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29章 何仙姑對戰塵心,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29章 何仙姑對戰塵心,情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聞言,何仙姑看了塵心一眼,後者那剛毅的模樣不由就是讓她的臉頰一紅,隨即柔聲道:「仙姑見過塵心師兄1

紅花白藕青蓮葉,三清原本是一家,正是因為如此,何仙姑稱塵心為師兄也是合理的。

可惜,塵心明顯是不買賬,皺了皺眉道:「何仙姑,我不是你師兄,早在封神之戰之時,我截教和諸位已經再無往來。」

此話一出,何仙姑的臉色微變,卻是沒想到塵心對於封神之戰是保持如此的態度。、

不由的,何仙姑的眼底就是閃過亦是的感傷,隨即看向塵心道;「塵心師兄,小妹可以下場,不知師兄可否將腰間玉佩贈予我?」

說道這裡,何仙姑的眼底便是閃過一絲的嚮往,雖然無法和塵心交心,但是如果能夠拿到他貼身之物卻也能一解相思之苦。

對此,塵心不由沉默了。

他看出何仙姑的不對勁了,而且他也不是傻子。

可正是因為看出了何仙姑的心思,塵心才不能回應後者,雖然天條對於三教門徒而言不算什麼,但是人教和截教之間卻沒有昔日的和睦。

一念至此,塵心便是擺了擺頭道:「不行,何仙姑,你下去吧,我不想對女子出手。」

塵心此話一出,頓時便是讓何仙姑大失所望。

但是女子的心思不可謂不複雜,在被塵心拒絕之後,何仙姑卻沒有在打算要下常

美眸看向塵心,緩緩的就是取出竹籃道:「既然如此,那還請塵心師兄賜教,即便是敗於塵心師兄之手,小妹也心滿意足1

這一幕頓時就是讓塵心愕然,他沒想到這明明就是不想爭鬥的何仙姑為什麼會如此一反常態的堅決跟他對戰。

他那裡知道,何仙姑就是想要塵心記住她,哪怕是敗在塵心的手中,哪怕是遍體鱗傷也要讓塵心記住她何仙姑,而不是如這般的過路人!

下一秒,何仙姑便是催動著手中的竹籃,只見白光一閃,那竹籃就是變成了一柄紅柄長劍,玉手緊握著劍柄,何仙姑直接就是朝著塵心衝去,口中嬌喝道:「塵心師兄,小妹先動手了,接招1

對此,塵心皺了皺眉,卻也沒有遲疑什麼,一抖手中長劍道:「既然仙姑如此冥頑不靈,那就休怪我塵心心狠手辣了。」

話畢的瞬間,塵心便是隨之衝出,渾身的殺氣沖霄,一劍就是劈斬而出。

見狀,何仙姑不敢大意,她拋棄竹籃的法寶之威將其變幻成長劍,為的就是跟塵心近距離的接觸,哪怕是雙方處於對立面,豈能如此輕易的就被擊潰?

只見何仙姑右手一抬,手中的長劍便是於身前做出格擋之勢。

錚——

兩劍相撞,何仙姑直接就是划落出十數丈之外,嘴中一口鮮血噴出,紅潤的臉頰當即煞白。

接下塵心的一劍之後,何仙姑看了看自己那有些發顫的右手,內心暗道:「好厲害的一劍,不愧是我何仙姑看上的男人。」

下意識的,何仙姑便是抬起頭,目光看向塵心,眼底透露著一絲痴迷狀,

面對何仙姑的目光,塵心不由的皺了皺眉,隨即看了何仙姑一眼,道:「何仙姑,剛剛的一劍我只用了三成力,接下來我不會在留手,不想受傷你就自己下去吧1

說完,塵心的目光當中就是閃過一絲了複雜,何仙姑的動作他如何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

對此,何仙姑倔強的搖了搖頭,隨即伸手將嘴角的鮮血擦去,緊了緊手中的劍柄道:「塵心師兄來吧,小妹受得了1

聞言,塵心的眼底閃過亦是無奈,但想到之後和朱天篷的戰鬥,卻也沒有在打算浪費時間。

一個劍步邁步,塵心整個人便是出現在何仙姑的身前,沒有絲毫的留手,渾身的殺氣瀰漫間,劍鋒宛如天外流星刺出,直取何仙姑咽喉,這一擊要是被擊中,即便是何仙姑身為神仙,只怕也會在頃刻身死,難逃輪迴轉世的命運。

何仙姑亦是愣住了,沒想到塵心的一劍如此的不留情,不由的就是苦笑一聲道:「看來我真是自作多情了。」

說完,何仙姑也沒有做任何的閃避,緩緩的就是鬆開了手中的劍柄,閉上眼,眼角兩滴傷感淚珠划落,暗道:「既然你不喜歡我,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還不如死了算了。」

下一秒,劍光抵達何仙姑的咽喉,那鋒銳的劍氣刺破了她的肌膚,一抹鮮血划落。

千鈞一髮之際,塵心突然悶哼一聲,一個轉身就是撤掉了這一劍,同時,一道劍氣強行改變了方向,貼著塵心的右臂劃過,留下一道血痕。

待落地之後,塵心的身形便是踉蹌的退後了十數步,嘴角一抹鮮血溢出,目光看著何仙姑,眼底複雜之色更濃。

將這招強行中止,對於塵心自身的傷害亦是很大的,可他內心卻沒有絲毫的後悔之色。

此刻,何仙姑回過神來,下意識的摸了摸有鮮血溢出的脖子,茫然的睜開眼,道:「我沒死?」

緊接著,何仙姑的目光就是定格在五丈之外的塵心身上,看到後者那明顯受傷的模樣,眼底頓時就是閃過一絲的心疼,下意識的就是邁步上前,口中說道:「塵心師兄,你受傷了,你沒事吧?」

說話間,何仙姑便是走到了塵心是身旁,從懷中取出一個白色的白絹為塵心包紮著右臂之上的劍氣傷痕。

許久,塵心才回過神來,看了看右臂之上那染血的白絹,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何仙姑,突然嘆了口氣,整個人一個抽身便是朝著擂台之外飛去,看向朱天篷所在的方位道:「天蓬元帥,今日之戰作罷,他日另尋時間你我再分高下。」

話畢,塵心的身影就出了仙島,伴隨著其遁術施展,一個閃身便是飛出了皓庭霄度天,整個人消失無蹤。

與此同時,何仙姑似乎也想到了什麼,顧不得脖頸之上的傷勢,頓時就是駕著雲朝著皓庭霄度天之外追去,一時間,擂台之上不由的就是陷入了一陣的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