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57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57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卷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對於捲簾的嘶吼,朱天篷不以為然的掏了掏耳朵道:「捲簾,本元帥乃是老君首徒,豈是你說襲擊就襲擊的,甚至剛剛你還想殺了本元帥,本元帥豈能容你,即便是玉帝不答應,那本元帥也會請師尊下旨,這三千劍一劍也不會少。」

此話一出,玉帝的臉色就是變得無比的難看起來。

作為權勢者,他如何不知道朱天篷此話是什麼意思,他如果不答應,那太上老君豈會拒絕朱天篷的請求?

加上此次捲簾襲擊朱天篷,也算是變相的打太上老君的臉面,一旦由太上老君下旨執行,只怕捲簾別說活著了,即便是想死都不會太容易,畢竟以太上老君的手段,讓其生不如死也是輕輕鬆鬆。

而且如果是太上老君下令,連地府的人都不敢去勾魂,更別說讓其輪迴轉世了,一生一世只怕都之後死在流沙河之內。

想到這裡,玉帝就是看了一眼還要開口咒罵朱天篷的捲簾,一揮手,金仙手段頓時就是封印了捲簾的嘴巴,吐了口氣道:「好,天蓬元帥,朕答應你的提議,從原本的四十九劍增加到三千劍1

說完,玉帝的臉色已經陰沉如霜,畢竟朱天篷這不僅僅是落井下石,甚至還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可謂報應不爽!

聞言,朱天篷微微一笑道:「如此,那天篷也無話可說了。」

說話間,朱天篷就是退到了一旁站立,那乖巧的模樣,看得玉帝嘴角抽搐,內心怒意越發的濃郁。

好半響之後,玉帝才將內心的怒火壓制,暗道:「朱天篷,你給朕等著,咱們走著瞧1同時,轉過身看向那站在捲簾身旁的神將,道;「爾等還不快去1

此話一出,那些神將頓時就是回過神,畏懼的看了朱天篷一眼之後,隨即匆忙的押解著捲簾下凡,且手段沒有一絲一毫的客氣,不停地朝著其琵琶骨破碎的地方招呼,痛的捲簾冷汗直流,眼底恐懼和怨毒之心越發的強烈。

對於這一切,朱天篷看在眼裡,內心卻是冷笑道:「捲簾啊捲簾,要怪就怪你撞到了我的槍口上,西遊將至,西方教已經出手了,本元帥如果不能塑造睚眥必報的態度,只怕很多人都會攙和其中,到時候本元帥可沒有那麼幾其周旋。」

「死道友不死貧道,更何況在原著當中你承受的乃是萬劍穿心,本元帥這般已經算是對你仁至義盡了,殺雞儆猴,要怪就怪你自己看不透這一層。」

待捲簾被押解著離去,王母看了場內眾人一眼,隨即道;「諸位道友,瑤池告辭1

說話間,王母一個閃身就是從原地消失不見,遁術之快,看得朱天篷內心跳動,暗道:「好厲害的遁術,這即便是我全力以赴的施展流雲金光遁只怕也趕不上吧,不愧是王母,不愧為道祖的道童。」

待王母離去,六御當中,天皇等人的目光在朱天篷身上停頓了片刻,便是相繼離去。

最後玉帝離去的時候狠狠的看了朱天篷一眼,那一眼的怨毒和憤怒,朱天篷看到不用看也能夠感覺得出來。

直到六御離去,場內的金蟬子等人才回過神來,再度看向朱天篷的目光不由閃過一絲的複雜,畢竟朱天篷剛剛的落井下石和斬盡殺絕確實給了他們很深的印象。

對此,朱天篷也沒有在著臉,目光掃過金蟬子等人,吐了口氣后,拱手一禮道:「多謝諸位相助,不然天篷今日危已1

此話一出,金蟬子等人亦是收起異色目光,拱手道:「天蓬元帥客氣了,即便是沒有我等,以元帥手中的七星劍也可以輕鬆禦敵。」

說完,一行人的目光就是在朱天篷的身上遊走了一下,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又似乎想到了什麼,將到嘴邊的話語又咽了回去。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那裡不知道他們想要說什麼。

輕咳一聲,朱天篷便是開口說道:「諸位,天篷現在就趕往大赤天,如果師尊不要玄武印,定然將其給予諸位當中的一人。」

說完,朱天篷思索了一下,隨即說道:「本元帥已經吩咐金耀四神將在天河等候,諸位有意要爭奪的可以去天河靜候佳音,即便是師尊收下了玄武印,本元帥也要在天河設宴感謝諸位今日援手之恩1

聽到此話,金蟬子等人不由舒了口氣,他們還真怕朱天篷反悔,畢竟玄武印可不是隨隨便便就東西,那可是氣運至寶,誰不想要將其佔為己有。

現在朱天篷表示出自己的心意,他們豈能不明白?至於去天河等候也不算什麼,畢竟作為神仙他們被的什麼不多,就是壽命和時間多。

想到這裡,金蟬子,道元子,天煞等人頓時就是拱手一禮道:「如此,那我等就在天河之內等待著元帥帶回來的好消息了。」

說話間,一行人便是駕雲準備離去。

對此,朱天篷沒有在說什麼,任由一眾人離去。

待一眾人離開之後,朱天篷的臉色才陰沉下來,雙拳緊握道:「該死的,捲簾已經下凡,沒想到他居然還在猴子之前,如此說來,接下來要麼就是針對我,要麼就是針對猴子,反正時間也差不了多遠,甚至南海的小白龍只怕也在其算計之內。」

「不行,不能在耽擱時間了,待弄清楚情劫的另一半和把玄武印這燙手山芋丟出去之後,我就必須潛心修鍊,唯有凝聚至尊五氣,改變體質且邁入太乙金仙,我才有避開那輪迴的命運,甚至變成豬八戒的命運。」

「最關鍵的是,今日的事情太上老君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後者卻沒有出現,這其中的事情我必須了解清楚,還是說西方教給予了什麼連他都拒絕不了的條件?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只怕太上老君這樣的靠山也會隨之散去,今後的我只能獨自對待這一切了。」

想到這裡,朱天篷也沒有在遲疑,流雲金光遁施展,急速的就是朝著大赤天飛去,一刻也不想在耽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