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十三章驚鴻一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驚鴻一瞥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阮成偉看著妖艷欲滴的嬌妻,心裡無不感慨,自己是修了幾輩子的福,才娶到如此賢良淑惠,美麗動人的妻子。

要說柳嫣,當年追求她的人可不再少數,其中不乏一些權貴子弟,自己何德何能為什麼會得柳嫣的青睞,這是阮成偉結婚幾年來一直疑惑的問題,他每次想到這個問題,問柳嫣的時候,柳嫣總是憨態可掬,笑嘻嘻的說是秘密,時間久了阮成偉到是慢慢將這個事情給淡忘。

而姚澤見到兩人如此的幸福,心卻是有些羨慕起來,自己怎麼就沒一個紅顏知己疼愛?

阮成偉見妻子眼眸柔情的瞪了自己一眼,心中更加舒暢,嘿嘿笑道:「我說的都是實話嘛,連姚鎮長都說你賢惠來著,那還能有錯嗎?」

姚澤眯著眼,笑眯眯的看著阮成偉夫妻兩人『拌嘴』覺得甚是有趣,心裡也樂得舒暢。

「行了,你羞不羞人啊,真是厚臉皮。」柳嫣嫵媚的瞪了阮成偉一眼,滿臉緋紅彷彿熟透了的櫻桃一捏就能擠出水來一般,不再跟阮成偉談這種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話題,低著頭,一雙纖細白嫩的小手握著瓶口,將家裡珍藏幾年,阮成偉不捨得喝的五糧液給打開,分別給姚澤和阮成斟滿,本來她自己準備喝飲料的,但見丈夫如此重視與姚澤的關係,便咬牙給自己也倒了半杯,片刻,飯桌周圍的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酒香。

「好酒啊1姚澤聞到這酒香四溢的五糧液,讚歎一聲,說道「阮主任,今天請我吃這頓飯可是下了血本埃」

阮成偉笑容滿面的將酒杯端了起來,說道:「姚鎮長是我最重要的客人,當然要拿最好的出來招待,這杯酒敬姚鎮長你,我幹了,你隨意即可。」

阮成偉一點都不含糊,豪放的將一杯白酒給掀進了肚中,酒是烈酒,辣的他整個胃彷彿火燒一般,柳嫣見阮成偉齜牙咧嘴的模樣,趕緊夾了口菜放入他碗中,然後低聲提醒道:「你的胃本來就不好,慢點喝。」

姚澤贊同的點頭,說道:「是啊,這可是好酒,不帶阮主任你這麼浪費的,好酒是要慢慢品嘗的。」,停頓一會,姚澤將酒杯端了起來,繼續說道:「既然阮主任這麼豪爽我也不能太孬,我陪你把這杯酒給幹了,然後咱們慢慢的喝。」

「好1見姚澤也是一口將滿滿一杯白酒給倒進肚中,阮成偉大讚一聲,然後說道:「姚鎮長,果然夠意思。」

柳嫣起身,再次將兩人的酒給滿上,然後抿嘴輕笑著對姚澤說道:「姚鎮長,這酒夠烈,你吃點菜壓壓酒氣。」

「好勒,我嘗嘗嫂子手藝。」他吃了口青菜,一邊嚼一邊認真的說道,「對了,你們也別姚鎮長,姚鎮長的叫我了,聽的生分,既然我們這麼投緣,你們又比我大,以後我就喊阮主任哥,柳嫣姐嫂子了。」

阮成偉聽了姚澤的話,和柳嫣對視一眼,然後對著姚澤激動的說道:「姚鎮長,我這不是高攀了嘛。」

「什麼高攀不高攀的,咱們啊都一樣,沒有誰比誰低賤。」

「對啊,人家姚鎮長都這麼說了,你還扭捏個啥勁,這麼好的弟弟,你不認,反正我是要認的。」柳嫣面如桃花,嫵媚的看了姚澤一眼,柔聲道:「小澤,我以後可是你姐了,要是有人欺負我,你可一定要第一個站出來幫我出氣。」

見柳嫣雙手托著腮幫,美眸清澈,一臉嫵媚略帶調皮的看著自己,姚澤心頭突然發熱,感覺有些口乾舌燥,怕自己這副模樣被心思縝密的柳嫣看出,於是他趕緊盛了點雞湯,低頭滋滋的喝了幾口,使自己心稍微平定后,才笑著對望著自己,美眸一眨一眨的柳嫣說道:「當然沒問題,以後阮哥要是欺負嫂子,嫂子你跟我說,我幫你出氣。」

