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58章 再出門牆,西遊雲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58章 再出門牆,西遊雲動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大赤天,兜率宮前,金光散去,朱天篷的身影浮現。

「噠噠——」

剛剛落地,還不待朱天篷整理一下衣冠,兜率宮之內腳步聲響徹。

只見金角一溜小跑的走了出來,看到朱天篷之後,頓時躬身行禮道:「小老爺,老爺讓你進去1

聞言,朱天篷點了點頭,顧不得整理什麼,便是邁步跟著金角走進去。

從金角那急促的神色,朱天篷看得出來,太上老君似乎在等待著自己。

很快的,兩人就是進入八卦爐所在的偏殿。

隨著朱天篷和金角進來,座位之上,太上老君擺了擺手中的拂塵道:「童兒,你們下去吧1

此話一出,金角和銀角頓時躬身行禮道:「是,老爺1隨即轉身便是朝著偏殿之外走去,臨走前將偏殿的大門帶上了。

嘎嘰——

隨著大門緊閉,朱天篷便是吐了口氣,隨即躬身行禮道:「見過師尊1

對此,太上老君沒有回答,就這樣坐在那裡看著朱天篷。

而沒有太上老君的話,朱天篷也不能起身,畢竟尊師重道乃是最基本的原則。

良久,太上老君才收回目光,擺了擺手道:「起來吧1

頓時,朱天篷就是感覺到有一股法力在將自己托起,整個人如玩偶般的站立在原地。

待朱天篷回過神來,已經看到太上老君從座位上站起身,頓時內心暗道:「好厲害的手段1同時,邁步上前緊隨。

對此,太上老君也沒有說什麼,帶著朱天篷就是走到了偏殿的一角,放眼望去那密密麻麻的架子之上,擺放著一個個葫蘆,那些葫蘆明顯就是裝著太上老君這些年煉製的九轉金丹。

停腳落足,太上老君頭也不回道:「天篷,這些乃是為師這些年煉製的九轉金丹,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留下九壺皆可1

聽到此話,朱天篷精神一振,目光看向架子,赫然聳立著十三個葫蘆,眼底閃過一絲的震驚,暗道:「留下九壺,那我豈不是可以拿四壺走?」

想到這裡,朱天篷的目光便是看向太上老君,張嘴準備詢問為何。

可惜,不待他發問,太上老君便是繼續說道:「拿了之後,你我之間的師徒緣分也該盡了,那七星劍你留著,就當為師給你留下最後的禮物吧1

說道這裡,太上老君不由一嘆,那古不變的臉龐之上閃過亦是的痛惜和無奈。

說實話,對於朱天篷,太上老君還是十分喜愛的。

不然的話,他也不會收朱天篷為首徒,更不會連無極水火蒲團這樣的至寶都賜下,可惜……

想到事情的原因,太上老君就是嘆息一聲,下意識的捏頭看向西方道;「罪孽啊罪孽,當年的債,當年的因果卻是不得不還1

聽到此話,朱天篷身軀一震,頓時就是明白為什麼太上老君會如此了。

當年人闡聯手對付截教,太清老子和玉清原始不敵手持誅仙四劍的通天教主,不得以之下請來西方二聖助陣,不僅讓其抓走了截教三千逍遙仙化作佛陀,甚至還欠下了偌大的因果。

現在太上老君突然就是要跟朱天篷斷絕師徒緣分,除了西方教拿當年因果說事兒,後者豈會隨隨便便答應?而且太上老君留下九壺九轉金丹,明顯就是給猴子留著的,也就是說,這也是為了還因果。

更關鍵的是,這樣的聖人因果還不能拒絕,所以,朱天篷和太上老君的師徒緣分在這一刻卻是必須斷絕。

想到這裡,朱天篷不由緊了緊雙拳,內心咬牙道:「西方教,你這是打算絕了我全部的退路,唯有投身你西方教才可埃」

太上老君代表著人教至高無上的教祖太清老子,他逐出門牆的徒弟,放眼三界還有幾人敢收?

闡教不行,截教朱天篷更沒戲,畢竟之前他可算計截教不止一次兩次,得罪了那麼多人,進截教不等於自投羅網。

而除了人闡截三教,三界之內還有阿修羅等勢力,但是此次明顯就是西方教的算計,誰會沒事兒冒著得罪兩大聖人的風險收下朱天篷?

一旦朱天篷失去了太上老君這樣的靠山,那他在天庭之內就可謂勢單力薄,即便是掌控著十萬天河水軍,但是在西方教的算計下卻是翻不起什麼大浪。

唯一的出路,那就是朱天篷加入西方教,唯有如此,他才能夠保住性命,當然,這樣的話,也就代表著他無路可退,甚至很可能就是遵循著原著的步伐變成那醜陋的豬八戒。

一念至此,朱天篷知道事不可為,伸手從架子之上取下四壺九轉金丹,隨即跪倒在地,叩首九次!

砰砰砰——

結結實實的叩首之後,朱天篷吐了口氣,隨即開口道:「弟子朱天篷拜別師尊,從今往後,弟子不再為老君收徒,多謝老君一直以來對天篷的照顧和教導。」

聽到此話,老君臉上的愁容更勝,朱天篷這樣的弟子,他何嘗捨得?可為了還那封神的因果,他卻不得不如此做。

伸手從懷中取出一個乾坤袋丟給朱天篷,太上老君擺了擺手道:「去吧,這裡面的火之精你帶著,早已凝聚至尊五氣1

「啪!」

乾坤袋入手,雖然知道裡面放著的乃是自己夢寐以求的火之精,但朱天篷卻開心不起來,站起身,對著太上老君躬身一禮道:「多謝老君,天篷告辭1

說完,將乾坤袋收入懷中,一步步的朝著兜率宮之外走去。

出門之前,朱天篷扭頭看了一眼在窗口負手而立的太上老君,再度深深一禮,倒退九步,這才轉身離去。

直到朱天篷的腳步聲消失,太上老君轉過身,那張臉龐之上有著一道淚痕存在,很快就是被太上老君以法力蒸發,隨即看著西方道;「還有兩個因果,接引,准提,這筆帳我記住了。」

許久,太上老君才回過神,邁步走向那八卦爐所在,口中一字一句的說道:「西遊是吧,佛門大興是吧,不毀了你西方教的佛子,我就不叫太上老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