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十四章姚澤的心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姚澤的心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王素雅將自己房門打開,走了進去,姚澤也厚著臉皮跟了進來。

「素雅姐,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1姚澤鍥而不捨的準備打破砂鍋問到底。

王素雅的陽台比較大,她在陽台上放了一個圓形的小玻璃桌,桌子下面放了兩張椅子,平時沒事的時候在陽台上晒晒日光浴,喝喝咖啡也是不錯的選擇。

只是不知道王素雅的陽台上為什麼會準備兩把椅子,難道有一把是為我準備的?姚澤心裡開始自戀起來。

王素雅輕輕拉開陽台的門,靜靜的站在陽台邊,眼睛凝視著遠方的噴泉,沉默的想著什麼。

她今天穿了一件純白色的公主式連衣裙,夏日的微風輕輕吹動,將她烏黑的髮絲輕輕掠起,飄散在空中,凌亂卻不失美意,潔白美麗的裙子也在微風的吹動中輕輕擺動著,此情此景竟然讓站在她旁邊的姚澤下意識的說了聲,好美啊!

王素雅就像一名失足落入人間的天使,美麗,淡雅,不做作,永遠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樣,彷彿所有的事情都能淡定的面對。

她靜靜站了片刻,然後轉身優雅的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饒有興緻打量姚澤片刻,才回答姚澤剛才的問題:「那你想我怎麼回答你,如果我說我是喜歡女人呢?」

姚澤嬉皮笑臉的說道:「素雅姐,如果你真的喜歡女人,那我不是沒機會了,這麼一個大美人,嘖嘖太可惜了。」

王素雅微微皺眉,波瀾不驚的心微微跳動一下,趕緊用寒冷的表情給掩飾過去,「姚澤,不許你說這種話,我可是你姐,你可別搞錯了對象。」

姚澤心裡微微嘆息,自己這個不經意的試探說明了很多問題啊,自己這份藏在內心多年的感情,還得要繼續封存。

其實打小姚澤就對王素雅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不懂事時在姚澤心中王素雅是他姐姐,他對王素雅有著深厚的親情,等姚澤長大后,朦朧之中慢慢體會到什麼是愛情時,他對王素雅的這份感情又有所變化,可以說是建立在親情和愛情之中的,他喜歡王素雅的、簡單、淡然、洒脫,更喜歡王素雅那種與生俱來的優雅氣質,這種感情一旦襲來便一發不可收拾。

即使自從姚澤高中以後王素雅對他無比的冷淡,但是他依然在內心中保持著這份獨特的感情。

姚澤上大一時,王素雅大學剛還畢業,因為一些原因獨自出國留學,王素雅走的那天姚澤沒有去送她,一是因為那時候王素雅很討厭他他不敢去送,還有個原因是他怕他去送她會忍不住想哭,這種感覺是沒人能體會,也沒人能理解。

有太多的現實和道德束縛著他,是他不敢有任何舉動。

大學,他和胡靜在一起了,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胡靜與王素雅有一些相似的地方,那份單純、淡雅都和王素雅那麼的相似,不過姚澤怎麼也不明白鬍靜最後為什麼會變成那樣,變的那麼世俗、利益。

王素雅見姚澤痴痴的坐在一旁不說話,已經自己的話有些重了,便柔聲說道:「小澤,你想找女朋友呢?」

「姐,我就是開個玩笑,你別往心裡去埃」姚澤回過神,笑著解釋,只是這笑看在王素雅的眼裡比哭還難看。

王素雅在心中幽幽的嘆了口氣,面色柔和下來,「小澤,時候不早了,睡去吧,不是說明天要陪我的嘛1

姚澤心情有些糟糕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直接走了出去。

王素雅看著姚澤有些落寞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目光再次轉向了窗外。

……

早上姚澤早早的就爬了起來,到中央花園去鍛煉身體,但是任然沒見到那個艷名遠洋的女人,心想難道是搬走了還是怎麼的。

等姚澤回到別墅的時候王素雅已經裝扮整齊,坐在餐桌前和王漢中吃著早點,見姚澤回來,王漢中笑著讓姚澤吃早飯,姚澤笑著點頭答應一身,坐下去看了王素雅一眼,見王素雅沒什麼其他變化,心也就安穩下來。

吃早飯,姚澤便和王素雅去了商城,兩人都有些尷尬,一天下來也沒說幾句話。

時間飛速流逝。

轉眼間便到了九月中旬,省里的意見一致通過,農業改革的試點放在江平市的淮安鎮,而姚澤也毫無懸念的當上了這次試點的領頭人,淮安鎮的副鎮長,主管農業和經濟。

王素雅在王漢中的安排想進了百祥公司,擔任總經理一職,成功的從留學生轉變為商業女強人。

霍炎廷貪污一案也落下了帷幕,最終以貪污巨款罪被判處死刑,張市長本想從霍炎廷嘴中探出有用的消息,可是霍炎廷死死咬定,那筆贓款是他一個人拿了,無論是威逼利誘還是嚴刑拷打,霍炎廷就是咬定了這個事實,最後張市長無奈也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唐敏在知道姚澤要到淮安去當鎮長后,本來也打算和他一起,嚇的姚澤說了不少好話,軟硬兼施又加了幾條不平等條約后,唐敏才喜滋滋的說要去省城找份工作,讓姚澤有時間了去省城看他,不過姚澤還是沒能從唐敏嘴中得出她家庭情況。

