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十章強勢而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強勢而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政治.鬥爭,猶如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即使再殘酷,人們對於權力的追逐總是樂此不彼。

淮安鎮每周一的例行會議任然在繼續著,只是此時的情況有那麼些尷尬,孫有才好像在淮安擔任書記以來,第一次對例行會議失去了掌控,而讓他失去絕度權利的人,便是坐他旁邊,面帶笑容的年輕人,只是這種微笑對於孫有才來說,是極度噁心的。

李俊陽對於孫有才意見的反對,促使孫有才火氣攻心,黝黑的老臉憋的紫紅,恐怕隨時有可能爆發。

會議室顯得有些安靜,偏偏這時候坐在後面的阮成偉不知好歹,站起來接在李俊陽的後面說:「我覺得李所長說的很對,其實咱們鎮相對於其他鄉鎮而言,已經落後了不少,如果沒有新的理念,新的管理模式灌輸,恐怕以後咱們和別的鄉鎮比就有些拍馬不及。膽是如果咱們鎮的農業創新改革有序的進行下去,經濟用不了多久就能被帶動起來。」

「還有就是……」

……

辦公室一陣巨響,孫有才厚實的手掌狠狠的拍打在會議桌上,表情難看到極點,他想不到才短短數天,局面既然成這樣,連以前見了自己連大氣都不敢出的阮成偉,今天都敢亂咬自己了,誰給他的膽子,難道是他?

孫有才看了姚澤一眼,然後狠狠的瞪著一臉緊張的軟成偉,寒聲說道:「你給老子閉嘴。」

阮成偉見孫有才如此動怒,也不敢在說下去,畢竟孫有才才是淮安鎮的一把手,阮成偉清楚,以孫有才的火爆脾氣,如果自己在當著他的面繼續說下去,恐怕這老東西敢將他手邊的水杯砸過來。

見阮成偉乖乖的坐了下去,孫有才怒聲說道:「行,這件事情我不參與,既然市裡讓姚澤同志全權管理農業改革的事物,我沒有理由干預到裡面來,但是我醜話要說在前面,如果以後出了什麼問題,姚澤同志你要承擔全部的責任。」

「自然不勞你操心。」姚澤很淡定的坐在那裡,冷漠的回應一句。

「散會1

孫有才瞪了姚澤一眼,咬牙切齒的憋出這兩個字后,朝會議室外走去,臨出門之際,將會議室的大門狠狠的踹了一腳,才甩著膀子氣勢洶洶的離開。

胡建平無奈的看著氣急而去的孫有才,苦笑著對姚澤說:「孫書記就這麼個脾氣,不過工作態度是沒什麼說的,我們這些了解他脾氣的人都習慣了,姚澤同志你才來肯定還有些不太適應他的做事風格,慢慢習慣就好了。」

姚澤看似漫不經心的說道:「我不喜歡嘗試著習慣一個人,如果能和平共處我當然沒問題,但是如果故意找事,我也不是好捏的軟柿子。」說完拍了拍李俊陽的肩膀,然後扭頭看了一眼正在用詫異的目光盯著自己的蘇蓉,微微一笑起身走了出去。

還沒離開的眾人聽了姚澤的話,心裡都是一緊,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在和孫書記宣戰?

想想也就釋然,人家後台強硬,不需要怕老孫書記,想通這一點的領導們看姚澤的時候,臉上都露出了示好的笑容。

姚澤其實也不想這麼強硬的與領導幹部們相處,但是他初來乍到,對鎮上的人事根本就是兩眼一抹黑,如果不由這種劍走偏鋒的極端方法,只怕工作是沒法有效的進行下去。

姚澤回到自己辦公室,剛剛坐下,敲門的聲音便傳了進來。

姚澤沉聲喊了聲進,只見阮成偉笑眯眯的走了進來,有些拘束的說道:「搖鎮長,我來向您彙報工作。」

姚澤認識他,剛才在會議室替自己說話的鎮人大主任,於是笑著說道:「阮主任,快坐吧,我要謝謝你剛才支持支持我的工作埃」

阮成偉連忙點頭拘束的坐在了對面的沙發上,心想眼前這個年輕的鎮長比自己還年輕卻能做到不自傲,從會議室的強勢到現在的謙遜,能如此輕鬆自如的收放這種氣勢,阮成偉都開始有點佩服起姚澤來,覺得此人以後絕對不簡單,對於投靠姚澤的心情更加濃郁了,於是他端正的坐好,小心翼翼的說道:「姚鎮長您太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現代農業的改革本來就是一件功在千秋利在於民的事情,不能因為一些個人的老思想就將咱們發展的腳步給緩慢下來,我堅定跟著姚鎮長您的步伐走,咱們鎮未來的發展絕對是不可限量的。」

