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章一份報告的賞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一份報告的賞識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每天都會很早就去辦公室整理文件,看一些有關政治方面的書籍,因為既然他要在政途上好好的走下去,就不得不比平常人更加努力,這一年來雖然沒做出些什麼事實來,但至少他總體的了解了官場上的一些細微的規則和政治體系的制度,由於昨天太過興奮而失眠,他今天來的比平時要稍晚一些,即便是如此他照樣還是第一個進辦公室的人,像政府機關單位誰會掐著點去辦公室,大多都是拖拖拉拉,遲到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

進辦公室后他先將辦公室里的衛生打掃了一遍,然後開始給窗台上的花盆澆花,等一切都做完后,一科陸續開始來人。

姚澤給自己沖了杯咖啡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準備開始今天的工作,剛抬頭便看見張濤喜氣洋洋的從外面走了進來,他今天穿的特別正規,一套嶄新的西裝西褲和大頭皮鞋,頭髮上抹了一大堆的摩絲,姚澤看他那模樣,笑得一口咖啡差點噴了出來,他打趣的說道:「我說張濤啊,你幹什麼呢?去參加人大會議么,打扮的跟國家領導人似的。」

張濤將自己的挎包放到桌子上,扭過臉瞪了姚澤一下,沒好氣得說道:「你就損吧你,我一個關係好的哥們今天結婚,能不穿的正式一點嘛,不過說來也奇怪,我這哥們可真是夠厲害的,和她女朋友才認識一個星期就把證給領了,這才三個星期呢,就擺宴席了。」

唐敏這時候手提坤包婀娜多姿的走了進來,聽到張濤的話便來了興趣,湊上去說道:「不會吧?才一個星期就領證啊?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張濤道:「好像是網上認識的吧,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那女孩子家挺有錢,家裡是搞建築的。」

姚澤這時走了過去,搶走唐敏手中剩餘的幾個小籠包,毫不客氣的吃了起來,嘴裡一邊嚼還不忘白唐敏一眼,說道:「就你最八卦。」

唐敏撅著嘴巴,不滿的瞪了他一眼,幽幽的道:「我在這個鬼地方唯一的一點樂趣就是八卦了,你連這也想剝奪去么。要不要我活了。」

姚澤沒好氣的了頭一眼,淡淡的說道:「我可沒有剝奪你什麼,在這沒意思你換一份喜歡的工作不就得了,一個漂亮小姑娘整體在這裡面耗什麼耗。」

「我才不呢,除非你也離開這裡。」

姚澤看著面帶笑容的唐敏,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沈江銘刻意囑咐他的話,不由得開始仔細打量起唐敏來,唐敏被姚澤別有用意的目光盯的有些不好意思,摸著自己發燙的臉蛋,疑惑的問道:「怎麼,我的臉花了嗎?」

「沒有花,很漂亮,我看的不是你的外表,我在看你那顆隱藏很深的心。」姚澤一臉神秘莫測的望著唐敏,彷彿要看穿唐敏一般。

唐敏倒是被他給說糊塗了,以為姚澤在說他不夠專一,頓時氣憤起來,板著小臉說道:「你什麼意思嘛?什麼叫看透人家的心,難道你認為我還會喜歡上別人不成,真沒良心。虧我等你這麼多年,竟然還懷疑人家。」

姚澤有種被打敗的感覺,都說女人胸大無腦,姚澤惡意盯了王素雅胸部一眼,心裡嘆息,還真是說對了,可不是胸大無腦嘛!

「你想到什麼地方去了,我是說……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比如你的家庭什麼的?」姚澤湊近了唐敏一臉不懷好意的盯著唐敏,戲謔的問道。

唐敏心虛的朝後面退了幾步,死不認賬的說道:「哪有什麼瞞著你,我做事情光明磊落有什麼好瞞著你的,再說了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你還不了解我嗎。」

正當姚澤死不放棄準備進一步逼供的時候,一科科長富桂平走了進來,拿目光在一科轉了一圈后,最後盯在了姚澤身上,馬上換了一副笑臉,朝姚澤擺手道:「來,姚澤你過來一下,有些事情找你。」說著便率先走了出去。

姚澤疑惑的看了富桂平一眼,然後回過頭瞪了唐敏一眼,故作惡狠狠的說道:「回來在收拾你。」

看著姚澤離開,唐敏秀氣的臉蛋鬆弛下來,她拍了拍胸口,嘴裡咕嚕道:「嚇死我了,嚇死我了,看來真是瞞不了多久了呢。」

這時旁邊二科叫吳俊的小青年湊了過來,討好笑著的說道:「小敏,姚澤是不是欺負你了,你不要怕,我等會收拾他去。」

唐敏的臉龐一下子冷了下來,寒聲說道:「小敏是你喊的嗎?我警告你,以後別在這麼稱呼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還有,我樂意給姚澤欺負怎麼呢?有你什麼事,請你別自作多情,沒事找事。」說完,厭惡的看了他一眼,踏著粉紅色的高跟鞋,嘎登嘎登的朝著自己辦公桌走去,留下憋的如豬肝臉一樣的吳俊尷尬的站在那裡。

他身邊一名一科的老人可憐的看了他一眼,無語的的說道:「你怎麼還不了解狀況,活該你被罵。」

……

……

姚澤跟著富桂平一直到了市委辦的黃利華主任辦公室門口后才停了下來,一臉神秘的說道:「姚澤啊,真是看不出來你竟然還是個人才,你的那篇報告被省委看中了,以後發達了可別忘了提攜老哥一把埃」