柳嫣淺淺一笑,露出一個漂亮的酒渦,對於姚澤的話相當滿意,便伸出玉潔白嫩的美臂,從雞湯中撈起一個雞大腿放進姚澤碗中,嬌聲軟語的說道:「好弟弟,多吃點菜。」

見姚澤和自己妻子都已經相互喊上了,阮成偉感覺姚澤真有這個意思,整個人好像打了雞血一般,神采奕奕,滿臉帶笑的說道:「成,既然姚鎮長不嫌棄,那以後在人後我直接管你叫姚兄弟了。」

「這才對嘛,男子漢就應該豪放直爽點,不得不說,這一點,你得跟嫂子多學習學習。」說著,姚澤端起酒杯,對滿臉柔情的柳嫣說道:「嫂子,這酒我敬你,我喝一半,你抿一口酒行了。」

見姚澤喝了一半,柳嫣笑著點頭,動作輕柔的端起杯子,性感紅潤的嘴唇輕輕含住杯口,優雅的小抿了一口,旋即辣的柳眉微皺,砸吧著嘴唇說了聲,好辣,便趕緊夾了口菜放進嘴中。

阮成偉知道柳嫣不善喝白酒,就輕聲說道:「不能和就別喝了,反正現在姚兄弟又不是外人,不會見怪的,你喝點飲料吧。」

姚澤笑著隨聲附和道:「是啊,嫂子,我看你還是喝飲料算了,看你喝酒跟喝毒藥一樣,我看的都難受。」

柳嫣莞爾一笑嫣,點了點頭,嬌媚的說道:「成,那我就喝飲料吧。」

姚澤看著風情無限的柳嫣,心裡感嘆不已,便想到以前在網上看到過的一首好的詩句,恰好應了這『此情此景』,「朱唇未啟目含情,掩嘴輕笑默無聲,靨若桃花白里紅,柳眉杏眼喜怨嗔。」

姚澤想起在客廳時候見到過的一張全家福,便對著阮成偉夫婦說道:「我剛才在客廳里看到了一張你們的全家福,你們有個女兒吧?她去什麼地方呢?長的真可愛。」

阮成偉小小的抿了口酒,笑著說道:「是啊,孩子長的隨你嫂子,漂亮!她爺爺奶奶想她了,就接去他們那裡玩幾天。」

柳嫣俏臉泛紅的用手掐了阮成偉一下,嗔怪的說道:「這麼大的人了,沒個正形1

阮成偉酒過三巡,有了些醉意,嘿嘿一笑,說道:「你啊,什麼都好,就是太看低自己,本來就是這麼漂亮,還不許別人說嘛!是吧,姚澤兄弟。」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表示贊同。

姚澤和阮成偉又喝了點酒,聊了些關於工作和淮安鎮人事關係的一些事情,眼看著兩瓶白酒見底,阮成偉已經意識不太清醒,舌頭開始打結,姚澤雖然比他好了些,可是腦袋也有些眩暈,想伸手拿筷子夾菜,卻不想一下子將餐具闖翻,掉在了地上。

他搖了搖頭,俯身去撿,卻不經意間瞥到桌下,柳嫣一雙圓潤直挺,線條優美的白嫩美腿,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姚澤的眼中,她雙腿微微併攏,一隻小手輕巧的搭在皮裙之上,由於黑色皮裙太緊太短,所以裡面的春光若隱若現,看的姚澤差點連眼珠子都瞪出來。

性感的美腿,若隱若現的春光,姚澤看的心裡漸漸燥熱起來,腦袋此刻清醒了不少,下面不合時宜的抬起了腦袋。

見姚澤在桌子底下撿筷子,撿了半天沒撿起來,柳嫣突然意識到什麼,頓時霞飛雙頰,趕緊將大腿並的更緊,柳眉微顰,小聲提醒道:「小澤已經髒了就別在撿了,嫂子再去給你拿一雙。」說著,柳嫣站了起來,朝廚房走去。

在柳嫣雙腿微微分開,站起來的瞬間,姚澤目不轉睛的驚鴻一瞥,終於看到了裙底的廬山真面目,黑色皮裙里,那隱秘.處裹著的面料對於姚澤來說既然可以到忽略不計的地步,姚澤頓時精神大作,虎軀一震,內心不由的大聲呼道:「我日,丁字褲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