阮成偉一番馬屁拍的姚澤還是蠻受用的,他先說出了其中的道理在拍姚澤一記馬屁,這樣就不會顯得他唐突,太刻意,姚澤覺得這個阮成偉說話還是可以的。

「阮主任說的有些大了,應該說我們都是跟著黨的步伐走才對。」

阮成偉連忙點頭稱是。

姚澤便笑著問道「阮主任,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軟成偉拿出芙蓉王的煙,從裡面抽出一根,遞給姚澤,然後說道:「姚鎮長,我是支持您的工作來了,是這樣,我愛人在檔案室工作,名叫柳嫣,她管理這裡的檔案也有些時日了,對於各個村子的情況還算了解,可以協助姚鎮長您的工作,所以來跟姚鎮長您彙報一聲,看需不需要……」

姚澤突然想起那天那個溫柔靚麗的美婦,心想原來柳嫣是你媳婦啊,看阮成偉如此熱衷的『幫助』自己,姚澤想到了他心裡的小九九,如果他真心實意的幫自己,那麼以後有機會讓他動一動也不是不行。

聽了阮成偉的話,姚澤微微點頭,笑著說:「那好啊,只要你愛人同意隨時歡迎她進咱們這個小組,阮主任,你不錯啊,工作積極性高,有悟性,以後仕途不可限量埃」

聽了姚澤的話,阮成偉心中狂喜,臉上不經意見有些表露出來,「姚鎮長,謝謝您的誇獎,配合您的工作也是我應該做的,以後還請姚鎮長多多指導我的工作。」

姚澤笑著將煙點上,說道:「指導到談不上,政府裡面就咱們兩個年輕的幹部,以後互相學習還是可以的嘛。」

阮成偉聽了姚澤的話,心裡更加激動起來,彷彿吃了人蔘果一般,心情從來沒有過的舒暢,他見攀姚澤這層關係有戲,於是趕緊說道:「姚鎮長,還在政府招待所住吧?」

姚澤疑惑的說:「是啊,怎麼呢?」

「姚鎮長,這政府招待所的住宿雖然還可以,可是這伙食就不那麼好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話,以後沒事就去我家吃飯,我愛人手藝還不錯。對了,前天我母親從鄉下帶了幾隻老母雞過來,要不晚上去我家,我陪姚鎮長您喝兩杯?」阮成偉說完,見姚澤沉思起來,心裡不由得一突,難道自己太唐突呢?

想想這段時間到淮安鎮后的確沒好好吃一頓,又想起那個年輕的美婦,姚澤心頭一熱,便笑著的答應下來,客氣的說,不會麻煩阮主任吧。

阮成偉見姚澤答應下來,臉露喜色,趕緊起身忙說,不麻煩,不麻煩,姚鎮長您能去我家,我是的榮幸,那咱們就說定了,下班我來接您吧。

見姚澤點頭,阮成偉便起身告辭,出了姚澤的辦公室,軟成偉直接去了檔案室,偷偷將柳嫣叫了出來,有些激動的說道:「老婆,下班后趕緊去菜市場買些好菜,晚上我請了姚鎮長去咱家吃飯,這可是我的一次大好機會,你晚上可千萬要好好的露一手。」

柳嫣怔怔的看著阮成偉,從他臉上看到了這幾年從來沒有過的興奮與激動,不由得好奇,姚鎮長真有自己丈夫說的那麼厲害。

早上會議室發生的事情已經傳開,想想姚澤年紀輕輕,意氣風發,無視淮安土皇帝的模樣,柳嫣心裡也開始有些佩服起來。

苦逼的求收藏、紅票,我知道自己寫的東西肯定沒法和那些大神、小神相比,但是希望看了的讀者能夠去書評區提些意見,以後好加強改進,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