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十四章打個折唄?【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打個折唄?【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柳嫣快步走入廚房后,面色緋紅的靠在牆邊,嫩蔥般纖嫩的小手拍打著內心狂跳不已的胸口,嘴巴喃喃自語的嘀咕道:「這小子怎麼這樣,既然玩這種把戲,當他自己是西門大官人我是潘金蓮不成。」她面色微嗔,柳眉輕蹙,心想,該不是對我有什麼別的想法吧?

想到這裡柳嫣花容月貌的俏臉頓時難看幾分,姚澤在她心裡剛建立的光輝現象瞬間灰飛煙滅,一個猥瑣好色的新形象重新樹立起來。

柳嫣動人的臉龐出現了一絲苦惱之色,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過靜下心來想想,也許自己會以錯姚澤的意思了呢?

這樣想,柳嫣臉上倒是緩和了些,順手從櫥櫃中拿出一雙筷子,向著餐桌走去。

看酒桌上的兩人,阮成偉喝的直接爬在桌子上,嘴巴里嘀哩咕嚕,含糊不清的說著什麼,而姚澤則是滿臉通紅,正笑眯眯的盯著自己。

柳嫣被姚澤看的心頭一突,表情有些不自然起來,彆扭的將手中的筷子遞給姚澤,然後走到阮成偉身邊,輕輕拍了拍阮成偉的肩膀,阮成偉有些不耐煩,手臂揮了一下,嘴裡含糊道:「老婆,別鬧了1

柳嫣尷尬的對著姚澤一笑,說道:「小澤,你先吃點菜,我把你阮哥扶回房間去,都喝成這樣了,也陪不成你了。」

姚澤腦袋也是有些昏沉,雙手搓了把臉,點點頭說道:「嫂子,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坐回就走。」

柳嫣一邊費力的托起醉的不省人事的阮成偉,一邊對姚澤說道:「先別慌走,喝了這麼些酒,現在就走萬一出事怎麼辦,等會嫂子給你泡杯茶,醒醒酒再走也不遲。」

姚澤嗯了一聲,點了根煙,眯著眼睛猛抽了一口,望著柳嫣苗條性感的身姿,以及黑色皮裙里包裹著的挺翹美.臀,心裡微微動容。

姚澤覺得自己對於女人的抵抗力已經夠強了,不是隨便一個小有姿色的女人就能勾引到自己的,而眼前的柳嫣,像她這種級別的漂亮女人,不用勾引都能讓姚澤按耐不住心裡的燥熱,如果誰用柳嫣來迷惑勾引他,從而得到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也許姚澤真的抵抗不住,繳械投降,姚澤在內心給柳嫣定義為妖孽一般的女人,她的魅力渾然天成,不需要故意搔首弄姿,就能讓人神魂顛倒。

正發著呆,柳嫣已經輕盈的把室的門給關上,巧笑倩兮的用白嫩纖細的手指鋝了鋝額頭的髮絲,然後對著姚澤說道:「小澤,你先到沙發上坐,我去給你倒杯水。」

「誒。」姚澤答應一聲,身子搖晃的朝著沙發走去。

柳嫣泡了杯很濃的茶葉水放在茶几上,然後柔聲說道:「小澤,你自己坐一會,嫂子把桌子收乾淨了在招呼你。」

姚澤笑眯眯的端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水,說道:「嫂子要不要我幫你忙啊?」

「算了吧,這些活你們男人幫忙只會越幫越忙,你坐這看會電視就行了,我很快的。」柳嫣嫣然一笑,風情萬種,就如春暖花開一般柔和動人,姚澤竟然有些痴了。

柳嫣忙活去了,姚澤無聊的調著電視頻道,看著一個當前流行的偶像劇,對於姚澤來說這種電視劇太枯燥無味,沒有一點意思,不知過了多久,他眯著眼睛要睡著的時候,柳嫣在他耳邊輕語一聲:「小澤,睡著了?」

