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章美婦的邀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美婦的邀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清晨一縷淡淡的晨陽透過落地窗灑在姚澤的床上,姚澤被這陽光刺的沒了睡意,從床上爬了起來,跑到隔壁王素雅房間,見房間裡面收拾的乾乾淨淨井井有條,只是不知道王素雅跑到什麼地方去了,昨天吃完晚飯,姚澤早早就睡了,王素雅剛從國外回來,他總要給他們父女敘敘舊的時間。

他洗漱完后,穿了一身休閑運動裝,跑到一樓見王漢中也不再,就走出別墅,朝著別墅區後面的中央花園跑去,每天早上起來跑個幾千米,是他這麼多年來一直堅持的事情。

錦繡苑的中央花園裡每天有不少富貴人家的老人來鍛煉身體,裡面健身的設施非常齊全,空氣清新環境也優美,在中央花園的中部有個大型的噴泉,每天晚上這裡的噴泉就會開放,在五彩燈的照射下,噴泉里噴洒出來的水五彩繽紛,極其絢麗。

而噴泉的後面是一個中國特色的石拱橋,小橋下面是個人工的荷塘,裡面樣了很多各色的金魚,每天晚飯後到這裡散散步也是一種休閑的享受。

姚澤天天跑到中央花園來鍛煉身體其實是有個原因的,在別墅區裡面住這一個國內頗有名氣的艷星,叫陳媛媛,自從她嫁給一個台灣富商之後便退出了影壇,這幾年很少在熒幕上活動,姚澤也是前段時間才發現原來這個陳媛媛竟然住在這錦繡苑裡面,而且經常看到她到中央花園晨跑,所以他每天都來這裡碰碰運氣,看能不能見到那個嫵媚動人的女人。

不過今天運氣彷彿不太好,中央公園裡面全是些五十歲以上的老年人,姚澤圍著裡面跑了一圈覺得沒什麼意思,就往家中跑去。

快中午的時候姚澤接到一科科長富桂平的電話,說是市委副書記陳德懷的秘書何祥要到一科去拿《關於發展現代農業的調研報告》,姚澤是農業大學畢業的,所以當時這個報告富桂平讓姚澤接手,不知道為什麼,今天陳副書記急著要那份報告,而雙休一科又沒人值班,富桂平只好急急忙忙的給姚澤打電話,讓他去給陳副書記的秘書拿報告。

姚澤接完電話后換了身正裝就火急繚繞的開車去了市政府,到了一科科室門口的時,姚澤看到一個帶著眼鏡的中年男人手裡夾著煙,在他們科室外面來回的踱著步子,面上有些焦急,姚澤趕緊走了上去,抱歉的說道:「您是何秘書吧?抱歉,讓您久等了。稍等一下,我這就去給你拿報告去。」

何祥看來人如此年輕,微微愣了一下,然後笑著道:「沒什麼,應該是我說抱歉才對,雙休還要麻煩你過來一趟,真不好意思,不過沒辦法,領導要的東西就是再麻煩也要給他們弄去。」

「那是,那是。」姚澤笑臉隨聲附和著,然後將門打開,請何秘書進去,自己跑到檔案櫃里去拿份早已寫好的報告,交到何秘書手中。

何祥接過報告用手扶了扶眼眶,開始翻看起來,越看臉上越興奮,等將整篇報告翻看完之後,他露出驚訝之色的看著姚澤,笑眯眯說道:「姚老弟,你不錯啊,竟然把這個報告寫得如此透徹,針針見血,寫出了三農的關鍵問題啊,包括關於今後如何發展農村的改革制度都寫的如此全面完善,真是佩服老弟你啊,我這個專業寫報告的都自嘆不如啊1

姚澤被何祥誇的到是有些臉紅,不過也沒沾沾自喜,趕緊謙虛的說道:「領導您有所不知,我也是瞎貓碰了個死耗子,我大學的專業就是農業,我們科長是知道的,所以就把這個任務交給我了,就算寫的再好,也是領導你們的教導有方,我只是按照領導的精神來做這個報告,何秘書能在陳書記那裡混的如此開,比我們這些晚輩可強多了。」

「好,好,好,不驕不躁,年輕人就應該向你這樣,我很看好你,留個電話方式以後咱們多走動走動。」何祥被姚澤說的高興,他見姚澤才二十齣頭就能進到政府工作,背後也一定是有些門路的,於是有了結交之意。

姚澤心頭一喜,忙將電話號碼留給何祥,然後態度謙遜的說道:「以後還請何秘書多多關照才是。」

何祥笑著點頭,道:「好說,好說,今天若不是要趕著送報告非和老弟你出去喝兩杯不可。」

「何秘書改天吧,反正大家都在一個地方工作,以後聚的機會多的是。」姚澤也是高興,他能跟何祥結交並不是因為他多麼有權勢,現在當官的,只要是個官,不管是個芝麻綠豆官還是封疆大吏,哪個不是眼高於頂目中無人的模樣,像何祥這種在官場上混了這麼多年的老油條,能對自己一個無名小卒以禮相待,還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說的也對,那我們改天聚,今天就不多說了,陳書記那邊急著要報告呢。」

