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十一章按摩與刺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按摩與刺激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沈江銘也不例外。

天天漸漸暗淡下來,沈江銘的辦公室里有些昏暗,他沒有開燈,坐在黑色的真皮椅上一臉的陰霾,手中的煙一口口的抽著,煙味瀰漫在整間辦公室中,他辦公桌上的煙灰缸中已經堆滿了煙蒂。

坐在對面沙發上的一個中年人臉色也不太好看,他偷偷看了沈江銘一眼,低聲說道:「沈市長,事情出得太快,我們也是來不及想您彙報,紀檢局的老陳就將霍局長給帶走了,而且之前一點風聲都沒收到,看來這次張市長是下了狠心,想整誇我們埃」

不聽魏大國說話還好,這時聽了他的話,沈江銘火氣一下子躥了起來,他猛的站了起來,氣的一下子將煙灰缸掀翻在地,發出~的一聲,魏大國嚇的身體一顫,臉色瞬間蒼白起來,趕緊閉上了嘴巴,心裡卻是暗暗叫苦。

「你說你一個紀檢局局長,你們局的副手在你眼皮在低下將霍炎廷給帶走了你連個聲響都不知道,你說你做這個局長有什麼用,還不如辭了回家種田得了。」

魏大國嚇的臉色一變,趕緊站了起來,哭喪著臉說道:「沈市長,對不起,是我工作的失誤,昨天晚上您也是知道的,我按您的指示去陪省里下來的幾個小頭頭喝酒,誰知道那幾個狗日的酒量太好,我昨晚被灌的鑽了桌底,直到今天下午醒過來才知道這件事情,實在是……哎。」

「而且…而且就算我沒喝醉,張市長鐵了心想動他我也阻止不了埃」

沈江銘心情緩和了些,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沉聲說道:「我還不知道你,見了酒就跟八百年沒喝過的一樣,我跟你說多少次了,改掉你這個嗜酒的壞毛病,你就是不聽,現在好了?出事了吧,如果你昨天不是喝死過去,我們收到風聲還能提前做下準備,現在事情搞的這麼被動,你讓我怎麼解決。」

魏大國也是為昨天醉酒的事情後悔了半天,他當著沈江銘的面狠狠給了自己一巴掌,發誓說道:「沈市長,從今以後我滴酒不沾,是我害您陷的這麼被動,我現在就去審問那個檢舉的女人,看能不能從她口中問出什麼來。」說著話,魏大國邁著步子就要出門。

沈江銘氣的恨不得一煙灰缸砸死他,他低聲吼道,「滾回來。」

「你怎麼回事,越到關鍵時刻越要沉住氣,現在這件事情書記和市長都盯的緊,你去審問那個女人不是沒事找事嘛,再說,她可能只是張市長的一顆棋子而已,能知道什麼,被下那些沒用的功夫。」

沈江銘說完又恨聲道:「霍炎廷也是他媽的廢物,我跟他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動不動就知道玩女人,他個老色鬼就是不聽,這下好了,栽在女人肚皮子上了,這件事情擺明了就是張愛民找的個女人接近霍炎廷然後想從霍炎廷身上下手,將我也牽連進來,這個姓張的好手段埃」

魏大國聽沈江銘這麼一說,也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於是小心翼翼的問道:「沈市長,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沈江銘走到窗邊,看著外面深思片刻后,低沉的說道:「他張愛民一個二把手都不怕江平不得安寧,我還怕什麼,你去穩住霍炎廷,讓他不要亂咬人,如果能從外面救他我會想辦法的,萬一不行,讓他將罪全攬了,他家人我會安排好的,他貪污的那些錢本來就已經夠判死刑了,在加上幾條也是一樣。」

「誒,也只能這樣了,那沈市長,我這就去辦。」

魏大國走後,房間里安靜下來,沈江銘坐回椅子把玩著茶杯,陰沉一笑,自言自語道:「你以為你張愛民有多麼清廉,咱們走著瞧。」

……

……

就算江平政壇發生再大的事情,此刻也影響不了姚澤這個無名小卒,心潮澎湃、激動萬千的心。

他將全身上下洗的香噴噴后,迫不及待的圍上浴巾,朝著101房間走去。

此時宋楚楚已經支好了按摩床,雙腿併攏端正的坐在按摩床上想著什麼,見姚澤光著上身進來她心裡微微發熱,馬上站了起來,有些不自然的笑著說道:「洗好啦。」

「恩,好了。」

宋楚楚今天的穿的很知性,充滿了成熟美婦的韻味,她一頭烏黑秀髮隨意的披散於肩后,上衣是一件偏灰白色的雪紡襯衣,裡面的黑色文胸在這件薄襯衣的遮掩下若隱若現、動人心弦,下身是一條米白色的牛仔裙,裙擺齊膝蓋附近,小腿如蓮藕一般玉潔光滑,黑色的高跟鞋遮住了半邊芊芊玉足,卻擋不住那細膩雪白的腳背,整個形象看上去簡單大方,成熟美麗。

宋楚楚給姚澤讓開位置,然後指著按摩床說道:「你躺上去,我給你背上擦些精油。」

姚澤恩了一身,側身躺了上去,心裡隱隱有些緊張起來。

宋楚楚從一個小竹籃里拿起一瓶精油來,擠了幾滴,滴在姚澤的後背上,然後一雙白嫩的手掌輕柔的將姚澤背上的精油抹開,宋楚楚的手接觸到姚澤的後背時,明顯的感覺到姚澤後背猛的蹦緊,似乎有些太過緊張。

