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十章遇見女流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遇見女流氓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兩個魅力四射的大美人就這樣當著姚澤的面上演一出國色天香的美人戲耍圖,一個性感嫵媚,一個成熟莊重,這樣兩個女人纏綿在一起,給姚澤的衝擊有多麼的大是可想而知的,最可恨的是,這畫面本來已經夠誘人了,偏偏劉曉嵐在與宋楚楚瘋鬧的時候還不忘誘惑姚澤一把,她滿含媚意的眼眸對著姚澤眨了眨,然後挑逗似的伸出鮮嫩的丁香小舌在唇邊來回的舔著,讓姚澤心癢難耐,瞬間下面支起了帳篷,無比的難受,姚澤在心裡暗罵了一句,騷.女人,劉曉嵐還沒完,此時一雙纖細白嫩的玉手毫無徵兆的抓到了宋楚楚的胸部上,動作輕柔的來回揉捏著,彷彿很享受一般,姚澤欲.火難耐下面愈發的堅挺,宋楚楚被襲胸,頓時尖叫一聲趕緊去拍開劉曉嵐的手,劉曉嵐的手在離開宋楚楚胸部的位置時,那挺拔的玉.峰明顯顫動了幾下,可想而知驚人的彈力該是有多大。

宋楚楚沒有劉曉嵐的力氣大,撕扯一會後,覺得太吃虧,於是趕緊說道:「好啦,好啦,我投降,真受不了你這個瘋女人,怪不得你老公不疼你了,這麼野蠻。」

劉曉嵐停下手,聽了宋楚楚的話也不生氣,一臉不屑的的說道:「切,誰稀罕他疼啊,老娘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一個只會用手解決問題的廢物,老娘現在看到他就反胃。」

宋楚楚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將白色襯衣整理整齊后,白了她一眼,笑罵道:「這麼私密的事情都好意思說出來,也不害臊。」

劉曉嵐如女流氓一般,毫不在意的說道:「還什麼臊,又沒外人。」說完她看了姚澤一眼,笑著說道:「這是你侄子,也不外人,反正我現在過的不幸福,楚楚你自己看著辦,給我介紹個帥哥,萬一不行,就拿你侄子充數我也不介意,以老娘的姿色配你侄子處處有餘了。」

宋楚楚見她又開起姚澤的玩笑,微微蹙眉,提醒道:「我可告訴你,姚澤可是個規矩人,你別想打他的注意,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

姚澤站在他們兩人中間尷尬的要命,他們完全是將自己當成空氣了吧?什麼話都敢當著他的面說,姚澤汗顏,遇到女流氓,你找誰哭去埃

「規矩人?」劉曉嵐輕蔑的笑笑,挑釁的看看姚澤,說道:「那個男人不好色,我就不信美色當前,他姚澤能無動於衷,除非他那裡有問題,哈哈。」

姚澤聽了這話,有些哭笑不得,暗自後悔今天不該來的,真是遇人不淑。

宋楚楚習慣了她的女流氓行徑,懶得理他,轉身對姚澤歉意的說道:「她就是那麼個鬼樣子,口無遮攔,不過性子比較直爽,人也還是不錯的。你別見怪哦。」

姚澤心想,說她直爽都是抬舉她了,簡直就是一豪放女加女流氓,如若不是劉曉嵐長的的確很漂亮,他一定會很反感這種女人。

姚澤很虛偽的對宋楚楚說道:「宋姨,沒事的,我也喜歡直爽的人。」

劉曉嵐笑眯眯的看著姚澤,對於姚澤的話很受用。

宋楚楚嗔怪的看了姚澤一眼,說道:「別宋姨、宋姨的叫我,都讓劉曉嵐看笑話了,你以後就喊我楚楚姐,聽見沒。」

「呃,好吧,楚楚姐。」姚澤應聲點頭。

「這才像話嗎,你們在著坐會我去給你們到飲料去。」宋楚楚笑著朝總經理辦公室走去。

這時小客廳中只剩下姚澤和劉曉嵐這個女流氓,姚澤心裡竟有些緊張起來。

「來,你叫姚澤是吧?坐姐姐旁邊來,陪姐姐聊會天。」劉曉嵐翹起一雙美腿,拍拍她旁邊的沙發讓姚澤坐過去。

姚澤這時候竟然有種錯覺,劉曉嵐到像是個豪放的男人,自己倒成了扭扭捏捏,被她調戲的小姑娘一般。

為了顯示自己的男子氣概,姚澤雖然緊張,但還是鼓著勇氣坐到了她身邊,剛一坐下,劉曉嵐身上的芳香就迎面撲來,姚澤聞了這股淡淡的玫瑰香味,一時間竟是有些陶醉其中,劉曉嵐嫵媚的湊近了姚澤,媚聲問道:「姚澤,你說實話,我和楚楚誰更漂亮。」說完她伸出修長筆直的美腿在姚澤面前晃著,來勾引他的眼睛。

