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仙官>第四百零八章 木工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八章 木工坊

小說: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 類別:女生小說

京州某處。

聖朝管轄各州地,京州不算最大,但絕對是人口最多的一個州地,有些地方繁華如錦,出入都是上層人士,而有些地方,卻是平頭老百姓生活的地方,當然,越是這種地方,越是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

此刻,楚弦和軒月谷就在京州一個民巷當中。

這裡屋舍破舊,卻是人口稠密,商販、匠人、各行各業,都居住在此。楚弦此刻身穿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粗布衣衫,就連頭髮,也是簡單豎起,用一根竹籤插著,看上去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民家子弟。旁邊軒月谷早用秘法收斂氣息,一幅窮酸中年書生的打扮,當然,軒月谷本就是道仙,氣息可以收斂隱藏,修為可以壓制,但氣質很難更改,不過好在,這裡類似窮酸卻不得志的文士有不少,有的是幫人寫字,有的是幫人算賬,還有的是在最底層的學堂里教書,所以這樣的打扮和有些鶴立雞群的氣質,倒也不是特別引人注目。

來這裡,除了楚弦和軒月谷之外,沒人知道。

這也是楚弦的主意,為此,說服軒月谷也是耗費了楚弦的不少口舌,好在最後是說通了。

「你在這裡,究竟要找什麼?而且還搞的這麼神神秘秘。」軒月谷本是一個惜字如金,絕對不善言談之人,但這幾日和楚弦相處的久了,熟了,所以話也多了起來,當然,最主要的還是楚弦能說,時不時問他,請教他,搞的軒月谷居然也是習慣於此,這次突然連他也瞞著,什麼都沒說,自然是讓軒月谷十分好奇,這才發問。

楚弦搖頭:「這件事很重要,暫時不能說1

顯然,楚弦口很嚴。

軒月谷越發好奇,但他自持身份,楚弦不說,他也不好追問。

這一路走來,見識的都是京州最底層百姓的生活,雖然不怎麼富足,但卻是很安逸,像是路邊很多都是用布搭著雨棚,有賣各種吃的,豆汁油條,麻花黏團,可謂是應有盡有,而且也便宜,路邊兩大碗茶水,只要一文錢。

