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350章 終吃蟠桃,大局將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0章 終吃蟠桃,大局將起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對此,土地公卻是擺了擺手道;「天蓬元帥不必如此,是老夫識人不明,這才導致這樣惡劣的事情發生。」

頓了頓,土地公那雙渾濁的眸子就是迸射出兩道精光直盯著朱天篷道:「天蓬元帥,你可知道那賊子現在何處?」

見狀,朱天篷的內心不由跳了幾下,暗道:「好厲害的土地公,一個眼神就險些讓我招架不祝」

不過朱天篷很快就是收斂心神,他可不會出賣紫霞,至少在能力範圍之內,他會遵守昔日的誓言保護紫霞。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一臉茫然的擺了擺頭,絲毫不敢表露出內心情緒,不卑不亢的回答道:「啟稟前輩,晚輩不知1

聞言,土地公點了點頭,也覺得朱天篷不可能知道那紫霞的下落,嘆了口氣之後,目光看了朱天篷一眼,開口解釋道:「元帥勿怪,實在是這件事情讓老夫丟了大臉,卻是有些急火攻心了。」

聽到此話,朱天篷就知道糊弄過去了,內心亦是舒了口氣,隨即微笑道:「前輩哪裡話,如前輩這般盡職盡責,實在是晚輩等人的楷模,何來怪罪之理1

此話一出,那土地公的臉上就是露出了笑容,顯然,朱天篷這識趣的表現讓他很滿意,甚至朱天篷這拍馬屁的手段,他雖然看得出,卻也十分的受用。

片刻之後,土地公回過神,隨即說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留元帥和木蘭仙子了,雖然有人蒙蔽了天機,但老夫遲早會把那賊子找出來。」

說話間,土地公就是一跺手中的拐杖,整個人化作青煙消失不見。

「呼……」

待土地公離去,朱天篷和木蘭都是重重的舒了口氣。

雖然東西不是他們偷的,但畢竟這事兒的原因有一部分在他們的身上,加上土地公深不可測,要是被察覺到那可就真不好辦了。

朱天篷還好,畢竟他乃是天河水軍大元帥,很少來這蟠桃園,但是木蘭可是王母的心腹,每次都是要此地盤點蟠桃數量,免不了的就是跟土地公打教導,如果後者那怒火轉移到她的身上,那可真沒地方哭去。

想到這裡,朱天篷和木蘭就是慶幸的對視了一眼,繼而異口同聲道:「仙子咱們走吧1

說完之後,兩人都是愣了愣,卻不想雙方居然還有如此默契,點了點頭之後。兩人並肩就是朝著蟠桃園之外走去。

一路出了蟠桃園,木蘭也匆匆的離去了。

畢竟朱天篷答應王母的條件,這件事情她得回去說一聲。

目送木蘭離去,朱天篷卻沒有著急離去,畢竟現在距離巳時還有一段時間,且這蟠桃已經到手,前幾次因為這樣那樣的意外沒吃成,現在他可不想浪費。

窘了蟠桃園邊緣的一角,找了個石墩之後,朱天篷也不顧什麼形象的坐了下去,隨手就是從儲物袋當中取出蟠桃,打量了一下之後,便是送入口中。

嚓——

一口咬下去,朱天篷頓時就是感覺到神清氣爽,從昨天戰神榜完畢之後到現在內心壓抑的氣息在這一刻隨之消散,不僅如此,九千年蟠桃作為頂級先天靈根的果子作用定然不僅僅是區區消除疲勞那麼簡單。

三下五除二的,朱天篷便是將蟠桃吃完了,頓時就是感覺到小腹暖暖,繼而一股股澎湃的生之氣從丹田小腹之內竄出,經過七經八脈最終擴散至周身經脈之內,那澎湃的生之氣不斷的滋潤著他的身軀,每一粒細胞都是處於晶瑩剔透的飽和狀態。

與此同時,其體內的至尊木氣亦是動了一下,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有一個宮殿的輪廓浮現,卻也極其的不穩定,很快就回歸平靜。

不知過了多久,朱天篷才睜開眼,頓時苦澀道:「虧了,這蟠桃居然還有這樣的作用,早知道當年那蟠桃就該留下一枚吃,都給朱家小輩了卻是把自己給遺忘。」

說完,朱天篷才知道當初的自己多傻。

蟠桃作為十大先天靈根之一,其效果自然是十分強悍,不然每年的蟠桃會也不會有那麼多的三界大能抵達。

雖然凡人吃了蟠桃會變成天神奴,但是只要達到天仙的境界,那就不會在有威脅,甚至說天仙吃蟠桃,簡直就是跟嗑大力丸一樣,不說直接飆升到真仙,至少也能提升好幾個層次。

奈何,當時的朱天篷沒有珍惜,十枚蟠桃,除了給月華一枚外,其餘的都是賜給朱家小輩了。

不過朱天篷也不後悔,畢竟那些朱家小輩也都是他的後背,作為長輩,他吃蟠桃的機會多的是,而那些小輩則不然,很多天兵天將甚至神將上天數百上千年連聞都沒有聞過!

許久,朱天篷睜開眼,看了看手中的桃核,腦中靈光一閃道:「如果將它培植在小千世界之內,一旦其生根發芽,即便是不能達到九千年蟠桃這樣的效果,只怕也能媲美三千年蟠桃吧1

想到這裡,朱天篷沒有絲毫猶豫的就是將其收入小千世界之內。

之前的桃核他都還給了王母,當時朱天篷還奇怪高高在上的王母娘娘要桃核做什麼,現在看來,那蟠桃園之內三千年蟠桃樹繁多,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同時,朱天篷也堅定了這次不會還的決心,畢竟哪怕是三千年蟠桃樹,那也算得上是靈根,對於從未有個靈根的朱天篷而言可是好東西,甚至,朱天篷都想到當年在菩提世界之時遇到的那先天靈根,可惜,最後讓它給跑了。

一念至此,朱天篷當即從地面上站起身,昂首看了看天色,卻發現巳時已過,那天兵閣已經開啟了。

當即,朱天篷也沒有猶豫什麼,施展著流雲金光遁就是朝著天兵閣趕去,內心暗道:「待將玄武印拿到手之後就送往大赤天,順便試探一下老君的態度,將七星劍還給他。」

「如果後者不要,那我就拿它去跟六御做交易,反正那玄武印不能留,燙手山芋不是現在的我能夠掌握的。」

「不過跟那些傢伙打交道之前,我還得先去一趟月老宮,只有一炷香的時間,我必須找出那情劫的另一的身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