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十七章縣裡談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縣裡談話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案子真相大白后的第二天早上,李俊陽開車載著有些犯困的姚澤朝湯山縣開去。

任職的這些天,姚澤可是累的不輕,剛剛任職就碰到棘手的案子,來淮安鎮還沒落下腳,就被淮安鎮書記下了個絆子,險些自亂陣腳陷入其中,想想這淮安鎮有些複雜的形勢,姚澤心煩不已。

要說自己來這淮安大概就是沖著這個農業改革的試點來的,並沒有和鎮上幾個頭頭爭奪什麼的意思,但是人家不這麼想,自己能有什麼辦法,難道跑到書記辦公室,說自己是來混經驗的,咱們和平共處吧,這不扯淡嗎。

案子雖是結束了,但是縣裡對於這事還是相當重視的,於是姚澤不敢耽擱,儘管心神有些疲憊,還沒緩過勁來,但他還是一大早就喊了李俊陽去縣裡彙報案情的結果。

「姚鎮長,看把你累的,你才來幾天書記就讓你攬這麼檔子事,淮安出了這麼檔子自殺的事,他孫書記不知道穩定團結,爭取早日破案,卻時不時的往縣裡吹陰風,說是咱們逼死那廠長的,狗日的,我看著書記是越來越混蛋了。」

姚澤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憤憤不平的李俊陽,無奈的笑著說:「李所長,你可真夠厲害的,罵咱們鎮的一把手,不想混了吧?」

李俊陽訕訕一笑,遞給姚澤一支煙,說道:「怕什麼,咱這不也沒外人,我就是看不慣孫書記那副一手遮天的模樣,你看看,你這才來幾天就開始刁難你,讓我看的就心裡不痛快。」

姚澤知道李俊陽的意思,他當著自己面罵老書記,其實是在給自己表態,自己這次幫了他一個大忙讓他解除了危機不說還立了一功,他怎麼能不感激自己。

湯山縣離淮安鎮差不多有三十公里的路程,一個小時后,縣城的輪廓漸漸映入眼帘。

湯山縣三面環山,內橫一條杞柳河,河道狹窄卻幽長,貫穿整個縣城,每當夏日炎炎,旁晚時分河道附近都會有很多人成群結隊的人到杞柳游泳戲耍,只是此時正值初秋,傍晚時分怕是有些涼意,遊玩的人自然也不會很多。

李俊陽見姚澤盯著杞柳河發愣,便笑著說,「姚鎮長,你知道這條河為什麼如此狹窄卻貫穿整個縣城嗎?」

「哦?難道裡面還有些什麼說道?」姚澤疑惑的看向李俊陽。

李俊陽點了點頭,「其實在抗日戰爭前,湯山縣是沒有這麼條河的,你可能不知道,咱們湯山縣在抗戰時期可是個四通八達要的據點,當時鬼子和八路軍都想佔據這裡,展開了長達一個月的激戰,這條河就是當初八路軍挖的戰壕,最後經過幾十年的雨水積累,就變成你現在看到這個模樣了。」

……

到縣政府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多,姚澤和李俊揚直接找去了縣委書記郭守義辦公室。

郭守義大概五十年來歲,頭髮有些禿頂,穿著方面比較簡樸,所以整個人給人的感覺氣場並不是很足。

他此時正皺著眉頭看桌上的一份文件,見姚澤兩人進來,只是笑著讓他們先坐,然後繼續看那份文件,大概過了件上輕輕畫了幾下,讓后皺著的眉頭才輕輕舒緩,放下鋼筆后,郭守義笑著說道,「我這人吧,就這個樣子,必須吧手頭上正辦著的事給解決了心裡才踏實,讓你們久等了。」

姚澤和李俊陽連忙說,書記工作敬業我咱們的榜樣等奉承的話,隨便閑扯幾句后,姚澤便開始給郭守義彙報案子的審理過程和接過。

郭守義專註的聽著姚澤的講說,時不時點頭嗯上一聲,等姚澤彙報完畢后,郭守義便說道:「這個案子辦的好啊,辛苦你們二位了,有些同志不過縣委臉面,到處扇陰風調撥離間,真是豈有此理,我看是越老越糊塗,國家提倡優化領導幹部的做法是非常正確的埃」