而自從和宋楚楚在『楚楚動人』裡面一見后,姚澤再也沒去找過宋楚楚,宋楚楚也沒有主動聯繫他,兩人彷彿從此失去交際一般。

……

市裡一番安排后,姚澤在縣委組織部的安排下,順利的到淮安任職。

姚澤不明白沈副市長是怎麼讓自己突然從一個小科員當上這個淮安副鎮長的,不過也論不到他多想,比較人家自有手段。

而讓姚澤沒想到的是,他才來任職沒幾天就碰到了一樁棘手的案件。

原來在姚澤到淮安鎮任職后,因為這個案子與工廠貪污有關聯,事情自然輪到姚澤來解決。

不過這件案子本來發生的已經有幾天了,一直是放在一旁沒人審理,自己一來淮安鎮的書記就讓自己接手這麼個事情,不得不說他有故意刁難自己的嫌疑。

幾天後,就因為這個案子姚澤被牽扯進了一樁自殺的命案當中。

……

姚澤本來是和鎮里的所長李俊陽,共同審理農業化工廠貪污一案,但是誰想到那個被告貪污的廠長在幾天後的應證據不足無罪釋放后,在工廠辦公室自殺了。

一時之間淮安鎮鬧的沸沸揚揚。

謠言傳出說是黎昕和李俊樣亂用私行將化工廠廠長給逼死了。

一時間案子變的複雜起來。

姚澤才上任不久就越到這種事情心裡當然不舒服,於是在廠長自殺的第二天,他便喊上了鎮辦公室的小科員蘇蓉,讓她陪自己一起去化工廠一躺,了解情況。

蘇蓉是剛剛大學畢業的學生,老家就在本地,人長的漂亮,而且聰明,剛來鎮政府便得到很多領導的青睞。

化工廠就在清河鎮的三公裡外,姚澤阻止了蘇蓉叫車子的舉動,這種事情還是不要伸張的好,蘇蓉乖巧的哦了一聲,便帶著姚澤朝著鎮外走出。

蘇蓉在前面帶著路,姚澤跟在她後面,視線總是離不開蘇蓉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以及挺翹的美.臀,心裡卻不是在想這美.臀如何如何,而是在分析這個案子的始末。

按理說既然那個廠長都無罪釋放,可能還要做自殺這麼蠢的事情埃

幾公里路曲長青都沒怎麼說話,只是開始的時候有些分心,片刻便穩定了心神,暗自思量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兩人走過郊外的一座圓拱小橋,一片雜亂的青草地前方,化工廠的場地映入眼帘。

整座化工廠已經沒有了開始辦廠的輝煌,破舊不堪的大鐵門上已經生出厚厚的鐵鏽來,在蘇蓉的帶領下,兩人走了進去,剛走進去沒幾步,門衛室便傳來一陣跑步聲,一個年齡大概在五十多歲的老者拿著報紙走了出來,看了曲長青一眼,淡淡的說道:「你誰啊?不知道這裡不能隨便進嘛。」

姚澤停下腳步,微皺眉頭。

「大爺,我是鎮政府的蘇蓉,前段時間我們見過面的,這位是姚鎮長,他是來看一下命案現場的。」蘇蓉看姚澤不悅搶在前面笑著將姚澤介紹給門衛老頭。

老頭扶了扶厚重的眼鏡框,打量了蘇蓉一陣子后,將目光轉向姚澤,「這位小姑娘看起來倒是有些面熟,只是這姚澤鎮長有這麼年輕嗎?」門衛老頭有些將信將疑的望著姚長青,一個粉面小子怎麼可能是鎮長。

姚澤無奈的笑了笑,自己真有這麼嫩?將公文包里的身份證遞給了門衛老頭,老頭接過身份證,湊近看了看身份證,又打量了一下姚澤,頓時臉上充滿了尷尬的笑意,忙將身份證雙手奉還給姚澤,說道:「喲,還真是沒想到我們的姚澤鎮長會是如此年紀,剛才真是我老頭子老眼昏花,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姚澤鎮長勿怪。」老頭一看身份證果真是剛上任不久的姚澤鎮長,頓時一臉賠罪的連說抱歉。

姚澤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放在心上。

「爹,這兩個傢伙是幹什麼的。」

這時一個頭髮略微有些長,打扮的流里流氣小青年打著哈氣走了出來,看著姚澤兩人,有些敵意的問道。

「滾進去,誰讓你出來的,讓你好好獃著你怎麼就是不聽。」老頭看自己兒子走了出來,老臉一下子了起來,罵著將自己兒子趕了進去,青年瞥了姚澤兩人一眼,又向自己老爹撇了撇嘴,嘴裡嘀咕了幾句轉身走了進去。

「姚鎮長讓您見笑了,我這兒子不懂事,您別跟他一般見識。」

姚澤剛才並沒怎麼在意那青年,聽了門衛的話,他將看向工廠四周的目光轉移了回來,無意間瞥見門衛老頭看自己的眼神竟然有些躲閃,這就讓他有些納悶了,不是說眼神是一個人心靈的窗口嘛,姚澤自認為是第一次見這個老頭,他也並沒有得罪自己,但是從他兒子出來一趟后,這老頭為什麼看自己的眼神充斥著心虛和閃躲?

會不會是有什麼隱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