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十三章同性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同性戀?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何祥為自己分析了這麼多事情,姚澤不相信他全是為了自己好,他猜想何祥一定是帶著某種目地的,但是何祥自己不提,姚澤也不會過問。

見姚澤閉口不言,何祥灌了口酒,苦著臉說道:「姚澤兄弟,你大哥命苦啊,在官場混了半輩子,說是在給書記當秘書,看似風光,可是不照樣和奴才一般,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哥哥我憋屈埃」

姚澤聽了暗笑,就你這張嘴,有人讓你當秘書已經是燒高香的事情了。

「何大哥,你說的也太誇張了,好多人羨慕你先羨慕不來,你這苦從何來埃」

何祥搖搖頭,黯然的說道:「有什麼好羨慕的,沒有一點實權,整體做些跑腿的事情,人家表面上是敬著我,背地裡不知道說了我多少壞話呢,說老實話,哥哥還真是羨慕你,下去當個副鎮長,怎麼說也是個實差事,也是一方大員,不像我,爹不疼娘不愛的,整體在市委做著伺候人的事,混日子等死,在市委當秘書一當就是半輩子,可真不想一輩子給人當秘書埃」

他一邊給姚澤倒酒一邊說道:「兄弟,你跟沈市長關係好,到時候幫哥哥我說說好話唄?只要沈市長肯幫忙,我到下面鄉鎮掛這職肯定是有望的,只要兄弟你幫這個忙,何哥記你一輩子的好,以後有什麼事,上刀山下火海,你一句話我絕對眉都不皺一下。」

何祥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讓姚澤覺得好笑,幾天前自己還是個默默無聞的小科員,幾天後既然轉變到連副書記的秘書都來請自己幫忙,不能不說這命運還真是捉摸不透,這沾沈書記的光沾的也太大了點吧。

姚澤見何祥喝的有點高,說話沒有平時那麼穩重,也不想更他在多說什麼,一個嘴巴不牢的人還是少招惹為好,於是姚澤開口答應道:「何大哥,你不要說的這麼嚴重,如果能幫忙我一定會幫你,以後瞅准了機會我幫你在沈市長面前說說看吧。」

「謝謝,謝謝兄弟礙…老哥就指望你了。」何祥聽了姚澤的話,興奮不已,然後指著向成東說道:「兄弟啊,我這侄子開車是把好手,而且在部隊當過兵,身手也好,你過段時間如果去了下面可以帶上他,他可以給你做司機兼保鏢,他這剛毅的性子在市委也混不下去,他跟著你我放心,而且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他去辦就是呢,你放心,這小子嘴巴牢靠。」

姚澤苦笑得看了一眼正在埋頭吃飯的向成東,向成東感受到姚澤的目光微微抬頭,眼神有些複雜的看了姚澤一眼看,然後繼續低著頭吃飯。

姚澤發現向成東飯量特別大,晚上盛來的一大盆子飯竟被他一個人吃光了,最後的一些菜也是被他全都掃光,有這麼個人在身邊也好,看著他吃飯,沒食慾也會變的有食慾起來。

飯局結束后,何祥是被向成東背著走出飯店的,他醉死過去,嘴裡還在嘀咕著:「兄弟…,兄弟啊,哥哥一定…一定記著你的好。」

何祥醉成那副模樣,自然是結不了帳了,。姚澤苦笑苦笑不已,心想,請辦事的吃飯還讓幫忙辦事的掏錢,這種事情還真罕見。

回到家中的時候已經十點多,姚澤剛走進門,就看到兩個陌生的男人坐在自家的客廳,和王漢中有說有笑。

而王素雅坐的離他們老遠的位置,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王漢中見姚澤回來,趕緊招呼的說道:「小澤啊,回來了,快過來見過你的郭伯伯和郭炎哥。」