宋楚楚溫柔一笑,低聲說道:「身體放輕鬆些,別緊繃著神經,將注意力分散。」姚澤哦了一聲,照著宋楚楚說的去想別的事情,然後宋楚楚開始在姚澤的後背上遊走,手掌從腰身慢慢的推到後頸位置,一雙冰涼的小手就如同千萬隻螞蟻一般,撩動這姚澤的心扉,她指法熟練的在姚澤的後勁處按動著揉捏著,一股難以掩飾的刺激衝破姚澤的心扉,朝著姚澤腦海涌去,他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一聲,宋楚楚狡黠一笑,柔聲說道:「怎麼樣,我的技術還不錯把!有沒有舒服些?」

姚澤閉著眼睛,呼吸有些沉重,下意識的說道:「恩,楚楚姐,你的技術太棒了,舒服的要死。」

聽著如此曖昧的話,宋楚楚也不好意思責怪,直感覺臉蛋燙的厲害,露骨的話讓她的心也有些緊張起來,一雙修長的美手按在姚澤身上竟是有些發抖。

感受到背後的異樣,姚澤微微斜眼,見宋楚楚臉色緋紅,柳眉緊蹙,猜想自己剛才的話肯定是讓她想歪了,於是他故意找話說道:「楚楚姐,你回去這麼晚沈叔叔不會著急吧?」

「啊?」宋楚楚剛才有些緊張,注意力分散了,此時聽到姚澤說話,下意室簧后,尷尬的笑著說道:「他啊,一般都是到了深夜才回來,天天不知道忙些什麼呢?」

姚澤感受這宋楚楚指尖的溫柔,再次閉上了眼睛,呼吸有些急促的說道:「沈市長位高權重,公務繁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像我們這些小科員,整體無所世事。」

宋楚楚笑著打趣道:「那你也去混個市長噹噹唄,到時候姐姐沾你的光,也威風一把。」

姚澤轉過頭看了宋楚楚一眼,說道:「楚楚姐,你在諷刺我是吧,你這個市長夫人還需要我來給你逞威風埃」

宋楚楚眼神有些黯然,幽幽談了口氣,說道:「你沈叔叔很少帶我出去見人的。」

這句話不用說透,也能猜到很多東西。

姚澤聽了宋楚楚的話,微微皺眉,心裡嘆息一聲,這麼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跟了沈江銘確實是暴殄天物了,他開始有些憐惜起宋楚楚來,原以為宋楚楚跟了沈江銘生活的應該不錯,沒想到會是這樣,沈江銘也太過分了,怎麼可以不過自己妻子的感受!!!

見姚澤不說話了,宋楚楚苦澀一笑,說道:「身子翻過來,我給你肚子上也擦一點。」

本來開始的時候姚澤被宋楚楚的小手撩的起了反應,不過經過一番對話后,小姚澤又萎縮了下去,這才避免了他翻身後的尷尬。

姚澤翻過神后,宋楚楚躬身去給他肚子擦油,姚澤微微抬頭便將宋楚楚襯衣裡面的春光一覽無遺,那潔白光滑的肌膚,深邃無邊的乳.溝,就像魔咒一般吸引了姚澤的眼睛,不知覺中宋楚楚的手已經劃過姚澤的小腹,輕輕按向姚澤被浴巾蓋著的大腿,以及大腿.內側,不得不說宋楚楚的手發很好,她能掌握一定的火候讓姚澤既舒服又不會碰到他的禁區,只是在禁區周邊按動遊走。

姚澤看著宋楚楚衣服裡面美麗的『風景』感受這宋楚楚手上帶來的刺激,呼吸變的急促起來,雙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極力的壓制著內心的慾望,當宋楚楚的手再次輕輕觸碰到姚澤的大腿內側時,這個慾望無止境的噴發出來。

姚澤就如同著了魔一般,突的站了起來,一把將還沒反應過來的宋楚楚緊緊摟在懷中,低頭就要吻宋楚楚性感的嘴唇,宋楚楚被姚澤的突然襲擊嚇了一跳,大叫一聲后緊緊抿著嘴巴,左右搖晃著腦袋躲避姚澤的襲擊,姚澤襲擊宋楚楚的嘴巴不成,直接吻向了宋楚楚白嫩的頸脖。

宋楚楚感受到姚澤嘴唇和鼻息的熱度,一股酥麻襲上心頭,身子慢慢發熱,姚澤越親越狂惹,宋楚楚呼吸變的急促起來,身子也不聽指換的軟了下來,她柳眉緊蹙,極力的仰止著那份異樣的刺激,雙手緊抓姚澤的頭髮,揚著被姚澤親吻的脖子,喉嚨里斷斷續續的媚聲傳來,「姚…姚澤,快…啊,快停下來。」

這媚音對姚澤來說就如同春藥一般,更加刺激了姚澤,他一雙厚實的大手直接從宋楚楚纖細的腰部轉移到了兩座玉.峰之上,宋楚楚挺拔的胸部在姚澤手中被捏的顫顫巍巍,彈力顯然是十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