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382章 天馬王引禍端,金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82章 天馬王引禍端,金烏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天河駐地,隨著朱天篷歸來,頓時整個天河之內的人都是為之沸騰了起來:「元帥!元帥!元帥」

伴隨著歡呼聲的響徹,朱天篷騎著天馬王歸來,目光掃過全場,眼底頓時就是升起一絲的豪氣,緊接著,朱天篷從天馬王的背脊之上站起身,口中開口道:「本元帥成功了1

此話一出,地面上天河水軍和天河守軍頓時就是單膝跪地,口呼:「元帥威武1

見狀,朱天篷點了點頭,隨即說道:「都起來吧,明日開始伐妖之間,爾等都先去休息吧。」

「是1

伴隨著一道應是聲響徹,緊接著天河水軍和天河守軍就是在金耀等四大神將的吩咐之下離去,紛紛準備明日的爭戰。

待所有的天河水軍和天河守軍離去,朱天篷便是騎著天馬王落在地面上。

頓時,金耀四將便是迎了上來,滿臉喜色的說道:「恭喜元帥降服天馬王,成為繼天帝之後第一個降服天馬王的神仙1

聽到此話,朱天篷的臉上的神色瞬間就陰沉下來了,暗道:「繼天帝之後第一個降服天馬王的神仙,那豈不是」

想到某種可能性,朱天篷一時間內心就有凝重,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豈不是他一下子就是成為了眾矢之的?

畢竟這個名頭很唬人,對於某些人而言,這簡直就是要命!

看到朱天篷的臉色變化,金耀四將頓時就是感覺到一絲的不對勁,不解的開口詢問道:「元帥,你怎麼了?」

聞言,朱天篷回過神來,眼底閃過一絲的寒芒,喃喃道:「好,很好,沒想到本元帥居然也有這一天,自己挖坑給自己跳1

到了現在,朱天篷那裡還不明白,這天馬王簡直就是坑,是敢降服天馬王就是找死,畢竟那可是代表著天帝之後的人,誰降服天馬王,在某種意義上將,那就是第二天帝!

許久之後,朱天篷才將自身的情緒壓制,隨即看向金耀四人道:「沒什麼,明日要進行伐妖之戰,你們也去好好的修養一下。」

聽到此話,金耀四人的眼底閃過一絲的異色,從朱天篷現在的情況看來,這件事情定然是很嚴重,甚至嚴重到一種讓他們都無法想象的程度,不然的話,朱天篷也不可能露出這樣的神態,甚至一點一滴都不跟他們講。

想到這裡,金耀四人對視一眼,隨即開口說道:「遵命1緊接著,金耀四將便是轉身離去。

目送四人離去,朱天篷的臉色便是徹底的陰沉下來了。

天馬王的威脅太大了,他剛剛之前還有些沾沾自喜,到了現在之後才明白,不是沒有人能夠降服天馬王,而是沒有人敢降服它,現在朱天篷降服天馬王,只怕已經觸動了某系人的利益。

想到這裡,朱天篷的目光就是看向凌霄殿所在的地方,面色陰沉道:「玉帝,本元帥等著1

說完,朱天篷便沒有在遲疑什麼,邁步就是朝著元帥府走去。

事已至此,他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退路,唯有不斷的強化自身,唯有源源不斷的前進,他才能夠擋下這再度加劇外界威脅。

很快的,朱天篷就是回到了元帥府之內,沒有什麼遲疑直接進入密室。

待密室的斷龍石關閉之後,朱天篷就是來到了座位之上,重重的吐了口氣道「九大金烏的屍骸,應該足以讓我將至尊火氣凝結了吧1

說話間,朱天篷一揮手,緊接著九隻金烏的屍骸就是飛出,整個密室之內的氣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飆升。

嘎嘎

烏啼響徹,在那九具已經死亡的金烏屍骸之內,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有三足金烏的殘魄存在。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傻眼了,忍不住的就是呼喊道:「怎麼可能1

三足金烏,那可是在巫妖時代就是被后羿給射殺了的,也就是說,這些都是已經死了數萬年的存在。

可是現在居然還能看到殘魄,豈不是說這些傢伙很可能沒有死?

想到這種可能性,朱天篷淡定不了了。

如果九大金烏真的沒有死的話,那對於他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兒,畢竟他還想著九大金烏的屍骸來煉製至尊火氣。

一念至此,朱天篷頓時就是從座位上站起身,抬腳邁步之間就是來到一團金烏屍骸之前,伸手抓住其一只翅膀,神魂當即探入其中。

下一秒,朱天篷只覺得眼前一花,緊接著整個人就出現在了一座島嶼之上。

這座島嶼不大,最引人注目的乃是一株蒼天大樹。

這株大樹呈現妖異的血紅色樹桿,一根根金色的葉子隨風飄擺,其中有著一絲絲太陽金焰的波動存在。

還不待朱天篷回過神,一道激動中帶有絲絲失落的呼喊聲從外界傳來:「大哥,二哥九哥,我回來了,這人間還真是有意思,可惜,咱們每次都只能出去一個,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天上,一點也不好玩1

緊接著就是看到一頭三足金烏拍打著翅膀歸於,一塊石碑頓時就是引起了朱天篷的注意。

只見那石碑立於島嶼的邊緣,上書兩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湯谷!

看到那兩個大字,朱天篷的眸子不由的就是一縮,繼而失聲道:「金烏出湯谷,這地方居然就是傳送中的湯谷,那這株樹豈不是扶桑1

說道這裡,朱天篷頓時就是扭頭看向那血色大樹,眼底頓時迸射出一道熾熱的神色,喃喃道:「扶桑,這居然就是十大先天靈根之一的扶桑樹,金烏太子的搖籃,據說是十大金烏出身之後不久就是被關在這裡,每日只能有一名三足金烏從其中飛出。」

下一秒,朱天篷只覺得眼前一花,緊接著那剛剛還在島嶼之外的三足金烏就是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歪著腦袋盯著朱天篷道:「三哥,你怎麼在這裡啊,難道被大哥他們排擠了?」

聽到此話,朱天篷只覺得雙耳嗡鳴,繼而眼前一黑,再度睜開眼卻是發現自己身處於密室之內,那搭在三足金烏翅膀上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收回。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駭然的看了看面前的三足金烏屍骸,繼而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