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章姐弟傾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姐弟傾心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晚上雖然喝的有點多,不過此時他頭腦卻異常的清醒。

開著車子將車窗打開,晚風習習吹進車子,姚澤感覺心裡相當舒暢,想起剛才郭濤吃癟的模樣,姚澤打心眼裡感覺痛快和興奮,他終於嘗到一點權力帶來的甜頭,雖然這權力不是在自己手中發揮的,但是至少他狐假虎威的嘗試了這種權力帶來的快感。

所以這更加堅定了他走仕途這條道路的決心。

姚澤回到景秀苑的別墅后看著二樓走廊里的燈開著,於是到廚房倒了杯純牛奶,朝著二樓走去。

姚澤今天一天都沒見到王素雅,她一大早就跑出去了,姚澤還真想不到她才從國外回來,能去什麼地方,難道是有什麼老相好不成?

來到王素雅門前,見房門緊緊的關著,姚澤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輕的叩響了房門,王素雅清淡的聲音在裡面響起,「誰啊?」

姚澤站在門外笑眯眯的說道:「素雅姐,是我啊,開下門。」

姚澤說完話後房間裡面沒有了聲響,正當姚澤以為王素雅不想理他,嘆息著準備離開時,房門刷的一下打開了,王素雅冷漠的將姚澤從頭到腳打量一遍后,沒有什麼語調的說道:「大晚上的,敲什麼門。」王素雅好像是剛洗完澡,精緻冷漠的臉蛋上浮現了一層淡淡的紅暈,一頭如瀑布般的烏黑秀髮上散發著淡淡的發水清香,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睡衣短裙,裙擺剛好到王素雅的大腿,兩條白如蓮藕的修長美腿散發著無窮的魅力。

姚澤不敢可以去看她暴露的地方,只是一臉笑意的看著緊繃著臉的王素雅,戲謔的說道:「看你漂亮的小臉蛋上紅撲撲的多可愛啊,為什麼要故意板著臉呢?我們其實可以相處的很好不是?」

姚澤如果不是今天喝了不少酒,他在王素雅面前是斷然不敢說出這些露骨的話,雖然他並沒有喝醉,而且頭腦還算清醒,但是人有時候就這個樣子,喝了酒之後明明沒有醉,卻還是因為酒精的緣故做出一些大膽的事情來,比如現在的姚澤。

「你如果是說這些廢話那麼不好意思我要睡覺了,沒閑工夫陪你玩。」對於姚澤的話王素雅充耳不聞抬手就要關門。

姚澤趕緊伸腳頂住房門,賠禮道歉道:「哎喲,我嘴賤還不行,就是和你開個玩笑,其實我真正的目地是給你送牛奶,睡前喝杯牛奶睡的舒服又養顏。」

見姚澤一臉正色沒有再嬉皮笑臉,王素雅稍微將門鬆開了點,皺著的眉頭也緩和下來,淡淡的說道:「牛奶給我,你可以走了。」

「好的。」姚澤笑著將手中的牛奶遞給王素雅,然後趁王素雅拿牛奶的瞬間,一股溜的從門縫了擠了進去,大大方方的坐在了王素雅的化妝台前,厚著臉皮準備賴著王素雅。

王素雅怔怔的看著姚澤沒想到姚澤竟然會如此無賴,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直到姚澤開始肆無忌憚朝著她房間亂看時她才回過神,本來稍微緩和的俏臉再次冷漠起來,她寒著臉,白如玉的食指指向門外,冷冰冷的道:「你給我出去1

姚澤拉攏著腦袋,一副黯然無色的模樣,說道:「素雅姐,我心裡難受,就坐一會,想找你聊會天,你從國外回來后我們還沒有坐在一起好好的說說話呢,怎麼說我們也在一起生活了十幾年,你總不能一直拿我當仇人吧。」

王素雅見姚澤可憐巴巴的模樣,到有些心軟了,他說的也對,畢竟他還是自己名譽上的弟弟,而且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十幾年,雖然他小時候比較惹人厭,但是至少他的母親對自己還是不錯的,想到這裡王素雅的臉色稍微溫和了些許。

姚澤見王素雅沒有剛才那麼冷漠了,心裡頓時高興起來,看來自己的親情牌打的還是不錯的,他暗自得意一把后,繼續裝可憐,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素雅姐,對,我小時候是很調皮,偷開你的日記,偷看你……」說道這裡他如受氣的小媳婦一樣,可憐巴巴的偷偷看了一眼王素雅,見王素雅臉色如常,他才敢繼續說道:「還有偷看…偷看你洗澡,的確有錯,但那時候我還小,不懂事嘛,而且事情已經過去這麼多年,沒必要一直放心裡去吧。」

