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03章 仙姑相思塵心,形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03章 仙姑相思塵心,形跡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朱天篷很清楚,這何仙姑可不是因為弟子之間的苟且才暴起殺人的。

乃是因為她在進來的時候說了很多話,而這些話顯然是不能給弟子們聽到,雖然不知道白燕和天機是不是聽到了,但是以何仙姑的謹慎豈會留下禍端?直接就是殺人滅口,可以說,這白燕和天機死得夠冤。

當然,朱天篷卻要感謝兩人,如果不是他們,剛剛他就會暴露出來,那樣的話,以何仙姑這樣的脾氣,只怕一場惡戰免不了。

到時候大戰引起了其餘仙家的注意,何仙姑如果說他偷看洗澡,那朱天篷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畢竟他的確是看了。

何仙姑在殺了兩個弟子之後,這才重重的舒了口氣,眼底閃過一絲的惆悵道:「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兒為師何嘗不知,但剛剛為師的話你們不該聽到,即便是沒有聽到也不該在此地行苟且,誒……」

說道這裡,何仙姑便是伸手解下衣裙,在朱天篷的目光注視下,一步步的走入了蓮花池之內。

一邊清洗著身子,何仙姑便是招了招,只見那先天靈寶級的竹籃之內,一道畫卷飛出,直接就是在蓮花池之上展開,露出一張栩栩如生的畫像。

朱天篷的目光亦是被那畫卷所吸引,待看到那畫中的男子之後,朱天篷的眉頭不由的就是一挑,暗道:「這不是塵心嗎?」

只見那畫卷之上,塵心身負長劍,站立在靈寶殿的一處孤峰之上,髮絲隨風擺動間,卻是相當的傳神。

「這何仙姑怎麼會有塵心的畫像?難道她暗戀塵心?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1

「人教弟子愛上了截教真傳,這簡直是沒有任何結果的愛情,畢竟封神一戰人教可是站在了闡教的那一方,和截教之間的關係可謂緊張到了極致。」

「不過還真看不出來,這何仙姑居然喜歡塵心這樣的孤僻男,果然,後世概括的四種最吸引女子的男人性格不是吹的:耍帥,帥酷,耍霸道,耍孤僻,這其中最讓人念念不忘的只怕就是塵心這種耍孤僻的類型吧1

內心嘀咕間,朱天篷便是將目光從那畫像之上收回,相對於男子畫像,何仙姑那浸泡在水中的嬌軀明顯要引人注目很多。

然,這一看,朱天篷卻是差點圓珠子都瞪出來了,內心忍不住的驚呼道:「尼瑪,我看到了什麼,這,這,這……」

只見堂堂八仙之一的何仙姑,人教在外端莊儒雅的唯一女性女子,居然在那裡自……

「礙…」

不知過了多久,伴隨著何仙姑的一聲嬌喘,朱天篷才回過神來,內心受到的衝出那叫一個大埃

太尼瑪的邪惡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在他面前那般行跡,但他卻不能,這簡直就是一種對精神和肉身的雙重摺磨。

好半響,朱天篷才回過神來,強制的壓住內心撲上去的衝動,內心不斷的嘀咕道:「尼瑪,這可比後世硬碟里的那些島國老師更加的震撼,畢竟怎麼說也是女神不是。」

莎莎——

這時,何仙姑已經恢復過來,揮手將那畫卷收起放入竹籃之內的可能性,緊接著就是邁步朝著岸邊走去。

緊接著,何仙姑便是拿著一條純白的毛巾於岸邊擦拭這身上的水珠,那出水芙蓉的一幕,看得朱天篷內心一陣的躁動,好幾次都險些忍不住的撲了上前。

當然,在看到那竹籃之後,朱天篷很快就是冷靜下來了,何仙姑可不是普通仙子,其身後的勢力也不是好惹的,這要是貿貿然的出去,只怕等待他的不僅僅是身敗名裂,更可能乃是遭到人教眾仙的敵視。

雖然他也算是人教的之人,但是這種事情,只怕太上老君都保不住他。

這時,何仙姑已經穿好了衣裙,單身挎著竹籃,看上去似乎要離去。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不由在內心重重的舒了口氣,暗道:「情劫,該死的情劫,如果不是情劫未破,哥絕對要完成成年之際許下的誓言1

然,就在朱天篷以為何仙姑要離去的時候,突然那岸邊的何仙姑轉過頭,那雙平靜的眸子當中閃過一絲羞澀,緊接著就是被怒火所代替,直勾勾的盯著朱天篷變化的蓮花,一字一句道:「天蓬元帥,你看夠了嗎?」

此話一出,朱天篷頓時雙耳嗡鳴,內心只有一個念頭:「完了1

他不知道何仙姑是怎麼發現他的,但是居然發現了,今日的事情卻是不得善了了。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解除了三十六天罡變化之術,一個閃身來到岸邊,忌憚的看了何仙姑一眼,隨即才用法力將身上是水漬蒸發,道:「何仙姑,你是如何發現我的?」

聞言,何仙姑揚了揚右手之上的一面小鏡子道:「朱天篷,你貴為天蓬元帥,麾下掌控十萬天河水軍,想要何等的女子沒有,為什麼跑來偷看我洗澡,甚至……」

說道最後,何仙姑的臉色就是一紅,想到剛剛自己的行跡在朱天篷的觀看之下,身體就是升起一陣的燥熱,羞人,太羞人了。

對此,朱天篷卻是恍然大悟。

我記得後世的記載當中,八仙當中的確有個人手裡有一面可以洞察一切的鏡子,只是沒想到這玩意居然在何仙姑的手裡,更沒想到自己毫無破綻的變化之術居然會因為這鏡子而失敗。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重重的吐了口氣,開口說道:「何仙姑,本元帥只能說這一切都是誤會,信不信由你1

頓了頓,朱天篷便是喚出如意劍,緊了緊劍柄,目光平靜的看著何仙姑道:「但本元帥卻也不是一個坐以待斃之人,想取本元帥性命那就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然,出乎意料的是,何仙姑卻是收起了那小鏡子,伸手將額前的一縷髮絲撥開,道:「天蓬元帥,我知道你來是為什麼,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今日的事情我也不追究,甚至幫你尋找九劫的下落,當然,前提是元帥答應我的條件,同樣對於今日的事情要守口如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