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十八章心懷鬼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心懷鬼胎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出了縣委,李俊陽一張老臉都快笑出花來,說要去喝幾杯,但是姚澤來到淮安還沒幾天,很多人事關係還沒搞清楚,而且一大堆事情等著處理,便說等他真正走馬上任的時候在慶祝,中午喝了酒也沒法開車,李俊陽想了想也是,中午真喝了酒,恐怕晚上就回不起了,最近酒後駕駛查的厲害。

兩人簡單在縣委附近一個小餐館吃了點飯,便開車回了鎮上。

下午姚澤回到自己辦公室,發現辦公室被收的乾乾淨淨,窗檯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盆含苞待放的水仙花,花骨朵上灑了水,晶瑩的水滴在陽光的照射下,看上去清澈透亮,雖然沒有什麼花香,但是姚澤感覺心情說不出的舒暢,也許這就是一種『境』。

這種心境,也許無發言語,但是卻清除了姚澤這幾天因為化工廠一案所留下來的陰霾情緒。

上任的第一天,姚澤就調來了淮安鎮所管轄的所有鄉村的檔案,因為案子纏身所以一直沒有來得及看,恰好今天空閑,姚澤就將這些村,按照不同的情況分成兩大類,鄉村發展好的一類,然後落後的分一類,這樣工作起來更加明確。

類別分完以後,姚澤開始寫前期工作的計劃方案。

不管農村怎麼革新,首先離不開的便是『三農』工作的加強,所以的工作必須在它的前提下開展。

正當姚澤想的入神,房門被輕輕敲響,抬頭望去只見一個身材高挑衣著艷麗的美少婦俏生生的站在辦公室門口望著姚澤抿著而笑,美麗的眼眸中充滿少婦的柔情與溫柔。

姚澤看著媚眼少婦微微愣神,忘記了說話。

「姚鎮長就打算讓我一直站在這裡?」

姚澤回過神,暗想,不知道誰家媳婦,如此動人。他報以歉意的微笑,說道:「不好意思,快請進,你是政府的工作人員么?我剛調來,很多人都還沒認清楚呢。」

少婦深情款款的搖曳著身姿走進去后,對著姚澤說道:「姚鎮長客氣啦,我叫柳嫣,在鎮政府負責管理檔案,前幾天您要的檔案就是我喊人送來的,沒想到姚真長如此年輕呢,我們鎮上來了您這麼個年輕帥氣的鎮長,以後鎮上的姑娘可有福氣呢。」

姚澤笑著搖頭,心想這柳嫣還真有意思,都還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品性就敢和自己開玩笑,這樣只能說明兩種可能,要麼她身後有些背景,不用忌憚自己,要麼就是她初為人婦,涉世未深不懂人情世故。

姚澤有些疑惑,問道:「柳嫣同志,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柳嫣笑眯眯的走到姚澤紅木辦公桌邊,將一個粉紅色的手機拿了起來,在姚澤面前晃晃,輕聲說道:「中午幫你打掃辦公室衛生的時候,手機忘記拿了,剛才要打電話才想起來。」

姚澤本以為自己辦公室是蘇蓉給打掃的,看到柳嫣拿起手機,才發現他桌子角落剛才一直躺著個手機自己沒看見。

姚澤笑了笑,說:「怎麼還麻煩你來打掃我的辦公室,太不好意思了。」

柳嫣滿帶笑容的說道:「小事情,今天發現給你遺漏了一份農村的檔案,給你送過來時,看你煙灰缸堆滿了煙蒂。就隨便幫忙打掃了一下。」

「額,是這樣啊,那真是謝謝你了,改天有時間請你吃飯。」

說完,姚澤低下了頭繼續寫他的工作方案,這意思其實就是在送客了,他覺得女人越是殷勤恐怕越沒什麼好事,自己剛來淮安工作,的工作還沒開展就混的一身騷,那不是給沈副市長丟臉嗎。

柳嫣彷彿聽出來姚澤的意思,尷尬的笑笑:「小事而已,姚鎮長太客氣了,為領導服務不是應該的嘛,那領導你忙吧,我就先走了。」

姚澤拿著鋼筆在紙上寫著計劃方案,輕輕嗯了一聲,沒有抬頭。

見姚澤態度冷漠,柳嫣氣憤的踏著黑色高跟鞋,咯咯的走了出去,精緻的臉蛋上透露出不滿,色澤紅潤的小嘴嘟囔道:「神氣什麼埃好心當作驢肝肺,哼1

等柳嫣出門以後,姚澤微微抬頭,心想:「漂亮女人就如鮮艷可口的水果,有些果子外表美麗內在也甘甜可口,而有些水果外面漂亮內則卻是劇毒無比,不能胡亂品嘗埃」

下班后,姚澤到小餐館炒了兩個菜,打包提著回招待所,最近精神太過貧勞,他打算吃了晚飯就睡覺,休養生息好迎接馬上要面臨的挑戰。

因為姚澤剛來淮安鎮不久,沒分配到住房,所以暫時只能住在政府招待所。

柳嫣下班後去幼兒園接了三歲大的女兒,順道的在菜市場買了些丈夫愛吃的菜,然後騎著電動車回家。

回到家時,見丈夫已經回來,坐在沙發前,悶不做聲的抽煙,昨天才清理乾淨的煙灰缸,今天又裝了一半的煙蒂,柳嫣就有些不高興,微微蹙氣柳眉,責備道:「成偉,少抽點煙,像你這樣抽煙身體怎麼受得了,再說女兒還這麼小,別讓她吸你的二手煙。」