自打姚澤進門看到那個叫做郭炎的男人姚澤心裡就不怎麼痛快,表面一副斯斯文文的書生模樣,背後指不定是個禽獸樣。

並不是姚澤對書生模樣的人有什麼意見,而是這個郭炎給他的感覺就是那種陰壞陰壞的隊伍。

姚澤沒興趣和他們聊天,不冷不熱的問了聲好后,朝著客廳角落王素雅的位置走去。

郭海峰畢竟是閱人無數的精明人,見姚澤那副不想理人的模樣只是哈哈一笑,臉上到沒什麼不悅,他兒子郭炎就不一樣了,見姚澤散漫的對他們,臉上出現怒容,要不是他父親偷偷拍了下他的腿,怕是他就要對著姚澤發作了。

王漢中也不知道姚澤今天是怎麼回事,平時姚澤是很隨和的,今天怎麼見了這郭氏父子會如此反感呢?!

見事情有些尷尬王漢中哈哈笑著換了個話題……

姚澤來到王素雅身邊后馬上換了一副笑嘻嘻的模樣,對著坐在沙發上發獃的王素雅說道:「素雅姐,在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王素雅回過神,看了姚澤一眼,輕聲說道:「沒什麼啊,就是有些無聊。」

想想王素雅從國外回來幾天,自己一直沒時間陪她,她在國內現在也沒什麼朋友了,肯定是會無聊的,想到這裡,姚澤歉意的看了王素雅一眼,柔聲說道:「對不起啊,素雅姐,這幾天工作有些忙了,沒時間陪你出去逛逛,明天我請一天假陪你出去逛逛街,買點衣服吧。」

王素雅聽了姚澤的話,臉上有些喜悅,不過嘴上還是說道:「小澤,還是算了吧,你工作這麼忙,我沒事的,估計過幾天就要去公司報道了。」

「沒事,我這幾天應該是沒事情忙了,就這麼說定了,你回來幾天了我還沒好好陪陪你呢,是我這個做弟弟的不稱職埃」

見姚澤堅持要陪自己,王素雅精緻的臉蛋上露出恬淡的笑容,輕輕嗯了一聲,答應下來。

姚澤有些疑惑的看著王漢中那邊,低聲說道:「素雅姐,這兩個是什麼人是,我怎麼不認識?」

聽到姚澤詢問,王素雅微微皺眉,不悅的說道:「誰知道爸爸在搞什麼啊,真是無聊。」

姚澤聽出了話的意思,笑嘻嘻的打趣道:「素雅姐,爸肯定是怕你嫁不出去,所以趕緊幫你找婆家,不過也是,這麼大的姑娘的確該談婚論嫁了。」

王素雅斜睨了姚澤一眼,一臉不滿的說道:「你這麼希望我快點嫁人?」

姚澤嘿嘿一笑,說道:「這是哪裡話,肯定還是要素雅姐你自己決定啦,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找不到合適的咱堅決不嫁,不過素雅姐,你對那男的有感覺嗎?」

王素雅用手掠了掠髮絲,淡淡的說道:「小白臉一個,談不上感覺,而且我對男人沒什麼感覺。」

姚澤仔細的盯著王素雅漂亮的臉蛋,想從他臉上看去些什麼情況來,不過王素雅那一臉的與世無爭的模樣讓姚澤氣餒了,他無奈的說道:「姐啊,你都二十五了,從來還沒談過戀愛,這要是說出去誰信啊?我有時候真是懷疑…懷疑你是不是…」

「是不是同性戀?」王素雅似笑非笑的看著姚澤搶著說道。

姚澤尷尬的笑笑,說道:「那你是不是?」

「隨你怎麼想1王素雅淡淡的說了一句,便起身朝著二樓走去。

姚澤笑著跟了上去,無意間朝客廳看了一眼,見坐在客廳的郭炎此時正如餓狼一般盯著王素雅看,姚澤心裡很是不爽,心想,就你這副煞.筆臉還想泡我姐,吃屎去吧。

「姐,等等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