姚澤微微坐起身子,打了個哈欠,說:「沒呢,嫂子。」

柳嫣忙完后,給自己泡了杯茶,併攏著兩條美腿坐在姚澤旁邊,姚澤頓時沒了睡意,笑眯眯的看著柳嫣說道:「嫂子今年多大了,怎麼看起來比我還年輕。」

柳嫣面如桃花,輕柔的端起杯子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水,一臉玩味的看著姚澤,笑道:「你猜呢?」

姚澤見柳嫣如此可愛的一面,心情大好,哈哈笑道:「我猜啊,我估計嫂子最多也就十八歲,皮膚跟嬰兒一般白嫩,絕對錯不了。」

這話說的有些曖昧了,柳嫣嬌俏的臉蛋略有羞澀,表情嗔怪的說道:「小澤,你怎麼說也是個鎮長,說話可不能這麼輕佻,否則以後沒有震懾力誰會賣你的帳。」

姚澤也是一時沒忍住,說的有些過了,於是趕緊笑著說:「嫂子說的對,我以後注意就是了。不過我剛才說的都是實話,嫂子總不能讓我說假話吧。」

柳嫣無可奈何的嫵媚一笑,拿蔥蔥玉手指著姚澤,媚聲說道:「你啊,嘴這麼甜,也不知道有多少女生被你騙過。」

「天地良心啊,嫂子我這是第一次這麼誇獎一個女人,你可不能隨便往我身上潑髒水。」姚澤坐正了身子,一臉正經的說著,彷彿他自己口中的話絕對沒有假。

柳嫣搖擺著修長白嫩的美腿,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坐好后,瞥了姚澤一眼,似笑非笑的說道:「小澤啊,你用的著對跟我說天地良心嘛?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你要表清白去你女朋友那。跟我說了有什麼用。」

姚澤撓了撓頭,訕訕一笑,恬不知恥的說道:「嘿嘿,嫂子,我還沒女朋友呢,先拿你練練手。」說道這裡,他湊近了柳嫣,一臉猥瑣笑道:「嫂子,要不你給我介紹一個,我的要求不高,長的跟你差不多就行了。」

柳嫣本來一臉輕鬆,優雅的喝著茶,聽到姚澤的話,撲哧,一口水噴嘴裡噴了出來,掐好噴到姚澤臉上,忍不住捂著笑的花枝招展。

見姚澤一臉的狼狽,柳嫣嬌笑的吐了吐丁香小舌,忙從從茶几上拿起餐巾紙幫姚澤擦臉上的水漬。

姚澤見柳嫣抿著性感的紅唇,笑吟吟的幫著自己擦臉上的水漬,動作輕柔,模樣認真,此情此景看的姚澤心頭一熱,下意識的握住在自己臉上擦拭的纖細玉手。

「啊1柳嫣被姚澤的動作嚇了一跳,臉上露出驚慌失色的表情來,姚澤雖然喝的有些醉意,但是頭腦還清醒,馬上意識到自己失態,趕緊放開柳嫣的說,解釋道:「嫂子,我自己來吧。」說著從柳嫣手中拿過紙巾,胡亂在臉上擦拭了幾下。

柳嫣不知道姚澤是不是故意的,心裡卻有些不舒服,低著頭滿臉緋紅,柳眉似蹙非蹙,看起來是有些惱火了,她最見不得的就是別的男人對她動手動腳,顯得不夠尊重人。

兩人愣愣的坐在沙發上,一時間都沒有再說話,氣氛不由得顯的有些尷尬,姚澤心想,還是趕緊走人吧,等會被柳嫣掃地出門可就不好看了。

「嫂子,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今天謝謝你和阮哥的款待,你晚上受累了,早點休息吧。」說著話,姚澤起身想柳嫣道別。

柳嫣正覺得尷尬無比時,姚澤告辭要走,這正好合了自己的心意,於是勉強的露出了一絲笑容,說道:「好吧,時候也確實不早了,那嫂子就不留你了,以後有空經常和你阮哥一起到家裡來玩。」

