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67章 試探無果,轉移話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67章 試探無果,轉移話題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聞言,朱天篷眉頭一皺,金蟬子那苦澀的模樣,明顯沒有作假,也就是說,他也不知道觀世音會代替他來參加這次的交易。

就在朱天篷準備開口為金蟬子解圍的時候,金蟬子卻是滿臉苦澀的吐槽道:「諸位,我真不知道那觀世音會代替我,我師尊讓她來天庭說是為了什麼大事兒,且明令讓我主持交易的事情,可沒想到的是到了現在,居然是她來談,我冤納1

聽到此話,朱天篷頓時內心一動,以眼神制止了要吐槽金蟬子說謊的楊戩三人,隨即開口說道:「金蟬兄,這如來派遣觀世音來天庭是為了什麼?」

說完,朱天篷的目光就是直勾勾的盯著金蟬子,不放過後者一絲一毫變幻的神色。

雖然朱天篷內心想得過後者乃是為了促使西遊的加快進行,但是還是想要知道具體的事宜,這樣的話,他今後也好有一個防備之心不是。

楊戩三人亦是回過味來,既然事情都已經成為定局,那也沒有什麼好在繼續追究的,反之,這觀世音出靈山來到天庭到底是為什麼,這卻是讓人好奇的。

面對四人的目光,金蟬子苦澀的搖了搖頭,隨即說道:「天篷兄,這一點我真不知道,當時我回去的時候,師尊他們已經商議完畢了。」

「而且待我將玄武印的事情說完,師尊就是讓我帶上的寶貝前來,同行的還有觀世音菩薩,可是無論我怎麼問她,她就是不回答我。」

說道這裡,金蟬子的眼底就是閃過一絲的憋屈。

畢竟他乃是如來的首席大弟子,可以說,除了如來和那些古佛之外,他的地位最高。

可是觀世音卻不鳥他,這讓金蟬子感覺到無比的憤怒和不甘心。

看著金蟬子那垂頭喪氣的模樣,朱天篷內心不由嘆了口氣,暗道:「看來想要找金蟬子打探消息是不可能的了。」

想到這裡,朱天篷很快就是回過神來,吐了口氣之後,捏頭看向楊戩,開口詢問道:「那楊戩兄,你們怎麼也退出爭鬥了?」

剛剛只有南極大帝出價,而且出價很高,三柄先天靈寶。

但是無論是楊戩身後的玉鼎真人,還是哪吒,凈心身後的太乙大帝都似乎選擇了退出,這讓朱天篷不要的就是為之好奇。

對此,楊戩三人對視一眼,隨即苦笑道:「天篷兄你有所不知,南極大帝遊說了師尊,說玄武印即便是換到了也是獻給師祖的,所以我們三家就是將寶貝合在了一起,誰想到天篷兄居然不為三柄先天靈寶所動,而是選擇了那沒什麼用的後天蓮子。」

說道這裡,楊戩三人的眼底就是閃過一絲的好奇,抬頭看向朱天篷道:「天篷兄,你到底是為什麼選擇那後天蓮子啊,三柄先天靈寶啊,那可是三柄先天靈寶埃」

聽完三人的解釋之後,朱天篷徹底明白了。

他剛剛還在不解這南極大帝怎麼會那麼大的手臂,足足三柄先天靈寶,且最低都是中品先天靈寶。

現在全都明白了,三家把寶貝湊在一起,本來以為是志在必得,誰成想朱天篷會選擇黃蓮子。

當然,朱天篷也不能將這件事情說出去,畢竟按照太上老君的講述,一旦他要以蓮子成就神魔體,那就會遭遇到全三界修士的追殺,這要是暴露了,豈不是自找麻煩?

想到這裡,朱天篷的眼珠子不由一轉,很快的,一道靈光就是在他的腦海中升起,暗道:「有了。」

輕咳一聲,朱天篷開口說道:「豈是也沒什麼,幾位大帝我都得罪不起,而後土大帝乃是巫族,眾所周知巫族不修元神,即便是將那氣運靈寶給他,那也僅僅只能延續巫族的氣運罷了。」

「而且如果今日我將那玄武印給其餘大帝當中任何的一位,甚至乃是西方教的觀世音,只怕我都會吃不了兜著走,甚至很可能在惱怒之下,眾人還會在我這元帥府之內爭鬥一場,那樣的話,元帥府毀了是小事兒,但是我如果被波及誤傷了,那隻怕也就是吃個啞巴虧。」

「最關鍵的是,我剛剛一進來紫微大帝那名親衛就是嚷嚷著要給我好看,我如果選擇了其餘大帝,只怕那人第一個饒不了我埃」

說完,朱天篷便是做出一副傷感和無奈的神色,目光卻是悄然的打量了一下金蟬子四人。

待看到四人一副恍悟且相信的模樣,朱天篷內心才舒了口氣,暗道:「總算混過去了。」

又過了一會兒之後,朱天篷便再度開口說道:「四位,三日之後本元帥要在天河開辦一場宴會,慶祝一下得到那戰神榜首的位置,到時候還請諸位能夠賞臉駕臨1

此話一出,金蟬子和哪吒的眼睛頓時就是亮了,開口道:「天篷兄,有好酒嗎?」

凈心一臉茫然,好似還沒有回過神,楊戩則是臉色微變,顯然經歷了上次天牢的妖魔釀,他對於喝酒卻是有些一絲的陰影。

對此,朱天篷哈哈一笑道:「這個自然,當然有美酒,而且到時候我還會請來天庭的舞姬,大家可以大飽眼福一番。」

聽到此話,金蟬子和那哪吒的興緻頓時高亢起來,美酒,美人,這樣的宴會豈能錯過?

想到這裡,兩人頓時就是點頭道;「天篷兄方向,到時候兄弟一定來天河賞臉1

見兩人答應,朱天篷沒有太過的高興,在確定四人沒有在糾結於之前的話題,這才讓他重重的舒了口氣。

還不朱天篷開口,楊戩和凈心就是開口說道;「天篷兄,三日之後我怕是來不了了。」

說完,楊戩和凈心就是對視一眼,緊接著凈心就是率先開口說道:「師尊在九天戰場之內正在和人爭奪著一些東西,我獨自打理大帝府,卻是不能出來。」

緊接著,凈心就是對著朱天篷一拱手,表示歉意。

見此,朱天篷自然也不會強人所難,且凈心的確是走不開,當即就是開口說道:「好,既然凈心兄弟有事兒那就算了,不過臨走前一定帶上一些美酒,那些可都是我朱家的那些小輩釀造的,比之一般的仙酒卻是強上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