姚澤既然是個男人肯定會受美腿的勾引,他情不自禁的看著劉曉嵐兩天白嫩嫩的長腿,偷偷吞著口水說道:「都美,都美。」

劉曉嵐很不滿意姚澤的回答,撅著塗有唇膏的性感嘴唇,嘟囔道:「真沒誠意,你楚楚姐又不在這裡,你哄我高興一下會死埃」

「要不這樣,只要你說劉曉嵐比宋楚楚漂亮,我就免費讓你親一下,你看怎麼樣?」劉曉嵐開始用她百試不爽的色誘,來誘導姚澤。

姚澤心裡暗罵,你這個瘋女人,以為老子不知道你用的什麼伎倆,等老子真說你比宋楚楚漂亮后,你會給老子親嘛,鬼才信你,搞不好還到宋楚楚那裡告老子一狀,當老子三歲小孩。

姚澤臉上不表現出來,故作為難的說道:「曉嵐姐,你和楚楚姐真的是我見過的所以女人中最漂亮,不分上下,都是極品。」

劉曉嵐聽了臉上立刻樂開了花,捂嘴笑道:「喲,這小嘴蠻甜的,老娘喜歡。」

「喂,說真的,你和宋楚楚發生過什麼沒?比如親親小嘴,拉拉小手,樓樓小腰之類的。」劉曉嵐又開始循環漸進的誘導姚澤進他的陷進。

姚澤苦笑著說道:「曉嵐姐,你開什麼玩笑,他是我叔叔的妻子,我們怎麼可能發生什麼。」

劉曉嵐撇撇嘴,一臉不信的說道:「什麼叔叔嫂嫂的,又沒血壓關係,她嫁給一個老頭子和守活寡有什麼區別,夜夜寂寞難耐,現在有你這麼一個帥哥她還不開開葷埃」

劉曉嵐說出這麼露骨的話,姚澤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宋楚楚此時已經端著兩杯橙子走了過來,面帶微笑的說道:「劉曉嵐,你剛才在說什麼呢,沒說我壞話吧?」說著話她將橙汁遞給了姚澤兩人。

劉曉嵐接過橙汁,訕訕一笑,心虛的說道:「你這人就是多心,我哪能說你壞話啊,是吧,姚澤?」

她給姚澤擠了個媚眼,讓姚澤幫他證明,姚澤醒悟過來就順著她的意思說道:「是啊,曉嵐姐沒說什麼,我們就隨便聊了下家常。」

宋楚楚哦了一聲,自言自語道,聊聊家常臉紅個什麼勁埃

劉曉嵐似笑非笑的看著姚澤,讓姚澤這個純情小男人更加尷尬,心想要不是你個女流氓出說天理不容的話來,我能臉紅嘛。

又坐了一會,劉曉嵐見時間不早了,就起身將衣服整理一下,調笑的說道:「我就不在這呆著當電燈泡了,給你們兩留點私人空間,抓緊時間,該幹什麼幹什麼去。」然後轉即從黑色皮包中拿出自己的鑲金名片遞給姚澤,甜膩的說道:「姚澤,這是我的名片,隨時歡迎你來找我。」

「趕緊滾吧,你這騷蹄子。」宋楚楚臉色緋紅,笑罵道。

「行行,我滾還不行嘛,有些人等不急咯,拜拜小帥哥。」說完朝著姚澤拋了個媚眼,扭著性感的小蠻腰走了出去。

本來宋楚楚和姚澤沒什麼特殊關係的,被劉曉嵐一說,宋楚楚到覺得自己心裡有鬼般,一時,緊張尷尬的不知道說些什麼呢。

姚澤見劉曉嵐離開,頓時鬆了口氣,倒沒怎麼將劉曉嵐的話放在心上,於是開口笑著對宋楚楚說:「楚楚姐,你怎麼會認識這種活寶呢?」

見姚澤主動開口,宋楚楚心裡到坦然了一些,嘆了口氣,說道:「我們是大學同學,關係很要好,說起來她其實也很可憐人,由於家族原因,二十幾歲就嫁給了一個自己不喜唬這種感覺其實很難受的,她在我面前還能保持著風風火火的模樣,可是對外人她就成爭強鬥勝的女強人,很多人都很害怕她呢。」

姚澤沉默不語,一個女人能有如此大的轉變,應該是經歷了很多事情吧!

見姚澤沉默,宋楚楚覺得不適合再聊這個話題,於是說道:「最近工作還好吧?」

姚澤點了點頭,笑著將今天的事情將給宋楚楚聽,然後又有些尷尬的說道:「我來你這裡,其實是想找個女技師按摩舒緩一下神經的,不知道你們這裡有沒有按摩這個義務啊?」

宋楚楚到有些為難的說道:「有是有,不過我們這裡不像娛樂場所,一般下班比較早,這裡的員工都已經下班了,而且這裡只對女性開放的呢。」

姚澤有些掃興的哦了一聲,笑著說沒事,能和楚楚姐你聊聊天心情也不錯。

宋楚楚見姚澤皮笑肉不笑的模樣知道他心裡肯定有些失落,不想掃了他的興,於是有些難為情的咬著下唇說道:「要不姐給你按按?我這身手藝好久沒有施展了。」

「可以嗎?」

姚澤目光閃爍,頓時興奮起來,宋楚楚主動提出來給他按摩,倒是讓他有些驚訝。

宋楚楚溫柔的點點頭,笑道:「當然可以,走吧,我領你去浴室沖個熱水澡,使你全身舒緩下來,這樣按摩的效果會明顯一些,洗完澡浴室裡面有浴巾。」

姚澤激動的應了一聲,在宋楚楚的帶領下進了一個裝修豪華的女性專用浴室。

看著這個屬於女人專用的浴室,姚澤感覺就彷彿進入了女人堆,渾身熱血沸騰,心癢難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