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十五章生日禮物【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生日禮物【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一大早,姚澤就去自己辦公室,把開始擬定的計劃又重新修改了一些地方,其實昨天在例會上,姚澤說的那個農改小組只是臨時想出來的,他是因為孫有才的一些強勢的話,才想到了要成立農改小組,脫身與鎮政府管轄,變成一個自行成立的小機構,雖然有些不符合規矩,但是姚澤想過了,等試點結束后將小組解散就是。

上午姚澤接到了縣長何惲打來的電話,詢問一下姚澤的工作情況以及試點工作開展的近況,姚澤將成立農改小組的事情彙報給了何惲,何惲在電話那頭沉默片刻后說,按理說這件事情是行不通的,但是既然市裡讓你全權負責這個事情,那你自己就看著辦,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儘管開口。

掛了電話,姚澤抬頭見柳嫣不知什麼時候站在自己辦公室外面,翹首而立,精心打扮的俏臉上充滿笑意。

她今天穿了一件淺黃色的連衣裙,裙擺齊膝蓋附近,將白嫩的小腿暴露出來,一頭烏黑的秀髮像瀑布一樣披在肩后,整個氣質和昨天的一身打扮又有了些不同,如果說昨天是性感妖艷型,那麼今天的打扮就是嫵媚大方型。

「嫂子,笑什麼呢,這麼開心?」姚澤將手裡的計劃書整理起來放好,然後笑著起身請柳嫣到裡面坐。

柳嫣抿著而笑,神情嫵媚動人,巧移蓮步的走進姚澤辦公室,說道:「沒什麼,就是過來問你個事,你是不是要成立一個農改小組?。」

姚澤拿起蘇蓉送來的水壺,給水仙花澆了點水,然後笑眯眯的看著柳嫣說:「是啊,嫂子是聽阮哥說的吧?他給我提這個事情了,想讓你加入進來,也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興趣。」

「當然有啦。」柳嫣搶口答道,但是又覺得自己過於急切,有點不夠矜持,俏麗不由得一紅,尷尬的笑了笑。

今天早上起來時,阮成偉對柳嫣說,姚澤要成立一個農改小組,讓柳嫣參與進去,開始的時候柳嫣一口拒絕,畢竟昨天晚上的事情讓她產生了遠離姚澤的念頭,但是在阮成為一番苦口良心的勸說下,柳嫣才知道,如果進了這個農改小組,以後如果真將鎮上的農業給發展起來,那也是一件不小的功勞,到時候也就不用再待在檔案室,說不定能混個人事科主任也沒一定。

這話到時讓柳嫣動心了,畢竟在檔案室里工作每天都是整理檔案,心神疲倦不說,做不好還容易挨領導的批,想想有機會換部門柳嫣俏麗的臉蛋滿是歡喜。

姚澤當然不知道柳嫣的小心思,見她這麼積極,就笑著說:「那成,既然嫂子不反對,今天起你就算正式加入了農改小組。」

柳嫣媚眼如春,一臉笑意的點頭,然後詢問道:「那我該做點什麼呢?」

姚澤把計劃書拿出來遞給柳嫣,然後說道:「你把這份計劃,了解下情況,然後在給你安排事情。還有,你這幾天你就不要回檔案室了,去幫我到鄉鎮農業綜合服務中心挑幾個機靈點的年輕人加入咱們的小組來,記住,只要年輕的,老年人不好溝通。」

柳嫣看了姚澤一眼,似笑非笑的輕聲說道:「成,要不要嫂子去給你找些年輕一點的小姑娘啊?」

姚澤聽了面色一窘,難道柳嫣真把自己當成猥瑣好色的一類人了?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又好氣又好笑,故意板著臉,沉思說道:「柳嫣同志,說什麼呢,竟然跟領導開這種玩笑,有沒有一點組織紀律性,去,給我寫份五千字的檢查,好好的給我反省一下自己的錯誤。」

柳嫣對於姚澤的訓話根本不當一回事,笑嘻嘻的起身,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媚聲說道:「難得理你1說完,不理姚澤錯愕的表情,搖曳這苗條的身姿,踏著高跟鞋,咯咯的走了出去。

姚澤苦笑不已,喃喃自語道:「她說的還真對,以後可不能太輕佻,要不然哪有震懾力,她到敢第一個造反了。」

接下來的幾天工作都是在緊張有序的展開,在這期間柳嫣也找了幾個年輕人的資料給姚澤看,那幾個人年輕到是年輕,不過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都是淮安鎮本地人,沒什麼文化,靠著一點關係在鄉鎮農業綜合服務中心混日子的。

姚澤就有些無奈的看著一臉得意的柳嫣,大聲說道:「嫂子,你靠點普行吧,我讓你找幾個年輕人,你還真挑都不挑的給我選了幾個年輕人過來。」

說道這裡,姚澤將手裡的資料遞給柳嫣,不理柳嫣幽怨的小模樣,繼續板著臉說道:「你自己看看,這個施春光中專畢業,還有那個李大興更厲害,連初中都沒讀完,你找這種人過來幹什麼?你以為成立個農改組是在鬧著玩1

