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十二章家有美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家有美妻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以前從來沒覺得自己好色,至少他自認為算不上色狼,只是偶爾有些新慾望的衝動罷了。

當柳嫣輕移蓮步,搖曳身姿的從廚房走出來時,姚澤眼前為之一亮。

柳嫣好像今天是刻意精心打扮了一番,精緻的臉蛋上抹了淡淡的粉妝,臉頰之上有著一層若隱若現的腮紅,彎彎的柳葉眉,直挺小巧的鼻子,性感的嘴唇上塗了淡淡的粉色唇膏,微微張嘴顯的誘人之極。

她上身穿了見純白色的修身襯衣,把她如衣架子一般的身材襯托的凹凸有致;由於襯衣上留有兩顆紐扣沒給扣上,波濤洶湧且挺拔的輪廓若隱若現;襯衣衣袖微微挽起,裸露著兩條修長白皙的嫩藕一樣的手臂,自然而然的垂在細若水蛇一樣的小腰上;不堪一握的腰肢將襯衣束入裙中更新嫵媚身姿,;最讓姚澤口乾舌燥的是她的兩條白得反光、漂亮到眩目的修長大腿,由於穿著一條黑色的緊身皮裙,整個的露在外面,讓人一見心中躁動火熱,腳底穿著一雙透明彩絲的涼拖鞋,足踝渾圓線條優美,十個小巧的腳指頭上塗有鮮紅的指甲油,看上去充滿的異樣的誘惑。

「姚鎮長真是不好意思,飯還沒做好,讓成偉先陪你聊會天,再過十五分鐘就能開飯了。」柳嫣面帶迷人的微笑,輕柔的對著姚澤招呼一聲,見姚澤來了阮成偉忘記給姚澤倒水,美麗的臉蛋出現嗔怪之色,對著自己丈夫說道:「成偉,你真是粗心大意呢,都忘記給姚鎮長倒水喝了。」

軟成偉猛拍腦袋,一臉抱歉的對姚澤說,「姚鎮長,對不住啊,看我都糊塗成什麼樣了。」說完趕緊起身去倒茶。

柳嫣微微一笑,朝著廚房走去,姚澤趕緊將眼睛瞟去,見她那纖細的腰身下,被黑色皮裙包裹著的挺翹美.臀,圓潤而豐滿,似乎有魔力一般,深深吸引著姚澤的眼球,讓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阮成偉到完水過來時,姚澤已經收回了火熱的目光,所以他並沒發覺姚澤覬覦他老婆的色狼模樣。

將泡有茶葉的水杯放在姚澤面前後,阮成偉坐在姚澤身邊,又遞給姚澤一支煙,陪笑著說道:「姚鎮長,家裡沒什麼好茶好煙,請不要見怪。」

姚澤翹著雙腿,笑著說道:「阮主任,你就被客氣了,這上好的大紅袍,精品黃鶴樓還不算好東西,你人別人怎麼活埃」

姚澤欲要點煙,阮成偉眼疾手快,趕緊從茶几上拿起打火機幫姚澤點說,然後訕訕笑著說道:「姚鎮長是市裡見過大世面的人物,就怕你看不上這些呢。」

姚澤擺了擺手,眯著眼笑道:「可別這麼說,什麼見過大世面的人,我以前就是在市裡做打雜的事情,比你們這些下面的幹部可差遠了,你這麼說可是打我的臉咯。」

阮成偉聽了心裡有些慌張,自己今天是不是太緊張了,怎麼老做錯事情說錯話,他趕緊陪笑道:「姚鎮長,您瞧我這嘴,我沒有別的意思,您別……」

「好了,和你開個玩笑,這麼緊張幹什麼。」姚澤笑著拍了拍阮成偉的肩膀,繼續說道:「阮主任,你別再跟我這麼客氣了,在這樣搞,我下次可不敢來了,既然是吃家常飯,咱們還是隨意點好,別弄的跟女婿見丈母娘一樣。」

