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65章 交易黃蓮子,打臉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65章 交易黃蓮子,打臉觀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說完,壯漢就是一副志在必得的笑道:「怎麼樣,天蓬元帥,這東西你無法拒絕吧1

聞言,朱天篷不由沉默了,這紫薇三葉草雖然很好,但是卻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帝氣,操控萬雷,雖然都是極其珍貴且厲害的手段,可在黃蓮子面前卻是顯得有些黯然失色,朱天篷想要的也是那黃蓮子。

想到這裡,朱天篷僅僅是看了那壯漢一眼,隨即目光就是定格在黃蓮子之上,意思不言而喻。

一時間,壯漢臉色神色一僵,尷尬之際眉宇間卻也是升起一絲的憤怒,但更多的卻是無可奈何,等著那山羊鬍的老者,就好似有殺父之仇般。

而這一幕,亦是看得之前開口的兩人面色鐵青。

朱天篷對他們拿出來的寶貝視若無睹,這已經是說明了問題,一時間,兩人分別看向老者,目光當中透露著不甘和不解。

畢竟黃蓮子不過區區後天之物,是如何讓朱天篷能夠無視他們拿出來的寶貝的,這其中又到底有什麼關聯或者秘密?

一時間,場內的氣氛就是變得極其寂靜。

就在此時,人群當中青年睜開眼,緩緩從座位上站起身,道:「天蓬元帥,此乃天皇大人給的誠意。」

說完,青年一揮手,一朵閃發著紫色光韻的蓮花出現在他的手中,足足有三品之多,同樣亦是散發著後天的氣息。

看到這一幕,山羊鬍老者的臉色一僵,眉頭皺起間卻是有些不甘和惱火。

而其餘三人的目光亦是定格在那三品紫蓮之上,皺眉道:「這是什麼蓮花?看上去也就後天靈寶的級別罷了,天皇也太摳了吧1

對此,青年沒有在意三人的話語,目光直勾勾的盯著朱天篷道:「天蓬元帥,天皇說了,即便是你今日不選擇這三品紫蓮,他也會給你一個得到它的機會,只不過那樣的話你卻需要付出一些代價。」

聞言,朱天篷點了點頭,隨即躬身一禮道:「多謝天皇1

從後者的話語當中,朱天篷知道,天皇是真心要把這三品紫蓮給他,至於那所謂的代價只怕也不會但這也比讓他去天皇那裡搶要好得多。

說完,朱天篷就是轉頭看向山羊鬍老者,道「前輩,這玄武印歸後土大帝了。」

說話間,朱天篷直接就是取出玄武印,心念一動將那盒子收起,頓時,玄武印那強烈的氣運波動璀璨,當即就是勾起了場內眾人的矚目。

老者在楞了一下之後,繼而大喜。

在看到三品紫蓮的時候,他還以為沒有希望了,畢竟相對於蓮子,蓮花要重要很多。

可他怎麼也沒想到朱天篷想都不想的就是給了自己,這當真是意外之喜。

沒有絲毫遲疑的,老者就是揮手將玄武印收入囊中,隨即將黃蓮子遞給朱天篷,臉上笑容滿面道「多謝天蓬元帥,後土大帝說了,只要天蓬元帥願意將此物給他,就算大帝欠元帥一個人情。」

聽到此話,朱天篷愣了愣,很快就是回過神來,微笑道:「如此,那就多謝後土大帝了。」

直到兩人交易完成,場內的觀世音走了出來,深深的看了朱天篷一眼道:「天蓬元帥,你為何不看西方教的誠意?」

此話一出,本來還準備對朱天篷發難的老鐵和其餘幾人都是一頓。

的確,相對於他們的失敗,這觀世音可是場內唯一的准聖,可自始自終都被朱天篷給無視了,這差距待遇卻是讓他們在一瞬間有種心理平衡的感覺。

同時,他們也是很好奇,畢竟西方教此來派出了觀世音,定然也是有重寶要來換取玄武印,朱天篷為何如此對待?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朱天篷看了觀世音一眼,隨即道:「西方教?這玄武印乃是我東方的寶貝,本元帥豈能讓東方的寶貝流落到西方去,再說了,如果是金蟬兄來本元帥還給他幾分薄面,觀世音你嘛,本元帥還真不認識你。」

噗哧

此話一出,場內翹首以盼等待朱天篷回答的幾人就是失聲一笑。

著實沒想到朱天篷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同時,朱天篷也是引起了他們的好感。

說白了,大家都是玄門的人,即便是內鬥不斷,卻也不是你西方之人能過開插足的。

更關鍵的是,這東西落在了後土大帝的手裡,其麾下御統的大多數都是巫族成員,雖然有些意外,卻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畢竟相較於其餘人身後的實力,這已經敗落的巫族,當真還沒有什麼可忌憚的,最多也就是延綿一下巫族的生存罷了。

而且能夠看到西方教准聖級強者觀世音出醜,這明顯就是此行最大的收穫。

一時間,幾人的臉上都是掛著笑容,看得觀世音柳眉緊皺,臉色鐵青,那拿著玉凈瓶的手亦是抖了幾下,卻也沒有貿然的出手。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內心舒了口氣。

他倒不是有什麼東西方之見,而是因為答應過王母,這東西自然不能給西方教。

更關鍵的是,觀世音在抵達天庭之後接連算計,朱天篷一次又一次的被其擺布,這樣的感覺可不好,現在抓住機會,朱天篷不找回點利息,如何對得起自己。

好半響之後,觀世音才將怒容收起,小嘴微張呼了口氣,隨即恢復平靜道:「如此,那貧僧告辭了。」

說完,觀世音轉過身,邁步便是朝著大殿之外走去,那平靜的模樣,卻是讓人感覺到一股風雨欲來的躁動。

同時,朱天篷內心亦是升起一絲的不安,雖然不知道這不安源於何處,但只怕跟觀世音脫不了關係。

不過很快的,朱天篷就是將這一絲的不安壓制,現在的他還真不怕觀世音,有本事他殺了自己,那西遊也就徹底泡湯了,西方教還拿什麼去大興。

懷中這樣有恃無恐的心理,朱天篷很快就是恢復回來,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本元帥就不送菩薩了,金耀,幫本元帥送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