何祥趕著送報告,沒有和姚澤閑聊,就起身告辭,姚澤一直將何祥送到大門口才折返回來,整理明天要交上去的文件。

何祥正專註的給各種文件分類,桌子上的手機嗡嗡響了起來,他拿起來看了看,是個陌生的號碼,接通后電話那頭傳來女子柔弱膩人的聲音:「是姚澤先生嘛?我是宋楚楚。」

姚澤想起前天那個性感的美婦,心頭一盪,笑眯眯道:「呃,是宋小姐啊,你好,找我有什麼事嗎?」

宋楚楚此時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用肩膀和脖子夾住電話,兩隻纖細柔軟的小手在她嫩白的小腳上塗著鮮紅的指甲油,十個腳趾頭塗好后,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對著電話說道:「你晚上有時間嘛?出來一起吃個飯,我先生在宇豪酒店305定好了包廂,晚上六點半能過來嗎?」

姚澤知道今天晚上沈副市長肯定要和他協商前天的事情,想推脫肯定是推脫不掉的,於是假意推脫一番后,同意了晚上的赴約。

「他答應了?」沈江銘此時坐在宋楚楚對面的沙發上,手裡端著一杯熱茶輕輕抿了一口,然後將杯子緩緩放在茶几上,一臉平靜的問道。

宋楚楚點了點頭,有些擔憂的說道:「如果晚上找他商量這件事情,他嘴上同意,事後將此事抖露出來怎麼辦?」

沈江銘思索片刻,沉吟道:「晚上看情況再說吧,我想只要不是蠢人就應該知道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能做,他應該不會傻到將這件事情抖露出去。」

「但萬一他無禮的勒索,那麼只有…」說道這裡他露出了極其嚴肅的表情,眼中閃出一絲狠色來。

宋楚楚見沈江銘一副嚴肅的表情,內心微微一顫,小聲提醒道:「不管怎麼說他也算是救了你一命,可千萬別做些不該做的事情來。」

「恩,我知道怎麼做。」沈江銘臉上緩和下來,同意的點了點頭。

……

……

等姚澤將文件整理好的時候,看看時間已經五點半了,於是他給王漢中打了個電話,說晚上不回去吃飯,就起身出了一科科室,前去赴約。

姚澤將車開到了人民路,這裡是江平市最繁華的地段,林蔭道的兩旁有很多高檔娛樂會所,建築風格大多都是異常豪華,卓爾不凡,不到六點,這附近已經是霓虹閃爍熱鬧非凡,讓人彷彿置身於夢幻般的世界,無法自拔。

將車子停在宇豪酒店泊車處后,姚澤邁著四方步走了進去,大堂內部裝修的富麗堂皇,頂部一座豪華的水晶吊燈將整個大堂照射的繽紛多彩,大堂地面鋪滿了紅色地毯,中央位置還建了個小型噴泉,檔次非常奢華,給人一種帝王般的享受,迎賓處站了一排穿著旗袍身材高挑的年輕女子,見到姚澤進來,笑容可掬的躬身問好。

在一名身穿藍色制服的年輕服務員的帶領下姚澤來到了305包間,心裡竟有些緊張起來。

深深吸了口氣,平復好心情的姚澤微笑著將門推開,只見裡面的大圓桌上已經擺滿了各色佳肴,副市長沈江銘正低頭正和宋楚楚說著什麼。

宋楚楚今天打扮的異常艷麗,一頭烏黑的秀髮紮成美人髻高高的束起,彎彎的柳葉眉經過精心修剪看起來非常清新撩人,成熟俏麗的臉蛋上抹了層淡淡的粉底更顯嫵媚,她那性感厚實的唇上勾勒出迷彩的唇印,嘴唇微微一動就能讓人浮想翩翩,深陷其中。

她今天上身穿了見白色緊身的短體恤,將前襟的緊緊的,玉.峰高高隆起,仿若兩座大山,纖細的腰肢到挺翹的美.臀將她身體勾勒出一個完美的弧度來,緊身牛仔褲將她的臀部緊緊包裹著,若是用手輕輕戳一下肯定是彈力十足,回味無窮。

兩人見姚澤進來,趕緊起身,宋楚楚露出迷人的微笑,向沈江銘介紹姚澤,沈江銘上前一步,充滿感激的握著姚澤的手說道:「姚先生,真是謝謝你,前天如果不是你,我這把老骨頭怕是要交代在那裡了。」

知道沈江銘的身份,姚澤不敢託大,趕緊說道:「您太客氣了,我也是碰巧路過,伸了把手,你們真不用這麼客氣,沒什麼得。」

沈江銘厚實的雙手緊緊握住姚澤的手,漸漸收起笑臉,正色道:「姚先生這是說的那裡話,救命之恩都不言謝的話,那我這條老命也太不值錢了吧。」

聽了沈江銘的話,姚澤嚇了一跳,趕緊解釋道:「沈先生您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

「好了,江銘,你就別戲弄姚先生啦,這菜都上齊了,咱們入座吧。」宋楚楚見姚澤慌張的不知道怎麼解釋,很善解人意的幫助解圍,然後對著姚澤笑著說道:「姚先生不要見怪,我先生就喜歡和你們這種年輕人開玩笑。」說完她瞪了沈江銘一眼。

沈江銘像是很高興一般,哈哈大笑的說道:「開個玩笑,開個玩笑,我吧,見到你們這種有活力的年輕人,心彷彿也跟著年輕起來,希望姚先生不要見意。」

姚澤尷尬一笑,抽回了被沈江銘握住的手,趕緊道:「不介意,不介意。」

「那我們入座吧,邊吃邊談。」沈江銘做了個請的姿勢,然後率先坐了下去去拿旁邊的酒瓶開酒。

等姚澤坐到位子上的時候,發現整個後背冷汗淋漓,額頭和鼻尖上全是汗珠,而房間里的空調正呼呼的往外面吹冷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