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94章 金蟬魔障匆離去,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94章 金蟬魔障匆離去,至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在原地滿臉抑鬱的金蟬子,一時間卻而已不知該如何開口安慰。

沉吟了一下之後,朱天篷才說道:「金蟬兄,事已至此,還請節哀順變,畢竟這一次的失敗,可以作為教訓,今後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不是?」

這到是真話,金蟬子這次的舉動對於朱天篷的感觸很大,同時也是在內心暗下決心,沒有將已經境界修至圓滿絕不突破,畢竟這一旦失敗,所要遭受的代價卻是有些太過沉重。

三百年!

足足三百年的苦修在這一刻煙消雲散,如果是換到朱天篷的身上,只怕他現在抹脖子自殺的心都有。

對於朱天篷的安慰,金蟬子卻顯得更加的鬱悶,垂頭喪氣的嘀咕道:「為什麼這事兒要發生在我的身上,三百年,足足三百年的苦修埃」

說道最後,金蟬子似乎想到了什麼,整個人突然間榮光換髮,嚷嚷道:「歡喜經,對歡喜經,現在能夠迅速修復我傷勢的唯有歡喜經,我得去找個你施主修鍊去,我絕不能跌落境界,絕不能……」

說道最後,金蟬子便是雙眼泛光,顧不得身上狼狽的模樣,甚至顧不得跟朱天篷辭行,以體內為數不多的法力駕雲,急匆匆的就是朝著天庭之外飛去。

直到金蟬子離去,朱天篷才回過神來,不由的臉色就是有些怪異起來。

這金蟬子要找女子修鍊歡喜經?這事兒還真不是一般的離譜,如果傳出去,只怕金蟬子這如來首徒的地位將會在瞬間煙消雲散。

不過朱天篷卻也沒有擔憂太多,即便是金蟬子的事情敗露,後者也不會死,畢竟金蟬子乃是唐僧的前身,他要是掛了,那西遊也就可以宣告失敗了。

故,在短暫的愕然之後,朱天篷便沒有在繼續糾結於這個問題之上。

看了看那已經散去塵埃的元帥府,朱天篷便是喚來了一些天河守軍讓他們修復那坍塌的偏殿之後,邁步便是朝著正殿密室走去。

嚓——

斷龍石放下,朱天篷這才重重的舒了口氣。

今日的事情發生的太多,不管是楊戩大婚,嫦娥獻舞,准提算計,結拜后羿,得到戮仙劍,得到五帝印,甚至見到靈寶天尊,這一切都是讓他的心情大起大落,此刻回到密室,朱天篷卻顧不得修鍊,迷迷糊糊的就是走到石床之上,倒頭便是睡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朱天篷才悠悠轉醒。

看了看寂靜的密室,朱天篷的眼底閃過一絲的精光,一個翻身從石床之上坐起身,伸手便是取出七寶妙樹的樹杈,目光炯炯的看了好半響之後,才嘀咕道:「至尊金氣,就靠你了。」

說話間,朱天篷心念一動,金焰從丹田之內飛出,直接就是將那七寶妙樹的樹杈點燃。

隨著時間的流逝,樹杈在金焰的焚燒之下逐漸收縮在一起,化作一灘金色的液體漂浮於半空中,有銳金之氣隨之瀰漫,肅殺的氣息瀰漫整個密室。

看著漂浮於身前的金色液體,朱天篷當即便是一張嘴,盡數將其吞入腹中。

與此同時,朱天篷以極快的速度取出無極水火蒲團放置於身下,盤膝坐落,手中金帝印開始捏動。

金帝印不複雜,乃是以最基礎的法術印法為基礎,朱天篷當年在三星觀也聯繫過法術的印法,雖然一開始有些生澀,但很快便是駕輕就熟。

隨著金帝印的不斷捏動,朱天篷的肺部金氣開始瀰漫而出。

這便是昔日朱天篷吞噬一枚金系星辰所化的金氣,無比的精純和濃郁。

但是這等精純的金氣在接觸到那丹田之內的金色液體之後,卻是宛如臣子見到帝王一般,一個個不服鋒銳,變得十分的柔和起來。

與此同時,朱天篷手中金帝印印法捏動的也越發的頻繁,那七寶妙樹樹杈所化的金色液體亦是開始移動。

只見那金色液體分開,形成三百六十顆金色的小顆粒,在肺部金氣的引導之下,一點一滴的融入肺部。

隨著越來越的的金色顆粒今日肺部,朱天篷只覺得整個人都有種仰天長嘯,氣吞山河的衝動。

但是這樣的衝動很快就是被朱天篷給壓制了下來,畢竟現在至尊金氣還沒有孕育出來,一旦他張嘴便會功虧一簣。

不由的,朱天篷手中金帝印的印發捏動的越發迅速,一秒鐘就要捏到數十下不一的印記,速度之快讓人眼花繚亂。

不知過了多久,最後的一枚金色顆粒被金氣牽引著進入了肺部,同時,朱天篷手中的金帝印亦是為之停緩。

「轟隆陋—」

下一秒,朱天篷體內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徹,宛如驚濤駭浪拍打礁石,其身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璀璨,一時間,金色的光輝將整個密室照耀的如同白晝。

許久,這樣的情況才停止,待金光散去,朱天篷坐立在那裡的身形悄然睜開眼,那眼底兩道金光射出,直接就是扎在了密室牆壁之上。

噗!

只見密室牆壁被洞穿了兩個小孔,銳利的金氣於其上瀰漫,朱天篷整個人的氣勢變得鋒芒畢露,力量亦是悄無聲息的增長了不少。

看了一眼那被洞穿的牆壁,朱天篷的眼底閃過一絲的喜色,開口說道;「成功了嘛,果然,至尊金氣比之前的金氣要強得多,單單這法力的銳利程度就是先前的數倍不止。」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吐了口氣,卻沒有從無極水火蒲團之上起身,直接就是取出那月掛樹的樹枝,眼底精光涌帝印現在還不能修鍊,畢竟我沒有水系先天靈物或者靈根,但是這木帝印卻可以修鍊了,畢竟這麼大一截的月桂樹樹枝,足以將至尊木氣凝聚成功。」

話畢,朱天篷便是再度的動作起來,依法炮製的將月掛樹樹枝煉化。

足足耗時數個時辰,那碩大的月桂樹樹枝便是被金焰徹底焚寂,化作一員碧綠色,散發著勃勃生機的液體漂浮於半空。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嘴角微微上揚,喃喃道:「至尊木氣,哥來了。」

說完,朱天篷便是張開嘴,直接就是將其吞入腹中,閉目,捏動木帝印,緩緩的引導著其融入肝臟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