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章合家歡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合家歡樂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將王素雅的行李放在後背箱中后,快速的走到副駕駛位置將車門打開側身讓王素雅坐進去,王素雅躬身鑽進去的瞬間,咖啡色圓筒裙緊繃繃的,一絲不皺的包裹著王素雅的翹.臀,顯露出一個完美的弧度來,豐滿而又圓潤,姚澤一眼瞥去,頓時心跳加快,他生怕自己的目光被王素雅發現,留戀的看了一眼后,不舍的將目光給移開了。

等坐回駕駛室時,王素雅已經端正的坐好,冷若寒霜的俏臉盯著前方不知道在看什麼,王素雅身材高挑穿上高跟鞋能和一米八的姚澤平齊,此時坐在副駕駛位置,一條修長白嫩的美腿暴露無遺的展現在姚澤面前,不過姚澤可不敢大方的去欣賞,畢竟他在王素雅心中是個有『前科』的色狼胚子。

雖然姚澤盡量很刻意的不往王素雅的美腿上看,但是美女當前,白花花的美腿橫在旁邊,姚澤還是忍不住偶然去偷偷瞟上兩眼,王素雅斜著眼睛看姚澤邊開著車,還時不時偷偷朝自己腿上盯幾眼的賊模樣惹得頓時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看著姚澤那副輕鬆自在的模樣,王素雅總覺得心裡恨得痒痒,不讓姚澤難看一把她心裡委實不舒服,於是故意將冷著的臉稍微緩和了點,望著姚澤說:「聽爸爸說,你談了個女朋友,兩個人愛的死去活來的,怎麼?她今天為什麼沒來?」

王漢中經常和王素雅通電話,對於家裡的事情基本都是清楚的,當然也包括姚澤和他女朋友分手后痛苦了幾個月的事情。

他就是要扯姚澤的痛處,要看到這混蛋難堪的模樣,以報當年的各種仇恨。

果不其然,聽了王素雅的問話,姚澤英俊的臉上瞬間多出一分蒼白來,神情也頹廢了一些,這件事情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個死結,是奇恥大辱,此時被王素雅提起當然會覺得難受和難堪。

他雖然對那個無情的女人已經沒有多少感情,但是畢竟當時的事情對姚澤的打擊太大,他對那個女人的恨意佔據了整個心的大半。

見姚澤臉色難看了幾分,抿著嘴不說話,王素雅頓時心裡樂了起來,臉上卻故意不表現出來,饒有興緻問道:「怎麼啦,出狀況呢還是怎麼得?說來聽聽。」

姚澤扭頭看了王素雅一眼,看她漂亮的臉蛋上掩不住的幸災樂禍,便知道她是故意想讓自己難堪,也不生氣,只是微微一笑,輕佻的說道:「素雅姐今天是怎麼呢?以前對我這個弟弟是冷眼相對,恨不得將我給生吞活剝了,怎麼今天卻如此關心我的私生活,難道素雅姐也意識到自己以前做的不對,想將功補過?」

「素雅姐,你放心好了,我不是個小氣的人,不會把以前的事情放在心上,早就原諒你呢!你不必自責。」

聽了姚澤的一通話,王素雅幸災樂禍的俏臉一下子垮了下來,雙手氣的微微發抖,盯著姚澤半響,才咬牙切齒的道:「混蛋1

姚澤笑而不語,默然的接受了這個『親昵』的稱呼

景秀苑的別墅是江平市最豪華的住宅,裡面住的全是些達官顯貴,姚澤繞過幾棟別墅,將車子停在了八號別墅前,然後下車將行李提出來和王素雅朝著屋內走。

王漢中不喜歡請保姆幫忙收拾房子,總喜歡親力親為,所以偌大的別墅中顯的有些空蕩,看起來有些冷清,圍著圍裙在廚房裡面忙得不亦說乎的王漢中聽到動靜趕緊從廚房裡走了出來,見到自己女兒,他高興的張開懷抱,要和王素雅擁抱。

看著王漢中兩鬢略顯斑白,額頭的皺紋也深了,王素雅的心突然有些堵的慌,一股心酸從心頭湧起,眼圈瞬間就濕潤了,她苦澀的笑著上前去和自己父親擁抱,多久沒有感受到這溫暖的懷抱了?!

