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十六章真相大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真相大白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站在旁邊的老頭看了兒子一眼,趕緊對著姚澤解釋道:「不~不,姚鎮長,小三那天沒有和張德在一起,他那天晚上和我在門衛室里,什麼地方都沒去。」

「對~對,我和我父親在一起。」三子趕緊點頭說是。

兩個人緊張的對視了一眼,臉色變的無比難看起來。

「額,是嗎?那為什麼我在張德的辦公室里找到你的頭髮」說著他將手帕拿了出來,指了指三子金黃色的長毛,一臉玩味的說道。

「啊?~~這~~這不是我的頭髮?你別想誣陷我。」三子看到手帕里的頭髮臉唰的一下子變的慘白,擺了擺雙手,語無倫次的辯解著。

「是啊,這不一定是三子的頭髮,再說你憑什麼說這是你在張德辦公室里找到的,也許這是你剛才在他的床上偷偷找的幾根呢1老頭思維比他兒子敏捷,一下子想到這個層次,便板著臉說道。

姚澤望著兩人,冷冷一笑,說:「我就知道你們會死不認賬,取這證物之前我已經拍了相片,不過你們不承認也沒關係,等我將這東西拿到縣裡一化驗,是不是你的頭髮立馬真相大白。」

語罷,不理目瞪口呆的兩人,姚澤起身對著還沒緩過神的蘇蓉使了使眼色,道:「小蘇,我們走。」

「哦~~哦。」蘇蓉點了點小腦袋,趕緊起身跟在姚澤的身後,臉上露出了喜色。

「站住1三子看兩人要走,上前幾步攔住兩人的去路,臉上出現一絲狠色,「將東西交出來,否則」

「怎麼?想殺人滅口?我可以告訴你,在進屋之前我已經給所里打了電話,要不了多久警察就會過來,你現在的罪名也許還有一絲活著的希望,但是如果你傷害到我們,那麼」說到這裡姚澤目光轉向老頭,「你們家就他一個兒子吧?你可要讓他想清楚後果,別斷了你們家的香火。」

老頭一聽斷了香火,雙腿一軟差點沒摔在地上,他上前幾步狠狠甩了兒子一巴掌,將自己兒子扇的兩眼冒金花,然後噗通一下子跪在姚澤面前,抱住他的大腿,哭著說道:「姚鎮長,求求你,救救我兒子,救救我兒子啊,我們家就他一根獨苗,如果他死了,我們老張家可就斷了香火埃」

姚澤看老頭承認了他兒子的罪刑,心頭一喜,拍了拍老頭的肩膀說道:「老人家,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只要你兒子主動去自首,法律也許可以根據你家的特殊性,對你兒子網開一面不判他死刑,但是如果還執迷不悟的話,誰都救不了他的。」

姚澤知道給點的都已經點過了,怎麼決定還得看他們,說完他拉著愣愣的蘇蓉往外走,心裡卻是從剛才的緊張中放鬆下來,姚澤是在賭門衛老頭為了自己家的香火,斷然會選擇坦白從寬,所以才會拿死刑來嚇唬他。

走到門外,姚澤望著前方一片綠油油的稻田,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縈繞在他心頭的那顆大石頭也慢慢沉了下去,抬頭看天,感覺整個天空都比平時藍了很多。

也許改變命運的時刻要從這裡開始了吧。

站在姚澤旁邊的蘇蓉緩過神,舉著舉著大拇指,驚喜的大叫道:「姚鎮長,您真厲害,連破案子這種事情都這麼拿手。」說完眼中儘是崇拜之意。

姚澤笑而不語,想起和自己一起審理此案的李俊陽所長,於是掏出手機,打了過去。

電話打去時,李俊陽正在所里愁眉苦臉,本來換屆即將來臨了,李俊陽在鎮上幹了十幾年的所長,聽風聲今年有望被調入縣裡,可是誰曾想,竟然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掉了鏈子,被化工廠案給牽連進來,縣裡幾個大佬很關注此案,而且對自己的行事作風也有了不小的意見,如果事情不能解決,那麼該擔心的不是能不能升職,而是保不保得住自己這個所長的位子,這段時間他是整天的提心弔膽,只要一有電話他便嚇的直哆嗉,生怕被撤了職。

