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78章 誤墜寒池,嫦娥是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78章 誤墜寒池,嫦娥是妖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噗通——

伴隨著一聲巨響升起,朱天篷一臉懵逼的從一座寒冰水池之內站起身。

搖了搖頭,將耳朵之內的水抖出,朱天篷不由打了個寒磣道:「不對啊,這太陰星上哪兒來的水?此地是那裡?」

「我這是在哪兒?剛剛抓住天馬王的應該是后羿吧,被他一下子甩出來,尼瑪,這裡不會不是太陰星吧?」

口中說著,朱天篷便是放眼打量四周。

只見水池旁,小亭樓閣,白玉鋪地,水中寒氣瀰漫,卻是宛如仙境!

下一秒,朱天篷的目光定格在一處,繼而忍不住大家是到吸引了一口涼氣:「嘶……」

只見在他身前不遠處,嫦娥此刻一絲不『掛』且滿臉震驚的矗立在那裡,那白皙如羊脂的肌膚,那高高聳立的雙方,盈盈一握的細腰,以及那神秘的幽谷,造就的衝擊感跟在天河之下相遇弱水一般的強烈。

緊接著,朱天篷只覺得鼻頭一熱,有溫熱的液體從其中流出,滴落在小池濺起一個血色紅暈波瀾。

「咦,那是……」

猛然間,朱天篷的眸子一縮,目光定格在嫦娥那雙峰之上,在那裡,有著一個宛如紋身一般的存在,那乃是一隻三足鳥,展翅欲翱翔,隱隱約約間,朱天篷能夠感覺到那紋身之內,有一股熟悉的波動瀰漫卻又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

就在朱天篷思索那圖案之內波動之際,嫦娥已經回過神來,頓時那張俏麗的臉頰鐵青,一雙美眸之內有著一種曰怒火的東西升騰,其大羅金仙的威壓瀰漫,咬著牙一字一句道:「天蓬元帥,你看夠了嗎?」

聽到此話,朱天篷頓時回過神來,身軀一抖,內心暗道:「完蛋了,這嫦娥連手都不讓除了后羿之外的人碰,我現在看了她的身子,那……」

想到嫦娥很可能殺自己滅口,朱天篷那裡還顧得了那些,一個閃身就是從水池之內縱身躍起,流雲金光遁施展,急速的就是朝著外界衝去。

可惜,才剛剛飛出數丈,嫦娥的身軀就是擋在了朱天篷的身前,不知何時其身上已經套上了一件白色的宮裝,但因為之前沐浴的緣故渾身遍布著水珠,那宮裝在池水的侵蝕之下卻是貼在了嫦娥那完美的嬌軀之上。

一時間,那朦膿的火辣卻是讓朱天篷看得內心燥熱不安,可還不待他多看兩眼,嫦娥冷厲的聲音便是隨之響徹:「走,天蓬元帥,你以為你走得了嗎1

緊接著,朱天篷就是感覺到周身被一股無名的大勢籠罩,僅僅是氣勢的擠壓就讓他感覺到渾身難受幾欲炸裂。

感覺到體內的情況,朱天篷不由大驚失色,內心驚呼道:「好強,這就是大羅金仙嗎?這還是那個看上去孱弱的嫦娥嗎?她的氣勢也太強悍了吧1

還不待朱天篷回過神,嫦娥便已經飄身來到他的身前,緩緩伸出那白玉一般的玉臂,口中低聲道:「天蓬元帥,雖然我很感謝你讓羿蘇醒,哪怕沒有恢復記憶,我對你也是感激不荊」

「但是你錯就錯在不該看了我的身子,我的羿的女人,被你看了身子就是對羿的不忠,所以,今日你必死無疑。」

「天蓬元帥不要怪我,我真的不想殺你,但是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我已經沒有了選擇。」

說話間,嫦娥手掌當中就是匯聚起了法力,準備出手終結朱天篷。

同時,朱天篷亦是感覺到渾身擠壓的更加強烈,體內至尊金氣,至尊木氣,至尊水氣沸騰,不斷抵擋著氣勢對五臟六腑的傷害。

嗡嗡——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嗡鳴聲響徹,緊接著在朱天篷腰間掛著的斬妖劍突然出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向嫦娥,如果嫦娥不避開的話,只怕斬妖劍下,必死無疑!

看到這一幕,嫦娥一驚,失聲道:「斬妖劍1

同時,她也顧不得對朱天篷痛下殺手,一個閃身就要閃避斬妖劍的襲擊。

噗哧——

斬妖劍劃破嫦娥的玉臂,一抹淡金色的血液璀璨,繼而落在地面。

嫦娥亦是悶哼一聲,身形劃出十數丈落地,嘴角有一絲鮮血溢出,尤其是那被斬妖劍擊中的手臂,傷口卻是無法癒合,甚至斬妖劍氣還在不斷的肆掠破壞。

滋滋——

只見廣寒宮之內那至陰的寒玉,被那淡金色的血液腐蝕焚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凹陷出了一個成人拳頭大小的洞!

朱天篷亦是感覺到那禁錮者自身的力量消散,整個人又恢復了自主能力。

探出手抓住斬妖劍的劍柄,朱天篷翻身落地,口中鮮血溢出,雖然嫦娥的這一擊沒有落下,但是剛剛氣勢的擠壓卻還是讓他的五臟六腑受到了創傷。

不過對於這一切,朱天篷卻沒有在意什麼,緊了緊手中的斬妖劍,眉頭一皺間周身殺氣悄然瀰漫而出,目光死死的盯著嫦娥道:「你到底是誰1

在朱天篷的記憶當中,嫦娥乃是人族,且還是最古老的一批人族,畢竟出生乃是在巫妖時代。

可現在呢?

斬妖劍居然對嫦娥產生了敵視,甚至斬妖劍護住的劍氣居然能夠對大羅金仙級的嫦娥造就如此大的創傷,那就唯有一個可能性,嫦娥不是人,而是妖!

嫦娥為妖,這一點如何不讓朱天篷震驚?同時都懷疑眼前的人不是嫦娥,而是什麼妖怪變化的。

最關鍵的是,那淡金色血液居然將至陰寒玉焚寂,這和朱天篷了解的嫦娥也不是一個人,畢竟太上老君曾經說過,嫦娥的體內蘊含至陰寒氣,如果有至陰寒氣的話,其血液不可能如此的熾熱才對。

在朱天篷的目光注視下,嫦娥緩緩的抬起頭,那美眸一金一銀,一個熾熱如火,一個陰寒如冰,顯得十分的邪異,但配合上嫦娥那絕世的容顏卻又美艷的讓人心動。

看了朱天篷一眼之後,嫦娥的眸子就是定格在他手中斬妖劍之上,有些患得患失的說道;「這一切都是命啊,為什麼,為什麼這柄凶劍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它會在你的手裡,為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