「你這丫頭,真是狠心,去國外留學好幾年,還是你阿姨去世的時候回來過一次,自打那以後整整兩年沒有回過家,來讓爸爸看看咱女兒瘦了沒。」

王漢中捧著女兒的臉,溺愛的說道:「瘦是瘦了些,不過比以前更成熟更漂亮了。」

王素雅被誇的到有些不好意思了,俏臉的臉蛋上多出了一圈紅暈來。

「這次回來不再走了吧,爸爸年紀也大了,這麼大的公司總得有個人管理,你弟弟志向不再這上面,以後公司還得交給你來管理不是。」

王素雅離開王漢中的懷抱,看著王漢中,淡淡說道:「不走了,畢業證書已經拿到了,留在國外也沒什麼意思。」

姚澤站在旁邊見氣氛有些壓抑,便嚷嚷道:「幹什麼呢,幹什麼呢,父女情深的戲上演完了沒,我都餓的快背過去氣了,要不要人活了。」

王漢中笑罵著伸手要打姚澤,被姚澤笑眯眯的給躲了過去,然後朝廚房嗅了嗅,說道:「這什麼味道啊?好像燒糊了1

「啊!廚房的燙還煲著呢,素雅你先回房間休息一下,等我把最後幾個菜做好了喊你。」說著他慌忙朝廚房跑去。

「走吧,去你房間看看還是不是老樣子。」姚澤提起行李率先朝著二樓走去,王素雅瞪了他背影一眼,跟了上去。

將行禮箱放進王素雅的房間,姚澤剛準備坐下和王素雅敘敘舊,沒想到被王素雅直接給趕了出來,然後在姚澤瞪大眼睛的情況下,~~的一聲把門給關上了。

姚澤氣的對著門大聲嚷嚷道:「好啊你,過河拆橋、忘恩負義、恩將仇報、見利忘義、見異思遷、薄情寡義,負我感情」摔了一大堆不知所云的詞后,見門依然沒有打開,姚澤猶如一幅斗敗了的雞,拉攏著腦袋朝著樓下走去,到廚房找王漢中尋找安慰去了。

王素雅躲在門後面聽著姚澤氣急敗壞的抱怨,捂嘴而笑,笑過之後她幽幽嘆了口氣,喃喃想道,這些年自己是不是有些過分了,畢竟事情都過去很久了,而且姚澤也沒真正對自己做過什麼,姚阿姨也一直將自己當做親生女兒一樣對待,再想想兩年前姚阿姨去世時,姚澤淚流滿面傷心欲絕的模樣,王素雅心中的疙瘩開始慢慢的解開,只是這需要一個過程。

又有誰知道,其實姚澤才是最可憐的一個人,從一出生就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兩年前自己最親的母親也去世了,女朋友也相繼背叛了自己,姚澤在人前表現的沒什麼,可是誰又能知道他心裡有多難受,多想找個溫暖的懷抱哭一場!

飯桌上擺放著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最後一道枸杞燉老母雞端上來后,王漢中解下圍裙,笑著道:「嘗嘗我的手藝有沒有落下,都好久沒有做飯了,哎,真懷戀你們母親做的飯菜。」響起母親,王漢中微紅著眼,見氣氛有些沉悶,他拍著額頭強顏笑道:「看我老糊塗的,今個高興,說這些有的沒的幹什麼,你們先動筷子吧。」

「小澤,我去拿瓶酒來,咱爺倆喝兩杯,好久沒有一起喝酒了,到有些饞酒了。」說著他轉身偷偷擦拭了眼角,朝著酒櫃走去。

姚澤看了一眼旁邊秀色可餐端正坐著的王素雅,將頭湊了過去,悄聲說道:「咱爸是不是哭了?」

王素雅本來下意識的準備寒著臉不理姚澤的,但想起畢竟父親年紀也大了她不想因為她與姚澤之間的關係不和而鬧的讓父親操心,這才將表情盡量的突顯的溫和一些,從喉嚨里輕輕嗯了一聲,算是回復姚澤的話。

姚澤本來已經夾了口菜準備放進口中的,聽到王素雅輕聲細語的嗯了一下,驚訝的看著王素雅想從她麗質的臉上看出些什麼來,畢竟這麼多年從來沒給過自己什麼好臉色和溫和的語氣,突然間的轉變讓姚澤景有些異樣的感覺來,他發現王素雅的表情不再是那麼冰冷了。

他獃獃的看著王素雅,夾在嘴邊的菜半天了愣是忘記吃下去。

將菜放回碗中,他有些不可思議的伸出手想要摸王素雅的額頭,「素雅姐,是不是生病了,讓我看看有沒有發燒。」

王素雅見姚澤一副你是不是吃錯藥的模樣,氣不打一處來,恢復了往日冰冷的表情,寒聲說道:「你才有病,你要敢摸過來,我就敢將這盆燙潑你臉上。」

「啊~」

姚澤怪叫一聲,嚇的趕緊將手縮了回去,悻悻的說:「抱歉抱歉,是我太激動了,誰知道你突然對我換了副臉面,還真有些適應不過來了。」

姚澤苦著臉在心裡恨不得將自己扇死得了,王素雅本來有意緩和這份惡劣的關係,沒想到竟然被自己給搞砸了。

看著王素雅冷下來不再理自己的臉龐,姚澤淚流滿面!!!

這時王漢中已經拿著酒走了過來,笑眯眯的將酒打開,說道:「放了十幾年的茅台,你小子有口福了,素雅要不要喝一點?」

王素雅搖了搖頭,姚澤見狀趕緊起身去給王素雅倒了點紅酒,然後說道:「女孩子還是喝這好,美容養顏。」

王素雅輕輕瞥了姚澤一眼后沒說話。

酒菜到位,王漢中感嘆道:「一家人好久沒一起吃過飯了,咱們喝一個,素雅啊,你這兩年沒回來,不知道這些菜合不合你的口味呢。」

王素雅優雅的抿了一口紅酒,伸手捻了口菜放入嬌艷欲滴的性感紅唇中,貝齒輕輕嚼動,半響,柔聲說道:「很好吃呢。」

王漢中開心的笑道:「喜歡就好,喜歡就好,姚澤你也吃啊,早就聽你喊餓,看著你姐幹什麼,看你姐能飽啊!!1

姚澤被王素雅溫柔的模樣給怔住,聽了王漢中的話,老臉一紅,趕緊低頭吃菜,掩飾自己的窘迫。

王素雅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低頭吃菜的姚澤,臉上出現耐人尋味的表情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