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92章 面見靈寶天尊,挖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92章 面見靈寶天尊,挖牆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噠噠——

略顯昏暗的靈寶殿,隨著朱天篷邁步走入,逐漸的變得敞亮起來。

放眼望去,在大殿的中央有著一張座椅,椅子之上一名頭戴道冠,身披道袍的男子假寐。

待朱天篷走到大殿中央,座椅之上的男子緩緩睜開眼,那雙眼睛宛如九天星辰,璀璨,深邃,包羅萬象!

僅僅是一瞬間,朱天篷的就是心神巨震,整個人的眼底閃過一絲的駭然,暗道:「好強,僅僅一個眼神,甚至這個眼神還不是針對我都如此強悍,這便是通天教主三屍靈寶道人的厲害嗎?」

不錯,禹余天乃是三清天,其中居住的正是通天教主的三屍之一靈寶道人。

便在朱天篷感慨靈寶道人強悍之際,座位上的靈寶道人已經坐直了身子,那雙眸子直盯著朱天篷,開口說道:「汝就是朱天篷1

聞言,朱天篷當即便是收起內心的情緒,吐了口氣之後,躬身一禮道:「朱天篷拜見靈寶天尊1

三清天,乃是三清分身亦或者三屍鎮壓,故,他們又被稱之為天尊。

太上老君是太上天尊,不過後者更喜歡人叫他老君。

始源道人乃是玉清原始的三屍之一,被稱之為始源天尊!

這靈寶道人自不例外,被稱之為靈寶天尊。

對此,靈寶天尊點了點頭,隨即說道:「早聽說過老君收了一個弟子如何出色,今日一見果真不凡,能夠承受本天尊的目光而不退,除了塵心之外,你算得上一個人物1

聽到此話,朱天篷內心那個尷尬。

靈寶天尊這句話看似在稱讚他,實則則是在打擊他。

將他排在塵心之後,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雖然知道後者如此說話不是針對自己,而是想要佔太上老君的便宜,可朱天篷內心還是有些不爽。

不過面對靈寶天尊,他卻是不敢造次,畢竟後者作為聖人三屍之一,其強悍程度是可想而知的,只怕是現在處於失憶狀態的后羿都不是其對手,朱天篷那裡敢說不是?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輕咳一聲,隨即正色道:「不知靈寶天尊喚天篷來所為何事?」

這話的意思,如果沒什麼事兒的話,那自己就先告退了。

畢竟朱天篷現在身懷戮仙劍,面對靈寶天尊他還真的有些發虛。

聽到此話,靈寶天尊不由哈哈一笑,道:「沒想到,老君那般古板的一個人卻出了你這麼一個狡詐的徒弟,朱天篷,不如你改投門庭來當本天尊的弟子如何?」

聞言,朱天篷傻眼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靈寶天尊跟他說話不過三句的情況下就是要挖太上老君的牆角,這得多大的怨恨啊?

不由的,朱天篷就是怪異的看了靈寶天尊一眼,隨即說道:「多謝天尊抬愛,天篷既已拜師,那自當尊師重道,另投他門的事情卻做不出來。」

說道這裡,朱天篷遲疑了一下,隨即說道:「靈寶天尊,紅花白藕青蓮葉,三清原本是一家,還請天尊能夠放棄內心的執念1

此話一出,靈寶天尊的眼神瞬間一眯,緊接著其身上一股蓬勃的氣勢席捲而出。

「嗯哼1

悶哼一聲,朱天篷只覺得口中一甜,在靈寶天尊的氣勢之下,已然受到了輕傷。

不過朱天篷卻沒有後退亦或者低頭。

雖然他不知道靈寶天尊到底打的什麼注意,但是要他拜其為師這一點他卻做不到。

菩提老祖當年僅僅收他為記名弟子,朱天篷也可以做到尊師重道,何況現在他乃是老君的首徒,代表著可不僅僅是自己,更是整個兜率宮的顏面。

一旦他答應靈寶天尊,只怕在頃刻間兜率宮就會成為三界笑柄,即便是太上老君大肚不找他麻煩,但是人教一脈絕不會放過他。

相較於站立在道德制高點的人教,朱天篷自然不會選擇加入已經被毀了一次的截教。

雖然截教的底蘊都在,且祛除了糟糠,但朱天篷還真不好加入進去,昔日他算計過無當,利用過截教仙,這時候去截教不但不會得到什麼重視,甚至還會備受一個叛師逆徒的罪名。

在這樣氣勢的高壓之下,靈寶天尊緩緩的從座位上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朱天篷開口說道:「朱天篷,本天尊再問你一次,退出兜率宮加入我靈寶宮,你答應還是不答應1

聞言,朱天篷亦是昂起頭,目光直視靈寶天尊,艱難的吐出三個字道:「做不到1

此話一出,朱天篷頓時就是感覺到自身的所承受的壓力消失無蹤,腳步踉蹌了一下,不由的就是大口的喘息起來。

這時,靈寶天尊突然大笑道:「很好,朱天篷記住你今日說的話。」

說完,靈寶天尊轉身便是朝著內殿走去,口中說道:「朱天篷,戮仙劍雖然被封印,但其中卻有著一道戮仙劍意,你如果能夠參悟它也算你的緣分,千年之後,本尊會親自收回戮仙劍1

說話間,靈寶天尊的身影就是消失不見,整個大殿之內就僅剩下朱天篷一個人滿臉的愕然和不解。

朱天篷實在不知道這靈寶天尊到底在搞什麼鬼,剛剛還氣勢洶洶的要壓迫他反叛兜率宮,眨眼間就是大笑離去,甚至還將戮仙劍之內的秘密告訴他,這變化之快簡直讓他一時間有些回不過神。

許久,朱天篷才恢復過來,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靈寶殿,嘴角的一絲鮮血悄然的划落下來。

伸手將鮮血抹去,朱天篷才吐了口氣,眉頭緊皺道:「尼瑪,這靈寶天尊到底打什麼主意?」

「不過他話最後的意思千年之內戮仙劍任我持有,千年之後收回,也就是說給我千年的時間領悟其中的戮仙劍意嗎?」

「算了,不管他想幹什麼,至少我現在不知道,也懶得想,還是回去將至尊五氣凝聚才是正理。」

說話間,朱天篷轉過身,再度看了一眼靈寶殿之後,邁步便是朝著外界走去。

與此同時,靈寶殿的內殿之內,靈寶天尊看著身前的兩人,肉痛的說道:「這小子還真不為所動,這兩瓶仙釀歸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