姚澤當然知道郭守義說的誰,當時淮安鎮化工廠的廠長死後,淮安鎮書記孫有才就到處造謠抹黑姚澤和李俊陽,不管怎麼說姚澤和李俊陽都是政府的人,就算要打壓異己,也要分個時候吧,他這麼做完全沒有考慮大局,給政府抹黑,郭守義書記怎能不氣。

聊了大概半個小時的農業改革問題后,姚澤和李俊陽起身告辭,郭守義起身和他們握手,然後又隨便鼓勵兩人幾句。

既然來了縣裡,姚澤必然要去縣長辦公室拜會,在來淮安鎮之前,沈副市長和姚澤談過一次話,知道了縣長何惲是他提起來的人,讓姚澤如果有什麼困難直接找何惲,當然沈副市長也對何惲講了他與姚澤的關係。

讓很多人震驚的是,姚澤就職的時候是縣長大人親自將他送到淮安鎮的,這就讓很大人明白了一個問題,這個叫姚澤的副鎮長身份恐怕不簡單,縣長親自送一個副鎮長去任職,這可是罕見的事情。

姚澤和李俊陽進入縣長辦公室的時候衛生局局長姜偉正在給何惲彙報工作,何惲見到姚澤板著的臉馬上露出了燦爛的微笑,看的姜偉心中一怔,不由的偷偷打量著眼前的年輕人,心想這人是誰啊,縣長剛剛還在批評自己,看到這年輕人態度馬上三百六十度的轉彎,想必身份也不會簡單,於是臉上也露出了機械式的笑容,對何惲說,那縣長你先忙,等您有時間了我在來給你彙報工作,見何惲點頭,姜偉朝著姚澤示好的點了點頭后出了縣長辦公室。

「姚澤啊,我已經聽說你審理的那個案子了,乾的不錯埃」

何惲請姚澤兩人坐下,然後又給兩人發煙,李俊陽激動不已,他那裡享受過縣長發煙這種待遇,於是趕緊起身小心翼翼的接過煙,連說謝謝,何惲就笑著說,不用緊張都是自己人,李俊陽這才安心了些,想想縣長能對自己這麼客氣都是因為姚鎮長埃

想到這裡,他便有些暗自得意自己壓對了寶。

姚澤聽了何惲誇獎的話,便笑著說,「何縣長,我在這個案件中可沒什麼功勞,要誇獎你得誇獎李所長才對,案子可是他破的。」

聽了姚澤的話,李俊陽偷偷看了姚澤一眼,心中感激更勝,聽姚澤與縣長對話的輕鬆勁就知道他與縣長關係匪淺埃

「哈哈,你也別過謙,你們兩個人都有功勞,李所長你不錯啊,縣裡正在考慮你的問題,時間應該不會太久。」何惲爽朗的笑過之後,看了李俊陽一眼,很隨意的說了這麼一句。

雖然何惲很隨意的說了這麼一句話,但是對於李俊陽來說,簡直就是天籟般的聲音,他已經盼著天盼了很多年,今天終於可以再進一步,怎能讓他不激動。

「何縣長,謝謝你,我,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努力。」李俊陽眼眶泛紅,激動的開始表態。

何惲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正在抽煙的姚澤,說道:「姚澤才來咱們淮安,以後有很多地方還要你幫忙才是。」

李俊陽連連點頭稱是。

談完話,何惲本來是想請兩人出去吃飯的,但姚澤見李俊陽太過拘束,便婉拒了何惲的好意。

臨走前,何惲握著姚澤的手說要經常來他辦公室玩,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來找他等示好的話。

姚澤便笑著說,以後一定經常光顧縣長大人的辦公室,只是縣長大人可不要嫌煩,將我掃地出門。

在何惲笑罵聲中,姚澤兩人離開了縣長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