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93章 元帥府爆炸,悲催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93章 元帥府爆炸,悲催的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出了靈寶殿,朱天篷也沒有在繼續逗留,施展流雲金光遁,直接是離開了禹余天,急速的朝著天河趕去。

待朱天篷離開之後,塵心從另一端的偏殿之內走出,目光看著離去的朱天篷,下意識的緊了緊拳頭,喃喃道:「朱天篷,我不會輸給你的。」

說完,塵心便是轉身回到了偏殿之內,進入了修鍊當中。

……

一路飛馳,很快的朱天篷便是回到了天河。

在天河守軍的行禮之下,朱天篷回到了元帥府。

但還不待他進去,一道巨大的爆炸聲就是響徹而起。

——

只見元帥府的一座偏殿在這道爆炸聲之下坍塌,塵埃四起,在整個元帥府之上形成一片迷霧。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不由傻眼了。

自己的元帥府爆炸了,雖然僅僅是偏殿,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不由的,朱天篷就是在腦海中思索道:「是誰在算計我?玉帝?九劫?還是捲簾?」

一個個得罪過的人都被朱天篷過濾了一遍,然,卻始終想不到到底是誰會如此的恨自己,且膽大到如此地步來毀元帥府。

「咳咳1

這時,一道咳嗽聲響徹,緊接著就是看到一個渾身漆黑,腦袋泛光的身影從元帥府之內走出,腳步慌亂間似乎想要逃離。

見此情形,朱天篷的眼神不由一眯,心念一動,如意劍便是出現在手中,盯著那身影道:「小子,毀我元帥府,哪裡逃,給我死來1

說話間,朱天篷沒有絲毫的遲疑,舉起手中的如意劍就是劈斬出三道劍氣,繼而整個人提劍沖了上去。

而那人卻是異常的靈敏,在感覺到三道劍氣的同時,踉蹌的身形一閃閃碩,直接就是騰空而起,頗有縱身逃離之勢。

見狀,朱天篷那裡肯罷休?

青蓮步施展,整個人直接就是出現在那漆黑的男子頭上,雙手持劍劈斬,卻也是用盡了全力。

可以說,這一劍如果看下去,那下方之人即便是不死也會重傷。

然,就在此刻,那漆黑的身影突然雙手合十,口呼:「阿彌陀佛,給我破1

下一秒,其身影璀璨金光瀰漫,一掌拍出硬生生的將朱天篷這一擊接了下來。

但似乎後者的情況不是很好,在接下這一擊之後口中便是噴出一口血,整個人本就虛弱的身子變得更加的虛弱,大風吹拂之下宛如柳條般隨風擺動。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真傻眼了。

那功法他熟悉,赫然乃是丈六金身,而現在在天庭會這一招的不就只有金蟬子嗎?可他怎麼會搞成這樣?

下意識的,朱天篷便是開口說道:「你是金蟬兄?」

聽到此話,金蟬子幾乎是激動的眼淚留下來。

他算是倒霉到家了,嘗試突破大羅,沒想到卻是引發了體內法力的暴動,導致他自己被自己的法力所傷。

這也就算了,好不容易恢復一些元氣從元帥府出來,正準備去透透風,卻沒想到就是遇到朱天篷的阻擊,甚至剛剛為了擋下朱天篷的一劍,他把體內壓制傷勢的法力都給用了,現在的他可算是了解虛脫至死一詞是何意了。

飄身落地,金蟬子伸手將那烏漆墨黑的臉龐抹了幾下,露出那起一塊紫一塊的臉龐,一臉的幽怨道:「天篷兄,雖然我無心之失將你一個偏殿毀了,但你也不用一上來就要我的命吧1

說道這裡,金蟬子那眼眶既有熱淚轉動,現在這接二連三的倒霉事讓他受傷了。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不由尷尬的撓了撓頭,開口道:「那啥,金蟬兄,我真不知道是你,誰讓你剛剛渾身漆黑看不出面容,加上偏殿的爆炸,我還以為是哪兒來的小人算計我呢,這不,這絕對是誤會1

說話間,朱天篷邁步便是走到金蟬子的身前,手中捏動法決,御水咒,避塵咒和御風咒同時施展。

片刻間,如黑炭的金蟬子也被洗白了,只不過看上去卻是無比的凄慘。

整個鼻青臉腫不說,一身僧袍就僅剩下幾條規格不一的布條劈散在肩膀上,那一條大紅褲衩也就破了好幾個洞,幸運的是勉強遮住了要害,露出一雙毛茸茸的大腿,怎麼看都不能將其和那金裝粉面的金蟬子聯想到一起。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輕咳一聲道:「那啥,金蟬兄,你怎麼弄得如此模樣?」

聞言,金蟬子臉色的鬱悶就是更加的強烈,當即便是將自己嘗試突破大羅金仙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朱天篷不由怪異的看向金蟬子,道:「金蟬兄,雖然我修為不高,但我記得要突破大羅必須三花聚頂,你三花聚頂了?」

對此,金蟬子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隨即說道:「沒有,我人花和地花圓滿了,天花也接近圓滿,我就想試試,哪兒知道突破風險這麼大,如果不是在關鍵時刻以丈六金身擋了幾下,只怕我今日就交代在這裡了。」

此話一出,朱天篷的眸子便是一縮。

金蟬子居然人地二花圓滿,天花也快圓滿了,這要是在給他點時間,妥妥的大羅金仙埃

不過很可惜,這金蟬子明顯是貪功冒進了,這一次的創傷只怕不僅僅表面上的這般,其三花定然也受到了一定的損失,至少在短時間之內他想要突破大羅金仙是不可能的了。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從懷中取出一枚太清丹遞出,開口說道:「金蟬兄,吃了吧1

聞言,金蟬子也沒有矯情,當即就是接過太清丹吞下,迅白的臉色也是為之好轉了不少。

吐了口濁氣,金蟬子有些心悸的摸了摸脖子,隨即說道:「早知道會如此,打死也不會貿然的去突破,現在好了,人地二花還好,天花一下子打回原形,我三百年的苦工在這一刻煙消雲散,我悔礙…」

見此情形,朱天篷沉默了。

金蟬子的遭遇讓他在一時間有些感慨,同時內心亦是有些感悟。

修鍊之道,一步一登天,每一步都必須腳踏實地,萬丈高樓平地而起,基礎在任何時候都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