「要是你覺得過不去這個坎,那你打我一頓吧,隨你打,只要你能原諒我,就是打死了我也認。」說完他閉著眼睛,一副任君欺負的模樣。

其實姚澤今天所說的話,讓她的感觸頗多,他們之間的確沒有必要鬧的如此僵,她還記得姚澤才去她家時天天追著她屁股後面奶聲奶氣喊姐姐的情景和一起捉迷藏的情景,姚澤沒去她家之前,就她和父親兩個人住,父親王漢中整體忙著廠里的事情,根本沒多少時間陪她,而她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又會寂寞害怕,誰也不能理解一個五歲小孩子那時候獨自忍受孤獨的痛苦,自從姚澤和他母親來到這個家后,王素雅才感到了溫暖,在姚澤身上才感到了兒時應有的快樂,雖然那個時候姚澤總喜歡搶她心愛的玩具和零食,但誰說有人搶你的東西和你鬧騰不是另一個快樂呢?!!!

王素雅從小就沒有母親,所以她很缺乏親情,這個陪伴她度過兒時的弟弟雖然和她沒血緣關係,但十幾年生活在一起至少也算半個親人吧,想通這些后,王素雅開始有些後悔以前不該對姚澤那麼冷漠,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沒有好好跟他說過話還有喊他弟弟了,其實他並沒有什麼錯,錯的是自己啊!

王素雅終於想通后,臉上如寒冬臘月過度到春暖花開一般,她將手中的牛奶放在了床頭柜上,然後輕聲說道:「我不打你,你不用這副模樣。」

「噢?那你是原諒我了?」姚澤睜開眼睛一臉興奮的說道。

王素雅看著滿臉激動的姚澤,微微一笑,說道:「看你以後的表現,現在我要睡覺了,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姚澤沒想到自己今天晚上的一番話竟然打動了王素雅,頓時心裡樂開了花,他站起身子,樂呵呵的說道:「知道怎麼做,素雅姐以後我會摹!

王素雅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姚澤又笑眯眯的說道:「為了慶祝咱們姐弟重歸於好,按照小時候的方式,我應該親你的臉一下。」

王素雅聽了姚澤的話,想起小時候他們每次吵了架,和好后都會彼此互相親一下的事情,俏麗的臉上微微紅了一下,而後故意板著臉說道:「什麼小事的方式,不行1

姚澤遭到拒絕,故意再次拉攏著腦袋,一臉掃興的模樣,說道:「額,那就算了,素雅姐你睡吧,我走了。」

當他轉身的時候,王素雅一下子從後面抱住了他,將下巴放在他的肩上,紅著眼圈柔聲說道:「小澤,是素雅姐對不起你,以前不該對你那麼冷淡。」

王素雅抱住姚澤完全是因為親情,姚澤今天的一番話將她的凍結的心給融化,讓她知道了應該更加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親情,所以王素雅一時沒忍住抱住了姚澤,感受這姚澤給予她的溫暖。

姚澤沒想到王素雅會突然從後面抱住他,頓時愣在了那裡,不知如何是好,感受著背後王素雅身上帶來的柔軟,姚澤心裡痒痒的,還沒等他體會夠,王素雅已經放開了他,悄悄擦乾了眼淚,說道:「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恩,素雅姐不要想太多,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是我最親的人。」說著話,姚澤很瀟洒的頭也沒回的離開了王素雅的房間,他本來是準備說完這句話后,也強抱王素雅一會,卡點油回來,但又怕適得其反,剛才所做的事情前功盡棄,所以就忍住了自己的衝動。

等姚澤輕輕將房門關上后,王素雅拿起旁邊的牛奶溫柔的抿了一口,滿臉笑意的說道:「真是個傻子1也不知道是在說自己還是說姚澤。

姚澤洗完澡躺在床上怎麼都睡不著,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想著沈副市長給他的承諾,想著郭濤吃癟的模樣,想著王素雅對他的釋懷,他竟然興奮的失眠了,直到下半夜實在是熬不住了才沉沉的睡了過去。

看書的兄弟們給點力啊,求點擊、收藏、紅票,前面是個過渡,後面一定會更加精彩,不會讓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