姚澤打去電話的時候,他心裡叫苦不已,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姚鎮長還敢給自己打電話,就不怕別讓說我們串供,現在最主要的是互不聯絡才對。

姚澤在電話里說讓李俊陽到化工廠里去一趟,李俊陽本不想去,但是想想自從自己涉足這個案子被牽連進來以後,以前巴結自己的人現在看到自己都是繞著道走,生怕自己跟他們沾上關係,姚澤既然打了電話兩人一起商討一下怎麼解決這問題也好,反正他姚澤都不怕我還怕個求,想通后李俊陽和所里的人交代了一聲,便開著所里的吉普車就往化工廠跑去。

等李俊陽到了化工廠的時候,三子坦白的將自己殺人的事情交代的一清二楚,李俊陽聽完后,沒想到事情竟然會峰迴路轉,他看著臉上露出淡淡笑意的姚澤突然覺得這個年輕的小鎮長怎麼會如此的可愛,恨不得抱著他狠狠的親上幾口。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當天張德被放之後,心情大好,回到廠子里,買了些酒讓門衛老頭和他兒子一起過去喝兩杯,門衛老頭得了痛風病,滴酒都不能沾,便讓他兒子去陪張廠長,兩人喝了些酒,三子便滿嘴的跑火車,說你張廠長這些年撈了廠里的那麼多油水,怎麼的也得給小弟表示表示吧,張德聽了三子的話,一時氣急便罵了三子幾句,三子酒喝的有些高了,聽到張德罵自己馬上便發了火,與張德發生口角,最後演變成大大出手。

張德年輕的時候也是在道上混過的,脾氣暴躁,聽到三子罵娘,擰著酒瓶子,揪住三子的頭髮對著三子的頭就砸了過去,三子捂著流血的腦袋,發狂般的將有哮喘病的張德摔翻在地,對著他肚子就狠狠的來了幾下,誰知道張德當場就沒了反應,看張德沒了氣,三子嚇的醉意全無,趕緊跑去跟他爹商量對策,最後他爹便出注意製造一場自殺假象。

而兇殺案的原因竟然只幾句不和便大打出手,這到是讓姚澤萬萬沒想到得。

真相大白之後,姚澤便對李俊陽說:「李所長,這件案子便由你來跟進了,不過報告該怎麼寫你總知道吧?」

李俊陽激動的趕緊點頭,連說知道、知道,案子是你姚澤破的,他現在根本沒想過要什麼功勞,能夠自保他已經很感激姚澤了。

「可別這樣,案子上面就寫是你李所長和所里的同志日夜不眠不休的將真相給弄明白了,而我只是個證人而已。」語罷姚澤略含深意的笑了笑。「啊?可是姚鎮長」

「好了,就這麼說定了。」姚澤打斷了李俊陽的話,拍了拍他的肩膀,自顧自的向外走去。

李俊陽看這麼年輕的小夥子,便有這種不貪功勞的胸襟和榮辱不驚的起氣勢,想必以後定是前途無量,一時之間,佩服之情源源不斷的外露,李俊陽看著姚澤的背影,激潰骸耙φ虺ぃ這個恩情我老李記下了。」

姚澤聽了他的呼喊,沒有聽下腳步,只是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略含深意的笑容。

一路上,蘇蓉撅著小嘴巴,憤憤不平的說道:「姚鎮長,這案子可是您破的,功勞為什麼要給李所長1

姚澤停下腳步看著蘇蓉覺得有些好笑,當個秘書還不稱職,像個管家婆一樣,他拍了拍蘇蓉的香肩,一副長著模樣說道:「小蘇啊,很多事情,不是你這個層次能夠想明白的,小腦袋多想想怎麼討好自己的上司就行了,其它的就不勞您操心了。」

看著姚澤欠扁的背影,蘇蓉氣的直翻白眼,皺了下精緻的小鼻子,呢喃道:「了不起啊,哼1

其實姚澤也很捨不得這個功勞,但是自己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必須要拉攏一些自己的隊伍,這樣開展工作才有效,而這個李所長便是他的第一個目標,他和李所長接觸過一段時間,覺得這個人還不錯,不是那種偷奸耍滑的老油條,所以才起了拉攏的心思,剛好這個案子給了他一個收買李俊陽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