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17章 悲傷的哪吒,楊戩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17章 悲傷的哪吒,楊戩抵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看著哪吒一臉不相信的模樣,凈心內心不由嘆了口氣,當時自己在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何嘗不是如此?

先天靈寶是有限,但對於他們這種聖人門徒而言還是不缺的。

但是氣運靈寶則不同,那不僅僅是任何人能夠拒絕的誘惑,即便是聖人大教對此都是窺視已久。

玄武印作為一個可以源源不斷增長氣運的靈寶,可以說它的出現,已經勾起了諸多大教的心,誰都想要將其據為己有。

許久,凈心才回過神來,隨即開口說道:「師兄,戰神榜第一的獎勵乃是玄武印無疑,現在六御對此都十分的看重,尤其是真武大帝,為了奪回他父親的遺物,據說已經派遣出了最強的心腹親衛至此,志在必得之心可想而知。」

聞言,哪吒點了點頭,隨即說道:「凈心師弟,此次我太乙一門卻是要靠你了。」

說道這裡,哪吒的眼底閃過一絲的哀傷。

作為太乙真人的大弟子,哪吒的天賦可想而知,尤其是他還是靈珠子轉世,本有著無限的潛力和前程。

可惜,昔日割肉還母讓他失去了那一尊堪比先天神魔體質的肉身,之後更是輾轉成了蓮花之身,一身修為在李靖的壓制下更是被困太乙真仙數百年,如果不是這段時間的機緣,只怕還是處於那不上不下的程度。

但即便是現在哪吒的天賦回歸,但終究還是耽擱了數百年的時間,其師弟凈心早已達到太乙金仙的修為,卻遠非他所能夠比擬。

見狀,凈心的臉上神色一肅,開口說道:「師兄放心,小弟一定全力以赴。」

看著哪吒和凈心的對話,朱天篷卻是不由的嘆了口氣。

玄武印是好東西,他如果說不想要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從凈心的話語當中,朱天篷卻是明白了,這不是想要就得到的東西。

人教,闡教,截教,西方教,這四大聖人教派對其虎視眈眈,阿修羅教等大神通者的教派亦是不甘示弱,想要在眾仙的窺視之下將玄武印吞下,朱天篷還真沒有那麼大的胃口。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吐了口氣,隨即在內心喃喃道:「看來這戰神榜咱也只能噹噹路人了。」

雖然如此說著,但是朱天篷的內心卻是絲毫沒有要放棄的意思,至寶近在眼前,哪兒有不爭之理,哪怕明知道沒多大的希望,但是朱天篷卻也不會選擇放棄。

便在此時,一道聲音響徹:「天篷兄,哪吒兄弟,你們在這裡啊,可真是讓我好找埃」

緊接著就是看到楊戩帶著哮天犬來到了高台之上,看了看朱天篷三人之後,目光便是定格在朱天篷身上,開口說道:「天篷兄,那日後來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了,我迷迷糊糊的就是回到了府邸,險些都是誤了今日的戰神榜爭鬥1

聽到此話,朱天篷不由失聲一笑。

楊戩的被魁拔的半壇妖魔釀給灌倒,這事兒還真算得上是奇聞,同時也可以看得出那妖魔釀的厲害。

如果當日朱天篷沒有以小千世界來偷奸耍滑的話,只怕也會和楊戩一樣,甚至比他還嚴重。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開口說道:「楊戩兄,那魁拔大將的妖魔釀太烈,你卻是喝醉了,只是沒想到你這一醉居然睡了足足三天的時間,這一點還真出乎了我的預料。」

此話一出,一旁的哪吒卻是臉色一變,道;「魁拔大將?二哥,你跟天篷兄去天牢了?妖魔釀,真的有那麼烈嗎?」

說道這裡,哪吒就是不由的舔了舔嘴唇,一副被勾起酒蟲的模樣。

對此,楊戩尷尬的撓了撓頭,對於那妖魔釀內心卻是發誓再也不沾,同時亦是將當日的事情跟哪吒講述了一遍。

聽完楊戩的闡述之後,哪吒的眼底閃過一絲的寒光,開口說道:「該死的混賬,區區小仙居然敢算計天篷兄,那九劫現在天牢嗎?本太子這就去殺了他給天篷兄泄憤。」

說話間,哪吒抬起腳作勢就是要走。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內心感動的同時,一伸手就是將哪吒攔住,微微一笑道:「哪吒兄弟吾惱,這九劫在天牢十八層之內,現在正被一群龍陽之好的怪癖包圍,你現在去殺了他,豈不是給他解脫了。」

聽到此話,哪吒抬起的腳一頓,身子僵硬了一下,扭頭看向朱天篷,隨即有看了看楊戩,最後才滿臉怪異的說道:「天篷兄,真狠,只怕這九劫即便是扛下來了凌辱,今後也會留下巨大的心魔,這一輩子,不,永生永世只怕都毀了。」

聞言,朱天篷冷冷一笑道;「算計本元帥,這點小小的懲戒不算什麼,不過他這輩子卻是不要想企圖離開天牢了,會有人好好照顧他的。」

此話一出,哪吒和楊戩不由相視一笑,對於這樣懲罰九劫顯然很認可。

然,就在此時,那凈心卻是一臉茫然的湊到哪吒的身旁,以一副無辜的模樣開口詢問道:「師兄,這龍陽之好是什麼?好玩兒嗎?」

瞬間,哪吒的臉就黑了,看了凈心一眼,隨即整個人急速的退後十數丈,雙手護住胸膛道;「凈心師弟,這玩笑咱能不開嘛,師兄我很膈應。」

頓了頓,哪吒似乎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而且你師兄我喜歡女子,水靈靈的仙子,對男人沒興趣。」

話說道這裡,凈心那裡還不知道這所謂的龍陽之好是什麼東西,當即臉上就是升起一絲的尷尬神色,開口解釋道:「那啥,師兄,我也喜歡女子,你不要誤會。」

聞言,哪吒看了凈心一眼,還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張了張嘴道:「真的?」

對此,凈心當即就是點頭,表示自己的取向正常。

看到這一幕,哪吒才點了點頭,將雙手放下,隨即摸了一把額頭的冷汗道:「嚇死我了,凈心師弟,你如果是那種人,那為兄也只能跟你絕交了。」

說話間,哪吒就是回到了場內,隨即說道:「二哥,這次戰神榜第一的獎勵是玄武印,你有多大的把握能夠奪取它。」

「如果二哥你得到了那玄武印,到時候能不能接我玩兒兩天,那拿著那玄武印來轉轉運,感覺這些年我一直都是霉運伴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