。

奈何,沒有這樣的如果,他也不可能在短期之內修復身上的傷勢,不由的,其臉色就是一陣青一陣白,顯得無比的憤怒和憋屈。

許久,呂洞賓的臉色才恢復過來,重重的吐了口氣,昂首看向朱天篷道:「朱天篷,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你動手吧1

此話一出,朱天篷還沒有反映,不遠處的九劫卻是大驚失色。

如果呂洞賓身死,那他定然會遭到朱天篷的毒手,尤其是這件事情乃是他從中挑撥,這才導致玉帝妒火攻心的來此。

一旦失去了呂洞賓這樣的大樹保護,他在天庭可謂舉步難行,不僅僅是朱天篷,甚至玉帝也不會放過他。

想到這裡,九劫便是咬了咬牙,狠狠的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在呂洞賓的身上停歇了片刻,一個竄身,施展出遁術便是朝著太陰星之外逃離。

與此同時,九劫的聲音悠悠的傳入太陰星:「師尊,不是弟子怕死,弟子要留著有用之身,他日一定會為你報仇的。」隨之話畢,其的身影亦是消失不見。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笑了,笑得有些沒心沒肺,更是笑得肆無忌憚。

許久,朱天篷才收起大笑,緊接著目光看向呂洞賓滿臉玩味的說道:「呂洞賓,沒想到你不爭氣,你的弟子也是這般的軟骨頭,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句話還真是經典埃」

聞言,呂洞賓的臉色不由醬紫。

九劫的臨陣脫逃,甚至說是背叛,對於呂洞賓而言打擊比被朱天篷羞辱都要大百倍不止,畢竟那可是他最自豪的弟子,乃是他傾盡全力培養的傳人,但是在這一刻,後者卻是頭也不回的棄他而去,不可謂不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