姚澤聽了富桂平的話,心裡一驚,趕緊說道:「富科長,你是不是弄錯了,我那份報告也能驚動省委?」

富桂平笑著朝門房裡面努努嘴,低聲說道:「錯不了,這不,黃主任讓我找你過來說的就是這事,陳書記的秘書也在裡面,你快進去吧,別人領導等久了,見到領導了說話可得悠著點,別弄巧成拙埃」

姚澤點點頭,「好的,謝謝富科長,那我進去了。」

「恩,趕緊進去吧」富桂平老懷安慰的點頭,彷彿姚澤是他培養出來的人才一般。

姚澤整理了一下思路,使自己心情平復了一些,才敲門進去。

房間中,陳書記的秘書何祥正和黃主任坐在沙發上聊天,何祥見姚澤進來,趕緊說道:「姚澤啊,我真是沒看錯你,昨天我拿給陳副書記的農業報告原來是省農業廳的副廳長下來視察記說,副廳長看了你的報告當時就拍手叫好,這不,今天剛上班就催促著讓把你給叫過去。」

黃利華也跟著說道:「真是看不錯來啊,我們一科還要你這種人才,待在一科當個普通科員真是屈才了。」

何祥笑著說:「放心,屈不了才的,姚澤這次可是走運了,得,咱們也別說這些沒有的了,領導還等著呢,那黃主任,我們就先告辭了。」

黃利華與何祥握手后,如有所思的對姚澤說道:「小姚啊,你不錯,好好表現,等回來了咱們給你慶功,但是要記住,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一定要把握好一個尺度,領導問什麼就答什麼,其他什麼都別說。」

黃利華見姚澤太年輕,生怕他在省領導面前說錯了話,牽連到他們委辦,所以臨走前趕緊提醒他。

姚澤笑笑,說道:「黃主任,您放心好了,我不會亂說話得。」

……

在何祥的帶領下,姚澤來到了市委辦公樓三樓陳副書記的辦公室,何祥輕輕敲了下房門,裡面傳來陳書記喊進的聲音。

何祥領著姚澤走了進去,然後恭敬的說道:「陳書記,姚澤帶來了。」

坐在老闆椅上的陳德懷大概快六十歲,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只是他的眼神看起來卻極其犀利,見姚澤進來便將姚澤上下瞄了一遍,然後笑著連說三個好,「小姚真是一表人才啊,這次算是給我們江平市長臉了。」

坐在沙發上一身正裝打扮的中年男人帶著一副名貴的金絲眼鏡,看著姚澤也是笑著微微點頭,表示滿意。

陳德懷指著中年男人說道:「小姚啊,這位是省農業廳的李副廳長,他看了你的《關於發展現代農業的調研報告》,很不錯,只是還有些細節問題需要向你仔細,你陪著李廳長聊會。」

姚澤心裡暗自感嘆,看眼前這個李廳長也就四十來歲就混到了副廳級幹部,這是要多硬的後台?於是姚澤不敢怠慢,趕緊躬身問好。

李國順見來人如此年輕看是也是暗自吃驚,小小年紀竟然有這麼深的文化功底,而且對我國的農業也有很深的見解,的確是個人才。

「小姚同志是吧?你不要太過拘束,過來坐。」他笑著招呼姚澤坐他旁邊,然後繼續說道:「我們就是平常的聊下天,我已經看了你寫的報告,真的很有見解,比我們農業廳有些專家頭不遑多讓,只是你裡面提到的有些內容我還要詳細的想你請教埃」

姚澤聽了趕緊說請教可不敢動,李廳長有什麼問題只管問就是了。

李國順笑著從他秘書手中拿出那報告,看著裡面的內容沉思片刻后,說道:「小姚啊,你裡面講到的農業建設基地要創新和『土地流轉』起來后怎麼做,能詳細的講給我聽聽嗎?」

這時,何祥走進來遞給姚澤一杯熱水,然後又鼓勵的向著姚澤點點頭,姚澤報以感激之後,雙手握著茶杯,開始說道:「我們對農業建設基地方面要有所創新是因為土地流轉出來了,我們就要把這個土地利用起來,怎麼樣來發展這個農業基地建設。這一塊,我們可以通過農業龍頭的帶動。你比如說我們小柳鎮上有個食品加工廠,他就需要要建設一些辣椒基地,還有生薑基地。然後他就需要大面積的土地來種植,國家也不可能划給這麼多土地給他種植,這時候就可以將這些需要種植的作物將它往小的分配,將這些需要種植的作物按報酬分配給村民去種植,這些村民既得了收益,食品廠也得到了方便」說道這裡他看了李副廳長一眼后,見李副廳長正在專註的聽著,他又繼續道:「比方還有我們江平市的太平水果罐頭廠,他需要大量新鮮的水果供應,我們就可以將這些種植水果的活下方到鄉鎮去。」

「這個都要我們的土地流轉起來,才能建設好這個農業基地,歸根到底就是要做好統一規劃,由大的分配給小的,再由小的分配到更小的。」

李國順聽了直點頭,贊同道:「不錯,這個想法可以作為參考對象,還有就是關於農村現代化……」

……

這次的提問李副廳長非常滿意,臨走之際他讚賞的握著姚澤的手說,要把這份報告帶回省里,如果研究通過,將在江平市的鄉鎮做試點,讓姚澤好好努力他會一直關注姚澤。

姚澤這一天下來,雖然沒做什麼體力活卻感到異常的勞累,與領導談話真不是人乾的事情,他覺得神經的太緊,想起宋楚楚在市內開了家美容店,心裡就有些火熱起來,於是他架著車子朝宋楚楚名片上所寫地址的方向開去。

新書,再一次滿地打滾求收藏、點擊、紅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