阮成偉抽了口煙,嘿嘿笑道:「是,我聽你的。」

姚澤見他還是有些放不開手腳,便將話題轉開,將煙蒂放進煙灰缸,說道:「阮主任在政府幹多少年了?」

提到這種話題阮成偉眼神就有些黯然,以前自己在鎮上可是青年才俊,畢業后就到鎮政府上班,一年時間便升為人大主任,可是自從和老孫家的兒子搶媳婦后,自己的仕途彷彿變的暗淡無光,還記得結婚那天,老孫家兒子在阮成偉耳邊輕語的說,搶老子的女人,老子讓你這輩子不得好過。

孫書記的兒子雖然語氣溫和,聽在阮成偉耳中卻如同五雷轟頂一般,心中的恐懼一直縈繞不散,當天晚上美人嫵媚誘人的躺於床中,阮成偉卻沒有心情與能力一親芳澤。

「阮主任?」

見阮成偉臉色難看,姚澤疑惑的看著他。

「啊?」阮成偉回過神,一臉的抱歉,心情有些沉重的說道:「不滿姚鎮長,我在政府已經混五六年了,還是一事無成啊,天天混著日子,度日如年埃」

姚澤明白阮成偉的感受,因為在國家的政策里,地方組織法規定,鄉鎮一級地方國家權力機關的權力屬於鄉鎮人民代表.大會,儘管鄉鎮的管轄範圍較孝代表人數相對較多,但經常召開代表.大會困難很大。有些問題時效性強,等通過會議討論時已失去意義。即使召開人民代表.大會也是形式多於內容,難以達到監督目的。鄉鎮召開人代會普遍為1天時間,審議工作幾乎不進行,人代會上代表提出的建議批評意見也很少,甚至沒有。儘管法律明確規定了鄉鎮人大設立主席團,並賦予了鄉鎮人大主席團類似縣級以上人大常委會的某些職權,但權力太小,更沒有實質性的監督權。現在的鄉鎮人大主席團既不是常設機構,也不是臨時機構,只在一年一次的人代會發揮作用。鄉鎮人大在閉會期間,鎮人大主任就成了光桿司令,沒有行使職權的主體,缺乏行使職權的途徑。

簡直如同擺設一般。

姚澤將熱騰騰的茶水端起來,輕輕嘬了一小口,安慰的說道:「阮主任不要急,這人大主任雖然做的是有些憋屈,但是這人啊,總有低谷期的時候,好好乾,我很看好你的。」

聽了姚澤的話,阮成偉心裡激動不已,彷彿看到了自己當鎮長的樣子,臉上滿是神采奕奕,他激動的看著姚澤說道:「姚鎮長,謝謝你的鼓勵,我一定會努力,也希望您以後多多提攜才是埃」

這時候柳嫣將炒熟的菜給端上了桌子,見自己丈夫滿臉通紅,一臉興奮的樣子,便笑眯眯的問道:「成偉,你和姚鎮長說什麼呢,這麼開心。」

「嘿嘿,沒什麼,就隨便和姚鎮長,聊聊工作的事情。」

柳嫣就隨身的圍裙給解了下來放在一邊,然後帶著嫵媚的笑意說道:「飯做好了,成偉,你請姚鎮長過去坐,我去酒櫃給你們拿酒去。」

阮成偉答應一聲,請姚澤去小餐廳就坐。

姚澤見坐了滿桌子色相不錯的菜,便誇口贊道:「柳嫣嫂子手藝還真不錯,看這菜色就食慾大動啊,阮主任你真是幸福,娶了個漂亮的賢內助埃」

柳嫣這時恰好拿了瓶白酒走過來,聽見姚澤的話,俏麗的臉蛋上一片緋紅,看起來極其嫵媚動人,心裡也是無比自豪,阮成偉聽見姚澤喊柳嫣嫂子,心裡激動起來,就哈哈笑著說道:「姚鎮長還真說對了,能娶到柳嫣是我的福氣埃」

「成偉,說什麼呢,在姚鎮長面前,嫌不嫌丟人。」柳嫣俏麗的臉龐更加紅潤起來,嗔怪的白了阮成偉一眼,心裡卻是美滋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