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10章 偷奸耍滑,酒痴之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10章 偷奸耍滑,酒痴之名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咚——

就在朱天篷和楊戩看著酒罈發獃之際,魁拔卻已悄然的將那一壇酒喝完,將空空如也的酒罈丟在地面上,目光當中飽含一絲笑意道:「兩位兄弟,請1

聞言,朱天篷和楊戩回過神來了。

看了看那滿滿的酒罈,朱天篷內心一動,暗道:「想喝趴我,那咱們就看誰先趴下。」

說話間,朱天篷就是抓起酒罈送入口中。

咕咚咕咚——

喝了幾口之後,朱天篷只覺得喉嚨,甚至整個身體都是火燒火燎的熾熱。

「果然是烈酒1

內心嘀咕一聲,朱天篷悄無聲息的就是開啟了小千世界,將入口置於喉嚨下方,酒水直接就是盡數被吸入小千世界當中。

到了這一刻,朱天篷很清楚,真要一罈子下去,那他只怕會醉倒不省人事,而想要從魁拔口中了解到畜生道當中的秘密,那就只能偷奸耍滑。

眼看著大半罈子的酒水被小千世界吸納,朱天篷就是在內心暗自感慨道:「有的時候底蘊也是一種實力1

一念至此,朱天篷便沒有在遲疑,加快了灌酒的速度,很快的,那大酒罈便是空空如也。

做完這一切之後,朱天篷將酒罈放下,以法力激發丹田之內的酒色,當即就是大了個酒嗝:嗝——

頓時,濃郁的酒氣瀰漫,直接就是將朱天篷整個人所籠罩,同時,朱天篷臉上亦是升起一絲的紅暈,晃蕩了一下身子,眼神略顯迷離道:「好酒1

此話一出,魁拔和楊戩才回過神來。

看著那桌面上空空如也的酒罈,魁拔在愕然了一下之後,頓時臉上就是升起一絲的激動,伸手拍了拍朱天篷的肩膀道:「好,沒看出來,天蓬元帥居然有如此酒量,很對我胃口1

說話間,魁拔就是一招手,頓時兩個酒罈便是再度出現在桌子上。

伸手掀開蓋子,魁拔豪氣干雲道:「酒逢知己千壇少,天蓬元帥,請1

說話間,再度拿起酒罈,『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內心暗笑,同時亦是抄起酒罈道;「沒想到魁拔兄如此豪爽,那天篷也就捨命陪君子了。」

說完,朱天篷亦是抓起酒罈喝起來,當然,除了最開始的幾口之外,其餘的都是被小千世界給吸納了。

而看著朱天篷和魁拔豪飲的模樣,楊戩似乎也被調動了體內的豪氣,當即也不在遲疑,抓起酒罈就是喝了起來。

才喝一半,楊戩就感覺到有些頭昏腦脹了,這妖魔釀可是以大妖和大魔的精血加之天材地寶煉製,三界之內最烈的酒,即便是比之瑤池仙釀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楊戩前幾天才喝得大醉,現在再度如此的豪飲,哪怕他是太乙金仙都是有些招架不住,一口氣喝了半罈子之後就是將酒罈放下,面色潮紅間,不斷的打著酒嗝。

下一秒,楊戩直接就是趴在了桌子之上,赫然已經昏睡了過去。

與此同時,朱天篷和魁拔前後手的將酒罈放下,看著朱天篷那絲毫不遜色於自己的喝酒速度,且整個人雖然看上去有些迷糊卻眼底有精光存在,顯然乃是無傷大雅。

不由的,魁拔就是大笑道:「好,天篷兄弟,你是第一個能夠喝下我兩壇妖魔釀的人,你這朋友我魁拔交定了。」

說話間,魁拔再度揮手,兩壇酒出現在桌案之上,開口道:「天篷兄弟,正所謂酒過三巡,咱們幹了這一壇在聊事兒1

緊接著,魁拔沒有猶豫的就是將酒罈蓋子掀開,『咕嘟咕嘟』的喝了起來。

聞言,朱天篷的眉頭卻是一皺,魁拔此話,明顯就是看出他有事兒要詢問,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這魁拔雖然看上去高大威猛如莽漢,但還是有著很敏銳的判斷力。

不由的,朱天篷的目光就是看向魁拔,暗道:「心有猛虎細嗅薔薇,好深的境界1

當即,朱天篷也沒有遲疑,當即就是拿起酒罈開始灌,隨著源源不進入小千世界,一壇酒很快就喝完了。

待酒水喝完,朱天篷才將手中的酒罈放下,目光看向面色不改的魁拔,不由感慨其不愧為酒痴,同時亦有些為自己的偷奸耍滑而尷尬。

不過朱天篷很快就是將這一絲的尷尬壓下,畢竟相較於內心的尷尬,對於畜生道之內秘密的渴望顯然要強烈很多。

一念至此,朱天篷便是看向魁拔道:「魁拔兄,聽說你乃是幽冥界所孕育的神邸,不知對那六道輪迴和熟悉?」

聞言,魁拔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微微一笑道:「天蓬兄弟想必是想問你畜生道之內的事情吧1

聽到此話,朱天篷不由一驚,這件事情他可從未跟人講過,即便是知道事情原委的也就只有孟婆和那些鬼差,這魁拔是怎麼知道的?

不由的,朱天篷便是警惕的看了魁拔一眼,道:「還請魁拔兄告知。」

對此,魁拔卻是擺了擺手說道:「天篷兄弟不必戒備什麼,你進入畜生道的事情沒有幾個人知道,但是我乃是六道輪迴誕生之際一塊碎片所化,六道輪迴與我一氣相連,當日天篷兄弟進入畜生道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只是那時候不知道是天篷兄弟你罷了。」

說道這裡,魁拔似乎想到了什麼,隨即開口說道:「你留在畜生道之內的那個寵物不錯,在其中得到了不小機緣,只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達到太乙金仙的修為了。」

聞言,朱天篷內心舒了口氣的同時,亦是有些喜悅。

小金對他而言可是兄弟一般的存在,現在後者在畜生道之內得到機緣,他自然無比的高興。

同時,魁拔自報跟腳亦是讓朱天篷放下心來,畢竟如果不是如此的話,那也就代表著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是他人的監控之下,這樣的監控可不是朱天篷你想要的。

想到這裡,朱天篷頓時就是從座位上站起身,對著魁拔深深一禮道:「還請魁拔兄解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