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章副市長和美少婦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副市長和美少婦的秘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此時正值初夏,天空繁星閃爍,偶爾吹來一陣微風夾雜著淡淡的芳草清香,使人心情說不出的舒暢愉悅,整片蘆葦地在微風中搖曳著身姿發出磁磁的摩擦聲,蘆葦深處不時的有蛙聲傳來,那聲音彷彿在嘲笑那對不知羞澀的男女被人偷窺了還不自知。

不遠處的真人表演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男人從後面緊緊的摟住那個身材豐腴的女子,上下其手的在女子的身上探索著,姚澤在不遠處看的欲.火焚身,恨不得跳出去打暈那男的,自己去當一把猥瑣色狼。

片刻男子的動作越來越大,喘息也越來越粗,不老實的大手已經探到了女子的雙腿之間,發現已經水到渠成,男人將女子的後背按了下去,擺出一個姿勢極其的曖昧,然後顫抖的拉開了褲子拉鏈,做好了夜探桃花源的準備,可是越到關鍵時刻他心跳的越激烈,這種激烈的程度不是正常人應該有的,而且雙手也開始抖的厲害。

男子突然感覺耳朵裡面嗡嗡作響,喉嚨有些梗塞,緊接著呼吸緊湊起來,身子開始僵硬,瞬間整個身子就像癱瘓了一樣,連呼叫的聲音都沒來的急發出,就毫無徵兆的倒了下去。

「啊!!1

女子見男人突然倒了下去,嚇的魂飛魄散,臉色刷的一下變的慘白,她雙腿跪在地上,驚慌失措的搖晃著男子的身體,卻發現男子閉著眼睛一點動靜都沒有

「江銘,你這是怎麼呢?可別嚇我埃」

「怎麼辦,怎麼辦?」

女子驚慌失措的看向四周,荒郊野外的,周圍除了黑暗還是黑暗,那有一個人影。

女子感覺腦袋嗡嗡作響,整個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眼淚也不爭氣的開始往外涌,她雙手抱住那男人的胳膊,想要將他拖到車上去,可是由於力氣太小,怎麼拖都拖不動,那男人紋絲不動的躺在原地,女子放開男人的胳膊,嗚咽的喊道:「救命啊!有沒有人氨

即便是知道附近可能沒人,她還是下意識的求救了幾聲,希望有個人來幫助他。

躲在不遠處的姚澤也是被突然倒地的男子嚇了一大跳,聽見女子呼叫,他猶豫著要不要出去幫忙,可是這大晚上的,如果自己真的去幫忙,而那男的又真的掛了,搞不好那女人為了名譽反咬自己一口,說自己強.奸不成,將他男人給殺了,如果事情這樣發展自己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姚澤正準備轉身離開,聽到那女子嚅嚅無助的哭泣聲,心一下子軟了下來,哎,怎麼說自己也是個黨員,見死不救可不是好同志。

姚澤平復了心態,心想就這麼跳出去,那女子事後肯定會懷疑自己從一開始就在偷看他們,於是他偷偷的往後走了一段距離,讓自己裝的更像剛路過的路人甲,而不是一直在暗處偷窺他們行樂的猥瑣大叔。

姚澤一直走到了他們停車的位置才停了下來,揚著頭假裝喊道,「是有人在裡面嘛?出什麼事呢?」

女子沒想到自己的呼救竟然得到了回應,驚喜之餘她趕緊將男子的褲子跟穿了上去,大聲說道:「先生,快進來幫幫我,我丈夫不知什麼原因突然暈倒了。」

「額!好的。」

姚澤答應一聲,加快腳步的朝著裡面走去,那女子蹲在地上朝他揮手,急不可耐的哭泣著說道:「快過來幫幫忙,好像是暈過去了。」

姚澤走近后才發現蹲在地上衣衫不整的女子原來是個年輕美貌的小少婦,此時他站的位置,正好能夠看到少婦衣服裡面若隱若現的黑色罩罩,和那突起的半邊酥胸,少婦見姚澤過來了卻沒什麼反應,揚起精緻的臉蛋,淚眼婆娑的看著眼前的男子才發現此人竟然毫無掩飾,如此無禮的看著自己遺露的春光,俏臉不由得一紅,慌忙整理起自己的衣服來。

姚澤見少婦發現他的不良視線,老臉一陣發燙,咳嗽著掩飾自己的尷尬,然後說道:「怎麼會突然暈倒了,我看看怎麼回事。」

他蹲下去,將手放在男子的鼻孔處,發現還有鼻息,便稍微安心了一些。

「大晚上的怎麼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來,多危險埃」

姚澤一邊故作關心的說著話,一邊用力的將男子扶起,哪曉得少婦聽了姚澤的話,面色大窘,臉紅的如櫻桃一般嬌艷欲滴,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怎麼解釋,不過這也是明擺著的事實,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跑到這荒郊野外,能幹什麼,大家都是成年人,應該能理解吧,她心裡這樣安慰著自己。

