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55章 陰謀不斷,琉璃盞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55章 陰謀不斷,琉璃盞碎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話畢的瞬間,朱天篷身上的氣勢一收,青蓮步邁動,整個人輕鬆的避開了捲簾全力的一擊。

看到這一幕,捲簾頓時就回過神來,失聲道:「不好1目光死死的盯著那飛馳的一擊,緊握降妖寶杖的手指微微發白。

畢竟七星劍的威力他也清楚,一旦被朱天篷引下太古星輝,那即便是太乙金仙大圓滿都難以抗衡,何況此刻身體情況無比糟糕的他。

在捲簾的目光注視下,那強勢的一擊飛馳,重重的就是撞擊在那結界之上。

只聽到『』的一聲響動,那結界就是呈蜘蛛網般破碎,急速蔓延間,雖然幾欲破碎,卻也還沒有徹底的崩壞。

「呼……」

看到這一幕,捲簾不由重重的吐口氣,伸手將額頭的冷汗擦拭,輕聲道:「好險1

將捲簾的神色盡收眼底,朱天篷的嘴角勾勒起一絲的不屑,居高臨下的說道:「捲簾,智商是硬傷,就憑你也配本元帥斗,開天一式,給我碎1

說話間,朱天篷一個轉身,挽劍揮斬。

開天劍氣飛出,重重的斬在了那幾欲破碎的結界之上。

嚓——

蜘蛛網般的裂痕破碎,結界在這一擊之下土崩瓦解,徹底的消散一空。

見狀,捲簾臉色煞白,忍不住的就是失聲叫嚷道:「不……」

下一秒,捲簾似乎想到了什麼,一緊手中的降妖寶杖,目光於瞬間就凝實,昂首看向朱天篷道:「朱天篷,受死1

顯然,捲簾知道,一旦朱天篷接引了太古星輝之力,那他必死無疑,所以唯有在朱天篷沒有行動之前將其誅殺,這樣才有可能在這樣不利的局面下翻盤。

而對於暴怒而來的捲簾,朱天篷卻絲毫不以為然,並沒有取出七星劍,反而是收起了如意劍,雙手環抱於胸膛之上,蔑視的看著捲簾道:「捲簾,本元帥說了,智商是硬傷,你以為本元帥要用七星劍跟你作戰?想法太天真了,無怪乎你是個蠢才,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知道,你就安心的去吧1

此話一出,捲簾的臉色就是更加的難看。

朱天篷這有恃無恐的態度,看得他心驚肉跳,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自己沒有想到,但是內心卻是隱隱約約的升起一絲的不安和驚心。

下一秒,那屏蔽外界的大陣破碎,只見一道道身影從白雲之外沖了進來,待看到捲簾的動作之後,各自皆是一愣,繼而大怒道:

「放肆,捲簾,別以為你晉陞了大將就可以為所欲為,襲擊天蓬元帥,甚至還要殺天蓬元帥,你這是重罪,不要說去斬仙台了,現在我就殺了你1

「捲簾,你個混賬東西,居然敢襲擊天蓬元帥,真是無恥到了一定的地步,給我死來。」

「捲簾大將,接招1

「……」

下一秒,金蟬子,道元子,天煞,楊戩凈心等人抵達朱天篷的身前,沒有絲毫猶豫的就是出了手。

一時間,刀光劍影,拳掌交加,數名太乙金仙聯手一擊,摧枯拉朽的就是轟在了捲簾的身上。

「礙…」

慘叫聲響徹,捲簾身上血光四濺,凄慘的樣子,那裡還有一絲剛剛威風凜凜模樣?

嚓——

便在此時,一道清脆的破碎聲響徹。

緊接著就是看到在捲簾的懷中,一盞琉璃燈破碎,化作星沫粉沙墜落凡間。

與此同時,數道身影浮現在場內,來者不是別人,赫然乃是六御,王母!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愣住了,本還算計得呈的得意之色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陰霾和不甘。

在那琉璃盞破碎的瞬間,朱天篷就知道這件事情不僅僅是針對他,甚至乃是針對捲簾的。

結合後世記載,朱天篷百分百可以肯定,那琉璃盞就是把捲簾打入流沙河的開端,也就是說,今日的事情,一切都是在幕後之人的算計當中,他也是棋子,且還是一個不自知的棋子。

一時間,朱天篷的內心殺機沸騰。

這一場算計,他算是徹底的告敗,捲簾剛剛晉陞為大將就要被貶下凡,可見西方教對於西遊的事情已經急不可耐。

想到這裡,在結合之前太白金星的話,朱天篷那裡不知道這一切謀划乃是源於何人?

當即,內心就是狠唳道:「觀世音嘛,不愧為闡教叛出去的金仙之一,好,很好,本元帥跟你卯上了。」

而六御,王母的出現,亦是讓本要一舉將捲簾格殺的道元子等人止步,躬身行禮道:「見過六御,見過娘娘1

對此,六御和王母僅僅是擺了擺手。

緊接著,王母便是看了那面色煞白的捲簾一眼,道:「捲簾大將,本宮前幾日琉璃盞失竊,沒想到卻是你偷的。」

「你可知道偷本宮琉璃盞的何等罪名?居然還敢貼身收藏,簡直是對本宮的侮辱,不把你送上斬仙台,打入十八層天牢,本宮怒火難平。」

「來人納,給我把捲簾送入斬仙台斬首,將其神魄拘禁送入天牢十八層,讓魁拔好好替本宮教訓教訓這膽大包天的賊子1

隨著王母發難,匆匆敢來的神將們頓時應是,就要抓捲簾去斬仙台。

看到這一幕,玉帝頓時回過神來,當即就是開口道:「且慢1

雖然答應了要將捲簾貶下凡,但是後者畢竟乃是他玉帝一脈的心腹,且這麼多年潛伏在瑤池為他也套取到了很多的情報。

如果真讓王母如此對待了捲簾,那玉帝今後在天庭的威嚴只怕會大打折扣,畢竟一個無法護住下屬的主子,可沒有幾個人會願意效忠。

王母現在玩兒這一手是要把玉帝逼上絕路,不可謂不毒!

玉帝自然也看得出來,為了他的威嚴和今後玉帝一脈的忠誠,他即便是明知道其中有圈套卻也不得不踏進去。

看著那些停頓的神將,玉帝吐了口氣,深深的看了捲簾一眼,隨即看向王母道:「娘娘,這琉璃盞已碎,捲簾縱然該死,卻也無法將其恢復如初,不如將他貶下凡間,將琉璃盞恢復之後在送還給娘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