阮成偉見自己老婆牽著兒女站在門口,不滿的看著自己,於是訕訕一笑,趕緊將煙給熄滅了,「老婆我錯了,以後盡量少抽煙就是,快點做飯吧,我都餓死了。」說完,他伸出手對自己女兒笑道:「妍妍,快到爸爸這裡來,爸爸今天給你買了好多好吃的。」

軟妍妍小臉興奮的朝著軟成偉身上撲去,然後兩人撓著痒痒,瘋鬧在一起,柳嫣看了兩個活寶快樂的模樣,臉上也露出溫柔的微笑。

換上秀氣的拖鞋后,柳嫣提著從菜市場買回來的菜去廚房忙乎去了。

柳嫣正洗著菜,一雙手臂從後面摟住了她,只聽見耳邊細語傳來,「老婆,最近工作怎麼樣,累不累啊?」

一股熱浪敲打在她耳際,她敏感的閃躲了一下,嗔怪的說道:「別胡鬧,小心被女兒看見,影響多不好。」

阮成偉笑眯眯的鬆開手,站在旁邊幫著摘菜,說道:「沒事,女兒去書房寫作業去了,對了,你有沒有見到新來的副鎮長啊?」

柳嫣漫不經心的點點頭說道:「見過了啊,特別年輕的一個小夥子,不過我覺得他這人人品有問題。」

聽了柳嫣的話,阮成偉微微皺著眉頭,有些不高興了,「老婆,可不許瞎說,人家剛來任職,怎麼就惹到你了,這話可千萬別穿出去了。」

柳嫣見自己丈夫小心翼翼的模樣,就有些生氣,「在自己家裡有沒個外人,說說怎麼啦,整天小心翼翼的,也不知道你在怕什麼。」

阮成偉將洗好的生菜裝進盤中,微微嘆息一聲,黯然的說道:「你不懂,別看一個小小的鎮政府,裡面暗藏的道道多著呢,說不準一不小心,你老公這個人大主任的頭銜就被別人摘了去。」

柳嫣別過臉,看了自己丈夫一眼,詫異道:「有那麼誇張嗎!我怎麼沒感覺到?」

阮成偉微微翻了個白眼,「你們女人哪懂這些,不過我可跟你說啊,一定別得罪了那個姚鎮長,他的背景可能不淺,如果能夠跟他交好關係那就最好不過。」

說道這裡他又嘆了口氣,說道:「你啊,以後別太小孩子氣,在政府工作不同別的地方,說不定那句話說錯了,得罪了領導人家就給你穿小鞋,讓你翻不了身。就說我吧,當初我和老書記的小兒子一起追求你,最後你雖然選擇了我,但是這可不就把人家書記得罪了,你可不知道他給了我穿了多少小鞋,下了多少絆子。」

柳嫣聽丈夫這麼說,心裡有些不樂意,寒著小臉,說道:「怎麼得,合計著我你還怪起我來了是吧?你有沒有良心埃要不是當初我爸幫你的忙,你連個主任都當不了。」

阮成偉見柳嫣要發飆,哪敢在發鬧騷,趕緊點頭說,「是,多虧了咱爸的幫忙。不過,咱爸要是在鎮長的位置上晚退幾年就好了,這樣我的日子過的也舒服些,說不定還能混個副鎮長噹噹,哎,都是命埃」

柳嫣覺得自己丈夫今天有些奇怪,不由得柔聲問道:「成偉啊,你今天怎麼呢,怎麼老感覺你怪怪的?」

柳嫣哪裡知道阮成偉的心思,那天姚澤到鎮上來報道的時候,他就見過姚澤,看看人家年紀,比自己還小都已經是副鎮長了,自己比他大了好幾歲還混的一塌糊塗,不過他在嫉妒姚澤的同時,又深感姚澤背景深厚,堂堂縣長親自送他一個副鎮長來任職,這是什麼概念,恐怕在市裡都有門路。

從那天起阮成偉就抱了討好姚澤的心思,因為他很清楚現在鎮上的形式。

老書記孫有才他已經得罪了,沒什麼可指望的,鎮長鬍建平有個侄子也在政府混著,萬一空了副鎮長的位子那有自己什麼事,他胡建平肯定是想方設法的讓自己侄子上去。

直到姚澤來得那天,他才彷彿又看到了新的契機,本來已經快要認命的心再次浮動起來,只是不知道如何和這個副鎮搞好關係,太過殷勤人家會覺得你有所圖謀,太過生疏的話姚副鎮長對自己也沒什麼好的看法,思前想後幾好天,他才想到自己老婆就在姚副鎮長的眼皮子低下,讓她去和姚澤套套近乎也是個不錯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