「好勒,嫂子。」姚澤見柳嫣起身準備相送,便開口道:「嫂子,你別送了,天晚了,外面不安全。」說完,不等柳嫣開口,便灰溜溜的離開了美人家中。

姚澤將大門帶上后,柳嫣漂亮的臉蛋鬆弛下來,輕輕舒了口氣,自言自語道:「還真不省心呢,以後還是要注意點。」說完,扭著纖細的水蛇腰,婀娜多姿的朝著浴室走去。

晚風習習吹來,姚澤獨自一人走在大街上暗自為剛才的舉動後悔,自己什麼時候變的如此輕佻了?雖然和柳嫣見過幾次面,但也不至於好到可以動手動腳的與她開玩笑的地步吧。

想想剛才柳嫣緊繃的俏臉,姚澤暗自嘆息一聲,恐怕以後和她是有些隔閡了。

回到政府招待所后,姚澤將衣服扒了個趕緊,光著屁股跑到浴室洗了個熱水澡后全頓時身輕鬆了不少,躺上床拿出手機,見有一條晚上發來的簡訊,於是順手打開,「喂,你個死鬼竟然騙我,昨天不是讓我去江平賓館502找你嗎,我去了,你為什麼不在哪裡?」

姚澤看著簡訊內容馬上想到那個『小姐』,心想還玩起勁了是吧,於是奸笑的回道:「呃,你是那個『小姐』吧,不好意思啊,昨天本來已經去江平賓館了,沒想到被家裡那母老虎偷偷跟蹤了,最後被揪了回去所以才失約的,見諒一下。」

姚澤翻身將床邊的檯燈給關上,舒服的躺在床上,沒過多久,那『小姐』就回復過來,「別小姐小姐的叫我,多難聽,人家叫桃花。那你說你該怎麼賠償我的損失,人家來回的的士費還是自己掏的腰包,你總不能讓我一個小女人虧本吧。」

見『小姐』說自己叫桃花,姚澤不由得笑了,順手回復道:「桃花,這名字好聽。不過,那我也沒辦法,是你提出來要見面的,既然沒見成損失當然算你的,再說我又沒日過你,怎麼給你錢。」

片刻,小姐回復道:「討厭,說話真粗俗,那咱們重新約個地方見面吧,不過你這次得把上次的車費補給我。」

姚澤快速的回了過去,「不粗俗老子還找個卵子小姐,不過得先說好,還是和上次說的一樣,給我少二十塊錢,要不然我不幹了。」

小姐:「……」

那邊停頓片刻后,好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一般,「行吧,老娘要不是急著用錢,真還不接你了,哪有你這樣的男人,找小姐還帶換價的,真是丟你們男人的臉。」

姚澤看的眼淚都快笑出來了,回復道:「尼瑪,你這小姐做的太不專業了,做小姐就要有做小姐的模樣,竟然對自己的客人進行人蔘公雞,大爺心情很不爽,不想玩你了。」

那邊急忙回復道:「好嘛,人家錯了還不行,人家長的真的很漂亮,胸大,屁股翹,腿也長,不玩你會後悔的。」

「好好說人話,你一個小姐在老子這裡瞎嗲個舍勁,再怎麼嗲老子也不會多個你五角錢,既然你把你自己誇的和嫦娥一樣,那我就勉強的過來看看吧,我還是把房間定在江平賓館502,你直接過來,不過說好了,你如果長的太寒磣,我可不給錢的。」

小姐:「行,絕對包你滿意,我馬上就來。」

姚澤嘿嘿一笑,再次發了一條,「對了,忘記跟你說,我床上功夫可是堪稱一流的,什麼華夏傳統的愛愛九式,龍翻式、虎步式、猿搏式、蟬附式、龜騰式、鳳翔式、兔吮毫式、魚接鱗式、鶴交頸式,這些高難勢我都精通,而且持久力超長,絕對讓你爽翻天,咱們打個商量,就我這含『精』量高的技術,你看給我打個幾折?」

小姐:「……」

為什麼木有人留言,朋友們,給力點啊,看了的都來留下痕,一定加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