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63章 大羅聚集,下馬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63章 大羅聚集,下馬威?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天河駐地,隨著朱天篷歸來,早已等候多時的金玉當即就是迎了上來,臉色有些急促道:「元帥,你可算回來了,您要是再不回來,這元帥府里的那些位就要動手了。」

聽到此話,朱天篷不由一愣,看了金玉一眼,隨即道:「金蟬子他們如此沒有耐心?」

說著,朱天篷的臉色就是怪異起來。

無論是道元子,金蟬子,還是天煞等人,個個都算得上乃是年輕一輩當中的翹楚,所以說,一絲的耐心還是有的。

更何況這乃是關於玄武印的爭奪,如果鬧的太過火也算是不給他朱天篷面子,到時候自然不會將玄武印交給其,按理來說還真不應該有人急於動手才是。

聞言,金玉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說道;「如果僅僅是金蟬子等人還好,但是,誒……」

說道最後,金玉嘆了口氣道:「可至從西方教的觀世音抵達,那六御當中老一輩的強者都是紛紛駕臨元帥府,現在道元子他們甚至連說話機會都沒有,就是老一輩強者之間的唇槍舌戰。」

聽到此話,朱天篷的眉頭皺起來了,暗道:「觀世音等老一輩的強者駕臨,這件事情可不好辦了。」

對於那些老一輩的強者,朱天篷很清楚,來的至少都是大羅金仙,尤其是觀世音還是准聖級的強者,能夠不顧其存在,只怕那些六御之人也弱不到哪裡去。

一念至此,朱天篷內心不由凝重起來。

從現在的情況看來,玄武印是定然保不住,如果這些人足夠無恥的話,那他甚至連一點的好處都拿不到。

想到這裡,朱天篷不由緊了緊拳頭,暗道:「好,很好,你們既然如此的不顧本元帥的顏面,那本元帥一定要讓你們狗咬狗一嘴毛。」

打定主意,朱天篷頓時吐了口氣,目光看向金玉道:「金玉叔,咱們走吧1隨即邁步就是朝著元帥府所在走去。

見狀,金玉答應了一聲,連忙邁步緊隨。

很快的,朱天篷和金玉就是來到了元帥府之外。

還不待朱天篷推門而入,其中一道張狂的聲音就是傳出:「哼,這天蓬元帥好大的架子,讓我等一眾大羅金仙在此地等他,虧他想得出來,一會兒那傢伙來了,看我怎麼教訓他1

「老鐵,你這話可就有意思了,難道紫薇大帝不想要那玄武印了?一會兒你要動手,我們一定全力支持,正好也出出這口惡氣,當然,這樣的話你也就退出了玄武印的爭奪,到時候我等一定請你喝酒1

「啊呸,老山羊,你少在那裡冷嘲熱諷的,當老子傻啊,玄武印老子是志在必得,待我把玄武印拿到手之後,在出手教訓下那天蓬元帥,讓他也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尊敬。」

「哦,老鐵幾百年不見,你是不是腦袋被什麼東西踢了,居然開竅了,真是讓我等大開眼界埃」

「……」

聽著元帥府之內的議論紛紛之聲,朱天篷的眼底不由閃過一絲的陰冷。

雖然他的修為不高,但他也明白,自己的抵達裡面的那些傢伙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卻還是說出這樣的話音,明顯就是故意做給他看的,為的就是給他一個下馬威,到時候任由那群傢伙擺布。

想到這裡,朱天篷的眼底一寒,暗道:「一群老不死的傢伙,想給我下馬威,那咱們就看看到底是誰主導這場爭奪。」

一念至此,朱天篷沒有絲毫遲疑的,一推手就是將大門推開,邁步便是朝著其中走去。

隨著大門被推開,元帥府之內,那議論紛紛之聲就是戛然而止,陷入了寂靜當中。

朱天篷一邊邁步走向大殿,內心卻是冷笑連連。

如果剛剛他是猜測,沒有什麼根據的話,那現在的局面就是確定了他的猜測,這些傢伙就是在給他下馬威。

抬腳邁步間,朱天篷就是走入了大殿之內。

放眼望去,大殿之內坐著數道身影。

左上角坐著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鶴髮童顏留著一個山羊鬍子,此刻正端著一杯茶品嘗,一副仙風道骨模樣卻是讓人側目。

右手邊坐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大漢,國字臉,濃眉大眼間一臉的煞氣,赤『裸』著健碩的上半身,此刻正瞪著那鈴鐺大的眼睛盯著朱天篷,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在他的身上湧現。

看到這兩人之後,朱天篷就是在內心暗道:「這應該就是剛剛對話的兩人吧1

隨即,朱天篷的目光繼續看去。

在左手邊還有兩道身影,一名青年閉目端坐,背脊筆直如劍,一身正氣昂然。

還有一人約四十來歲,弓著身子,整個人披著一個黑色的斗篷,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那一雙如鷹般銳利的眸子,以及那周身散發出的陰霾之氣。

看到這兩人,朱天篷的眸子一縮,內心失聲道:「好厲害的兩人1

那披著斗篷的男子身上陰霾之氣導致整個大殿的溫度下降數倍,且帶有很大的腐蝕性,將其身旁的桌案都腐蝕出有絲絲風化的痕。

而即便是其如此強悍的陰霾之氣,在接近那閉目養神的男子之後,頃刻間就是被其強悍的氣勢擊潰,那一陰一陽成就鮮明的對比。

除了左手邊的這二人之外,右手邊也還有兩人,坐在那壯漢旁邊的乃是一個身披道袍,手持拂塵的男子,男子的身後道元子靜靜的矗立著,似乎對其十分的恭敬。

至於另外一位,則是西方教的觀世音菩薩。

作為全場唯一的女性,觀世音可謂美麗動人,精緻的五官,烏黑的長發,身著一件白色的長裙,隱約可見其火辣的曲線,一雙玉足沒有穿鞋就這樣暴露在外,白皙透徹宛如白玉。

最令人動容的乃是其身上的氣質,神聖,祥和,親切,給人的感覺就是那種存在於幻想當中的完美女性,雖然不如嫦娥,卻也和月華有的一拼,可謂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不過朱天篷僅僅是看了一眼之後,邁步就是朝著主座走去,對於觀世音那絕美的容顏卻是絲毫不為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