姚澤見這美貌的少婦一臉的羞澀,支支吾吾的模樣覺得好笑,野戰這種事情都敢做,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他讓少婦扶著男人,然後自己蹲了下去,將男人背了起來,少婦扶著昏迷男人的後背,兩人艱難的朝著外面走去。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姚澤才將暈倒的男子給背回車中,鬆了口氣后,姚澤拍拍身上的灰塵,說道:「應該會開車吧?把他送到醫院去吧,應該是突發性的病症,早送去治療好少一分危險。」

少婦此時還沒有從驚嚇中完全恢復過來,俏臉上略顯的有些蒼白,兩隻手不聽使喚的輕微顫抖著,她咬著下唇,看著自己的雙手,苦著臉說道:「現在恐怕開不好了。」

姚澤無奈的嘆息一聲,搖了搖頭,「得,你去後面照顧他吧,我開車送你們去醫院。」

少婦感激的答謝一聲,然後鑽進了車子。

發動車子后,姚澤將手機拿了出來,找出張濤的號碼撥了過去,嘟嘟幾聲后電話接通,耳邊傳來張濤的聲音:「姚澤啊,你磨蹭什麼啊,這麼半天還不回來,張敏文以為你出什麼事了,急的都快哭了。」

姚澤通過後視鏡看了少婦一眼,輕聲說道:「我沒事,已經走了,你送張敏文回去吧。」

張濤在電話中疑惑的詢問道:「你今天不是沒開車來嗎?怎麼回去得?」

「你就別管了,有人來接我呢。」姚澤隨口敷衍著然後踩著油門將車子開到了馬路上。

「那行吧」張濤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便傳來唐敏憤怒的聲音,「姚澤,你這個混蛋傢伙1

姚澤現在也不方便解釋什麼,苦笑著將電話給掛斷了。

那少婦坐在後排將那男人的身子扶正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從後視鏡中看了看姚澤,發現姚澤也正在打量著她,於是她趕緊將目光移開,俏臉泛紅的低著頭,有些局促不安的扯了扯自己的短裙,車子裡面異常安靜,一時間到顯得有些曖昧的味道來。

這少婦名叫宋楚楚在江平市裡開了一家美容中心,而她殺閌欽飩平政壇赫赫有名,分管教育和經濟的副市長沈江銘。

今天是他們結婚一年來的第一個結婚紀念日,他們兩人在外面吃完燭光晚餐后,沈江銘神秘兮兮的說帶他去一個地方,宋楚楚就跟著他上車,誰知道他把車子直接開到了荒郊野外,這時候宋楚楚才知道他安的什麼心思,這麼大膽羞人的事情是她從來都沒有想過的,一時間內心竟然感到有些莫名的緊張和刺激。

誰知道該做的事情沒做成,最後還演變成這個樣子!!!

這是她這麼多年來遇到的最尷尬的事情了,幸虧沒多少人看到,否則真是沒臉活了。

一想到如此秘密的事情被前面那個帥氣的年輕人發現,她內心不由得開始有些不安起來。

車子裡面安靜的有些壓抑,誰也沒有先開口說話,而且今天晚上碰到如此尷尬的事情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一路無語

車子停在市中心醫院后,將男人從車子中扶了出來,在明亮的燈光下那個男人的那張國字臉上透露出些許滄桑感來,姚澤定晴一看,不由得嚇了一跳。

這,這他媽不是副市長沈江銘嘛!

在荒郊野外的時候由於黑燈瞎火,姚澤一直沒怎麼注意看那男人的臉,現在咋的一看他不由得震驚了

姚澤在市政府工作了一年多,雖然沒有直接和幾個主要領導說過話,但是他們的臉還是非常熟悉的。

他能夠確定眼前的男人就是江平市副市長沈江銘,只是讓他感到吃驚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高級幹部竟然還玩野戰,這是不是有點搞笑,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他還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事情涉及到了市長大人,姚澤心裡開始有些煩悶起來,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以後自己前途不保不說,可能還會遭受到沈市長的瘋狂打擊,自己雖然是救了他,算的上他的半個救命恩人,可是畢竟自己也看到了他最隱私的一些東西,所以這件事情在姚澤看來它是把雙面劍,如果事情望著好的方面走,以後肯定是前途無量,但若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那麼自己恐怕在市委難以立足,再往嚴重的說,恐怕連性命都受到威脅。

見姚澤瞪大眼睛望著沈江銘,宋楚楚心裡微微一顫,暗想難道他認出江銘的身份呢?她的內心開始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先生,你怎麼呢?」宋楚楚小心翼翼的試探性的問著姚澤

「呃。」姚澤回過神后,故作隨意的將眼睛看向別處,說道:「沒什麼,剛才有些走神了。」

「我們快進去吧,站在這門口影響不怎麼好。」

宋楚楚嘴巴里答應著,心裡卻是暗嘆,這下可糟了,他一定是知道江銘的身份呢,這該如何是好?她一邊扶著沈江銘朝醫院裡面走,腦瓜子一邊盤算著怎麼開口讓眼前的男子將這件事情給保密。

新書,求養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