時常可以看到販夫走卒,還有各種匠人坐在路邊,喝水休息。

幾個半大的孩子嘰嘰喳喳,手裡拿著樹枝,當成寶劍,正在嬉笑玩鬧。

楚弦這時候走著,看到前面一個木工坊。

木工坊裡面都是手藝人,而且在聖朝,木工的地位不低,畢竟無論是普通百姓還是達官貴人,都需要修築房屋,如此,就少不了和木工打交道。

尤其是一些達官貴人,家中少不了各種木製傢具,府上,雕梁畫柱更是不能少,好的木匠人,那絕對是不缺活兒,有的時候,一整年都十分忙碌。

京州之內,最有名的木工坊有三處,而官面上,雖然也有工部來管轄,但需要修築府邸時,也需要從京州這三個木工坊里臨時招募工匠。

前面就是三個最大的木工坊中的一個,叫做『東木閣』。

除了修房造具,這裡還有各種名貴傢具出售,當然,根據質地和做工不同,價錢也不一樣。

東木閣前面都是各種傢具,木椅木桌應有盡有,後面才是真正的木工坊,進入這裡,可以聞到一股很清新的木材味道。

這裡的夥計見有客人來,自然是上前招呼,就問是要買桌椅還是要雇木工。

楚弦先是掃了一眼這裡的傢具,然後道:「我家主上要修繕一個庭院,需要幾位手藝好的匠人師傅,放心,只要手藝好,工錢不會少給。」

說話之間,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

旁邊軒月谷聽的是莫名其妙,怎麼就突然跑到這木工坊來僱人了,而且,什麼修繕庭院的說詞肯定是胡扯。

不過軒月谷一聲沒吭,就站在後面。

那夥計一聽是有大主顧來,當下是點頭:「二位先在前廳休息,喝口茶,我這就去找工頭,有什麼事,和他說就成。」

楚弦點頭,那夥計就去叫人。

一杯茶沒喝兩口,工頭就來了。

這裡的工頭不是大腹便便的掌柜,而是一個身材稍矮,但極為壯碩的一個漢子,這漢子穿著單衣,lul在外的手臂很有力量感,可謂是筋肉虯結,一看就是有武道底子的人。

當然這工頭的微末本事,別說軒月谷,就是楚弦也是瞧不上的,充其量就是後天巔峰級別。

那工頭這時候看到楚弦和軒月谷,當下是一怔。

雖說只是剎那之間就反應過來,但還是逃不過楚弦的眼睛,畢竟,楚弦是一直盯著對方,所以任何變化,楚弦都能看到。

工頭這時候咧嘴笑道:「二位,是需要木工?」

楚弦點頭:「這位師傅怎麼稱呼?」

那工頭笑道:「我姓賈。」

「哦,賈師傅,我家主上有一個老宅,年久失修,想要翻修重建,尤其是裡面的一個山水庭院,更是想要修一個可以池上屋舍,不知道這活兒賈師傅這邊能不能接?」

楚弦這時候問道。

那賈師傅一聽,臉上笑容稍微有些僵硬,但還是道:「這個,要具體看看地方……」

還沒說完,異變突起。

整個店鋪的門窗,瞬間關閉,下一刻,屋頂和牆壁,甚至是地板上,湧出一道道金光。要說反應,顯然是軒月谷反應最快,只是沒等他起身,他突然感覺周身像是壓了一座山,或者說,比山還重,讓他一時之間,根本動彈不得。

他尚且如此,楚弦那邊也是一樣,這時候,那賈師傅已經是一臉殺氣,手裡一翻已經是摸出一把短刀,直刺向楚弦心口。

看樣子,是打算直接下殺手。

這變化來的太快,換作一般人根本反應不及,畢竟身體突然動彈不得,誰都沒招,楚弦也一樣,可就在那那短刀要刺入楚弦胸口的時候,一道黑影閃過,那賈師傅抓著短刀的手已經是飛起,然後當落在地上。

賈師傅一臉驚愕的看著被斬開的手腕,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很快,他感覺到疼痛,知道此地不可就留,立刻就要轉身離開。

不過就在這時候,那邊的軒月谷已經是掙脫了身上的無形壓制,直接出手,將賈師傅拿下。

要知道軒月谷可是道仙,仙人境界,剛才不知是怎麼回事,著了道兒,但也只是被困住不到三息。

三息時間,軒月谷全力破開了那一層禁制,這才出手將對方拿下。

「軒前輩,千萬看好了這人,此人乃是巫祖被害一案的疑兇之一,絕對不能放跑了,也要提防他zsh」楚弦這時候動彈不得,只能是開口說話,可即便是開口說話,也只能是小聲說,無法發出大的聲音。

軒月谷點頭,直接動手,一指點在賈師傅的後腦上,後者眼珠一翻,直接暈死過去。

「軒前輩,去看看這木工坊中的其他人,先都制住,一個都別放走。」楚弦這時候又道,軒月谷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點頭,身形一閃出去,片刻之後歸來道:「這木工坊里的匠人,跑了幾個,剩下的,都被我控制住了。」

楚弦點頭。

也多虧是帶了軒月谷這位仙人級別的高手來,否則這一趟怕是會陰溝裡翻船,此刻,楚弦只感覺身體四肢都動彈不得,心中也是佩服軒月谷的修為,對方不虧是仙人境界的高手,和自己就是不同。

人家三息時間,就可以破開這一股無形的禁制,zyu活動,可自己,到現在都無法破開。

沒法子,只能繼續試,依舊動彈不得,好在楚弦已經想到了對方的手段,所以就請軒月谷將物資中發光的木頭盡數擊碎。

這一下,果然有效。

擊碎了三個之後,楚弦感覺那一股無形的力量減弱了太多,於是他是一鼓作氣,運足力量,破開了這一股禁制。

即便如此,楚弦也是一頭冷汗。

「楚推官,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軒月谷此刻皺著眉頭問道,在他看來,就是跟著楚弦來探查,結果到了這裡,剛坐下沒多久,就突然著了道,到現在,軒月谷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時候楚弦也沒時間細說,只是說了一句:「若是我沒猜錯,剛才讓咱們動彈不得的東西,就是讓十三巫祖也動彈不得的東西,而且,必然和這屋子有關係。」

說完,就出去將躺了一地的木工坊匠人一個個都用術法綁了起來。

與此同時,楚弦更是一抖衣袖,放出陰陽幻神鯉,將整個東木閣都籠罩之內,製造了一個幻境,外人看來,這裡會和平常無異,而且就算是進來,也會踏入幻境,和幻境中的夥計等人交談,只要不是特別厲害的高手,根本察覺不出東木閣這邊的情況。

看到陰陽幻神鯉,軒月谷微微一愣,顯然,他也是識貨的,知道這東西乃是幻術之神,也是現在境界不高,若是將來假以時日,怕是可以製造出矇騙仙人的幻境。

不過對於這等至寶,軒月谷也只是暗自感慨一聲,並沒有多看,更沒有多問。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