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80章 情劫毀后羿,金烏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80章 情劫毀后羿,金烏屍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跟著后羿,一路來到了月桂樹下,在那玉石桌子旁坐下后,后羿開口道:「二弟,你還有酒嗎?」

聽到此話,朱天篷沒有遲疑,直接就是從乾坤袋之內將朱家小輩釀出的酒取出,道:「大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記憶真的恢復了?」

一邊詢問著,朱天篷便是將酒罈打開,頃刻間酒香撲鼻,環繞著月桂樹下的區域。

對此,后羿沒有說話,直接就是伸手抓起一壇酒,『咕咚咕咚』的就是喝了起來。

沒多久,一壇酒就被喝光了,后羿放下酒罈,身上將嘴角的酒水擦去,隨即開口說道:「二弟,我的記憶並沒有完全恢復,只是當年我立下月桂不倒,后羿不復巫的誓言,所以想要恢復全部記憶必須將月掛樹砍到1

「但是雖然無法一下子就恢復全部的記憶,但是這些天以來我一直以開天九式來砍伐月桂樹,月桂樹已經不復昔日堅固產生了很多的裂痕,也正是因為這些裂痕,我的記憶才一點一滴的開始復甦。」

聞言,朱天篷下意識的扭頭看向月桂樹,作為十大先天靈根之一,且紮根太陰星有著無盡寒氣支撐,按理來說是不會損毀的。

但是此刻的月股樹之上已經遍布著斧痕,且有著強烈的意境波動,阻礙著月桂樹的恢復,同時也在侵蝕著月掛樹本源,長此以往下去,這從開天之初就存在於太陰星之上的月桂樹,只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斷裂。

想到這裡,朱天篷的目光就是看向後羿道:「大哥,你的記憶開始恢復,難道就因為這個你就懷疑大嫂,不,嫦娥的身份?」

這一點朱天篷很好奇。

畢竟按理來說,這后羿即便是恢復了一些記憶,但他和嫦娥之間的記憶應該是美好的才對,不然當年他也不會因為嫦娥而怒戰妖庭,甚至在妖皇妖帝都拿他沒辦法的時候還在太陰星之上立下月桂不倒,后羿不復巫的誓言!

可既然雙方如此相愛,又到底是什麼讓后羿對嫦娥產生了懷疑,甚至不惜藉助他的手來試探嫦娥!

要知道,如果嫦娥沒有問題的話,那后羿豈不是就是讓他人看了自己媳婦兒的身子,這擱在後世都沒幾個人忍得了,何況是現在這種古代時期。

對此,后羿尷尬的撓了撓頭,隨即說道:「說實話,為兄也沒有多大的把握,只是記憶中想到師尊的話,這才起了懷疑的心思。」

「而且這也就是這兩天的事情,本來為兄是打算自己去試探的,要不是那天馬王,為兄也不會讓二弟去幫我一探究竟。」

「二弟,不要怪為兄,為兄也是逼不得已,當年的我一門心思放在嫦娥身上,當時師尊說我被情劫蒙蔽了雙眼,失去了本心讓他返回巫族,那時候我的還不相信跟師尊賭氣,直到現在為兄才明白,情之一劫是何其的可怕,哪怕當年的我已經足以媲美聖人,可還是擋不住它的侵擾和降臨。」

說道這裡,后羿嘆了口氣,似乎想到了什麼,從懷中取出九團妖艷的火球放在桌案上,道;「二弟,為兄也不會白白讓你陷入危機,這東西對我已經沒什麼用了,但是對二弟卻是好東西,至少二弟煉化他們能夠提前掌控至尊火氣1

聞言,朱天篷的目光頓時就是看向桌案上的東西,對於能夠加速凝結至尊火氣的東西他還真有些動容。

畢竟太上老君八卦爐之內的火之精雖然足夠,但是那消耗的時間卻夠久,不然他也不會算計拖延時間的伐妖之戰。

只見那桌案之上,九團火球璀璨,金色的羽毛光澤耀眼,一絲絲帝皇之氣於其中瀰漫,雖然細微卻也是真實存在的。

更加讓朱天篷感覺到驚訝的是,那九團火球之內的東西都散發出堪比大羅金仙的餘威,可見其身前修為之上都在大羅金仙的程度。

待目光適應了一會兒之後,朱天篷終於看清楚那九團東西是什麼了,頓時震驚的從座位上站起身,失聲叫嚷道:「這是……三足金烏1

不錯,擺在他面前的不是別的,正是那巫妖時期御統諸天的三足金烏。

足足九頭,朱天篷想都不要想都知道這是什麼,就是當年被后羿射殺的九日,三足金烏一脈當中的九大太子!

想到現在九天之上那十太子帝一稱妖皇的局勢,在看看那桌子上的九天金烏屍體,朱天篷不由在內心感慨造化弄金烏。

最關鍵的是,這三足金烏作為天地間至剛至陽的神獸,他的屍體就是火焰的凈化,比之八卦爐之內的火之精強悍了數百倍不止,將這九頭三足金烏吞噬煉化,別說凝聚至尊火氣,哪怕是造就神宮都有充裕的。

一時間,朱天篷的臉色就是有些變幻不定起來,不過更多的乃是激動,高興和迫不及待。

看到朱天篷的神色變化,后羿楞了一下,沉吟了片刻之後,隨即開口詢問道;「二弟,你見過這三足金烏?」

聞言,朱天篷頓時回過神來,知道自己是失態了。

畢竟當年他得到太一屍骸的一滴精血練就三十六天罡變化之術的第一變在之後其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此刻面對九大金烏屍體,是表現的有些讓人懷疑。

沉吟了一下,朱天篷便是開口說道:「大哥,這三足金烏我的確見過,在九天戰場之上,十太子帝一稱妖皇,當年就是因為他,我還跑到九天戰場之上去轉悠了幾圈。」

聽到此話,后羿點了點頭,隨即道:「三足金烏沒有一個是好東西,當年如果不是太一和帝俊來得快,我一定把那小畜生也給殺了。」

說道這裡,后羿的眼底就是閃過一絲的仇恨,開口道:「十日出扶桑,肆掠了大地足足三年的時間,三年裡上百億的人族,巫族身死,甚至連我至交好友夸父都是死在了那些小畜生的手中,如果不是現在我不能離開太陰星,我一定要上九天將那最後的孽畜斬殺1

此話一出,朱天篷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十日橫飛,大地枯萎,無數人族浮屍的場景,一時間,內心卻是湧現起一絲的怒火,那是源於人族骨子裡對三足金烏的仇恨,上百億生靈納,就因為金烏十大太子全部被暴晒而死,那樣的痛苦,那樣的怨恨,那樣的無助,是多麼的讓人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