姚澤一連串的質問,讓柳嫣的心情由開始的得意到小小的幽怨,然後等姚澤質問完后,柳嫣直挺挺的站在姚澤面前,低著腦袋,眼珠子稀里嘩啦的往外流,不想在姚澤面前哭出聲,所以她忍住委屈,泣不成聲,一對玉潔白嫩的香肩一聳一聳的,看上去可憐楚楚,惹人憐愛。

姚澤見柳嫣哭的傷心,尷尬的撓了撓頭,小聲嘀咕道:「有這麼誇張嗎?!不是你讓我不要輕佻要有威嚴嘛,只是拿你試試手,哭個什麼勁。」

姚澤卻是沒想到,表白也向柳嫣試手,裝威嚴要拿柳嫣試手,她到是成了姚澤的稻草人呢。

姚澤有些好笑的看著柳嫣,剛準備安慰幾句,突然想調戲柳嫣一下,便故意板著臉,拍桌子沉思喝道:「不許哭1

柳嫣被姚澤的舉動嚇了一跳,抬起梨花帶雨般俏麗臉龐,迷茫的看了姚澤一眼,見姚澤忍不住嘿嘿笑了起來,柳嫣更加覺得委屈,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哽咽的說道:「凶什麼凶,是……是你自己……自己沒說清楚的,能……能怪人家嘛。」

姚澤仔細回想那天說的話,好像的確只是讓柳嫣找幾個年輕人,並沒要求其他的,想到這些,他不由得老臉一紅,嘿嘿笑著說道:「即便我沒交代你,你也不應該找這種吧?」

見柳嫣不搭自己的話,任然低聲啜泣,姚澤無奈的道:「行行行,是我的錯,我應該跟你說清楚找那種類型的,也不該吼你,等會再給你寫一份檢查行了吧1

「撲哧。」聽見姚澤說要給自己寫檢查,柳嫣一時沒忍住,發出了一聲輕吟的笑聲,想想自己在姚澤面前又哭又笑的模樣,就覺得難為情,心裡又恨姚澤恨的痒痒,恨不得衝上前去,狠狠咬這個讓自己無比尷尬的混蛋幾口。

柳嫣揚起帶著淚滴的俏臉,瞪了姚澤一眼,恨恨的說道:「行,這是你說的,寫五千字的檢查給我,要不然跟你沒完。」

姚澤嘿嘿一笑,說道:「女人就是愛記仇,還把前幾天的事情放在心上呢。要不這樣吧,我們兩的檢查相抵了,怎麼樣?」

「不行。」柳嫣擦了擦眼角,狡黠一笑,「除非,讓我當農改組的副組長。」

姚澤點了點頭,眯著眼睛說道:「好,就這麼定了。」,其實他這麼爽快的答應柳嫣是有是相求的。

「柳嫣嫂子,問你個事唄。」

「什麼事?」終於達到自己的目的,柳嫣喜笑顏開,把剛才姚澤媳婦她的事情忘到了九霄雲外。

姚澤指著沙發說,「坐下,咱們慢慢說。」

柳嫣聽姚澤的話,乖乖的坐到沙發上,姚澤就問道:「嫂子,你說女生過生,送什麼東西顯得有誠意些?」

柳嫣擺弄著雪白的小手,一臉玩味的看著姚澤,說道:「怎麼?有中意的人呢。」

姚澤拿起一根煙點上,笑著點了點頭,絲毫不忌諱的說:「是啊,只是她好像不怎麼喜歡我,今天是她的生日,我準備送她一個有意義的禮物,可是又不知道她喜歡什麼,所以想求教嫂子幫忙支支招。」

柳嫣捂嘴咯咯笑道:「這還用請教嗎,現在的女人當然是送越貴重的東西越好咯。你捨得為她花錢她才會覺得你重視她。」

姚澤抽了口煙,嘴中吐出一層濃郁的煙圈,無奈的嘆息道:「嫂子,她可是小富婆,不在乎那些東西的,幫我想想不那麼物質的禮物。」

柳嫣就為難了,揚著俏麗的臉蛋,一雙烏黑的美眸看著天花板,白嫩的玉手把玩著性感的紅唇,一副認真思考的模樣。

柳嫣不知道的時,她這副不經意的動作多姚澤的衝擊有多大,誘惑有多強,豐滿挺拔的胸部,修長筆直的美腿,性感誘人的紅唇,以及那無意間散發出的嫵媚神情,不知讓姚澤暗自吞了多少口水。

「有了,不如買兩個情侶的小飾品,你們兩一人一個,多溫馨。」柳嫣美眸發光,一副絕佳注意的模樣。

姚澤有種吐血身亡的感覺,這柳嫣嫂子真是個活寶,有時候覺得她成熟嫵媚,充滿少婦的魅力,有時候又感覺她彷彿像個長不大的孩子,調皮可愛,讓人捉摸不透。

姚澤翻了個死白眼,對一臉歡笑的柳嫣說道:「太幼稚了。」

「你知道什麼,是你懂女人還是我懂女人。」柳嫣對於姚澤的話嗤之以鼻,美麗的眼眸中滿是鄙視的意思。

姚澤將手中的煙蒂塞如煙灰缸,堅定的說道:「不行,絕對不行,這太傻×了。」

坐在去江平市的客車上,姚澤無奈的看著柳嫣幫他在鎮里的小超市選的兩個可愛的豬娃娃,心裡暗嘆,柳嫣嫂子思維絕非常人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