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十七章危機【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危機【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漫步於法國風情的別墅區域,看著路旁一株株名貴的樹木,在斜暉的照射下拖出長長的影子,而他的身影此時也顯得有那麼絲蕭瑟,他有時會覺得沒有一個可以訴說情懷的紅顏,覺得自己很孤獨。

或者是自己無病呻吟吧!

姚澤露出苦笑之色,暗嘆一聲,加快了回家的腳步。

此時,在遠處的別墅二樓陽台上,站著一抹白色身影,秋風吹過,那抹身影的潔白衣裙輕輕盪起連同著一樓青絲在空著凌亂的飛舞,那張精緻到讓世人驚嘆的容顏望著姚澤來的方向,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那霎那間的芳華,即便是千年寒冰也要就此融化,微笑過後,那張俏麗的面龐又回復了往日的淡漠。

姚澤打開大門,剛踏進家中就聽到一陣愉快的歡笑聲,順著笑聲望去,只見王漢中之客廳中的兩名男子說著什麼,彷彿很愉快一般,時不時的放出笑聲,姚澤看清那個年輕男人的臉,含笑著的臉有些沉悶起來。

那兩個男人便是上次到家中做客的郭氏父子,姚澤很反感見到那個叫郭炎的年輕男子,雖說長的還算英俊但是他那副高人一等的神情讓姚澤打心眼裡鄙視。

王漢中聽到開門的動靜,見姚澤站在門口發愣,便笑著站起來說道:「你這混小子還知道回來啊,這麼多天也不知道往家裡打個電話,快過來見過你郭伯伯。」

雖然討厭郭家父子但是看在父親的面子上,表面工作還是要做好的,姚澤恭敬的喊了聲郭伯伯,然後對著自己父親說,「這段時間剛去任職,有些忙,等穩定下來,每個星期都可以回來。」

王漢中笑著點頭,「那就好,還怕你當了鎮長把你老爹都給忘了呢。」

郭海峰也是附和的笑道:「姚澤侄子年紀輕輕就能管理一個鎮,真是不簡單啊,以後仕途之路一定輝煌無限埃」

說到姚澤,王漢中臉上也是露出得意之色,他家財力不弱對於一個鎮長當然不會放在眼裡,但是自己兒子才二十齣頭就能當時一鎮之長,這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了不起的人物,王漢中自然在替姚澤高興的同時又有些得意。

只是坐在郭海峰旁邊的郭炎見自己父親誇姚澤臉色卻露出了不屑之色,他的表情雖然表現的不是那麼明顯,但是還是被心思縝密的姚澤給撲捉到。

姚澤自然不會和這種人一般見識,但也不想再待在這裡,於是對王漢中說了一聲就朝二樓室走去,剛走到樓梯口,只見一襲白衣的王素雅柔美飄逸,款步姍姍的朝著樓下走來,一條布料柔美的白色連衣裙擋住了王素雅妙曼的身姿,膝蓋之下露出一截如蓮藕般白嫩的小腿,玉潔光滑。

那張無與倫比的精緻臉孔不需要多做修飾就能迷倒無數男子,見到站在樓梯口的姚澤,王素雅輕柔一笑,柔聲道:「小澤,回來啦。」

姚澤愣愣的點了點頭,看著貌若天仙的王素雅,忍不住讚歎道:「素雅姐,你怎麼可以這麼漂亮,好像比以前更漂亮了。」

姚澤不知道的是,王素雅那裡是又變漂亮了,只是半月未見,對於王素雅的思念深了些,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雖然王素雅現在還不是姚澤的情人,但是在姚澤內心中已經這麼定義了。

「說什麼胡話呢。」王素雅漂亮的臉蛋閃過一絲羞意,不過瞬間又恢復了平靜。

姚澤瞪大了眼睛看著王素雅,以為剛才看花了眼,那個性子冷淡的素雅姐竟然也有害羞的時候?想到這裡姚澤內心加快了跳動的頻率。

坐在客廳喝茶的郭炎見王素雅俏生生的站在樓梯口,眼睛一亮,起身就跑了過去,將姚澤給擠開,一臉溫柔模樣的對王素雅說:「素雅,見你一次可真不容易啊,每次約你都說沒時間,真是讓人傷心啊,你總得給我一個展現自己的機會吧。」

王素雅淡漠的瞥了他一眼,沒有任何語氣的說,「請你以後不要這麼喊我,直接叫我名字1然後不待郭炎說話,便錯開身姿,優雅的走向客廳。

郭炎有些不高興的看著王素雅的背影,問道:「為什麼不讓我這麼叫?1

「因為她不喜歡1王素雅已經走開,自然不會回答他的問題也不屑於回答這種問題,但是站在他身邊的姚澤冷著臉替王素雅回答了。

此話一出郭炎的臉色更加陰沉了,板著臉對姚澤說:「我有問你嗎!用的著你回答嗎1

「我只是給你提個醒,不要招惹我姐。」姚澤毫不理會郭炎吃人的目光,撞開他的肩膀,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混蛋1郭炎惡狠狠的從嘴裡憋出兩個字,然後一臉陰森的看著姚澤的背影眼中滿是怒火,認識郭炎的人都知道,被他這種眼神看著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常

王素雅搖曳身姿,走到客廳后淡然一笑,給郭海峰見了個禮,郭海峰連忙點頭稱好,然後笑著對王漢中說,「漢中啊,你生了個好女兒,不僅長的漂亮,還極具商業天賦,真是個天之驕女埃」

對於郭海峰的誇獎王素雅臉色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安靜的坐在一旁,將美眸盯在了姚澤身上。

姚澤被王素雅看的有些不自在,趕緊將臉轉向了別處。

吃完飯見郭氏父子走後,姚澤就板著臉對王漢中說道:「爸,你怎麼回事啊,素雅姐過生你喊兩個外人過來幹嘛。」

王漢中今天高興多喝了點酒,臉色有些發紅,見姚澤質問自己,便瞪了姚澤一眼,說道:「怎麼,你姐過生多喊兩個人給她慶祝一下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問題還大了,你沒見到郭炎那混蛋看素雅姐的眼神,都快把眼珠子都瞪出來了。」姚澤一臉憤憤不平。

王漢中聽了姚澤的話,哈哈大笑起來,「你這小子,就你事多,人家那麼盯著你姐,那說明你姐魅力大,看把你急的,難道你還想讓你姐一輩子就待在家裡不讓人看了。」

姚澤被說的面色一窘,偷偷看了一眼在旁邊看電視的王素雅,見她沒什麼反應,才說,「我是怕素雅姐吃虧,那個姓郭的小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反正我是不會同意他和姐在一起的。」

「你不同意有個屁用,還得你姐自己說了算。」王漢中抿了口茶,感覺這回酒勁有些上頭,就對姚澤說,「人老了,喝點酒就掐不住了。你啊,把你的本職工作做好,別瞎操心,你姐和郭炎的事情是她自己同意的,這事你就別再提了。」說完話,王漢中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起身朝著自己室走去。

姚澤愣了一會,彷彿聽錯了王漢中的話,他剛才說什麼來著?素雅姐自己同意的?!!!

他把目光轉向王素雅,見王素雅飄然起身,聘聘婷婷的朝著二樓走去,彷彿沒看到自己詢問的眼神。

姚澤追了上去,「素雅姐,咱爸開玩笑的對吧?你怎麼可能同意郭炎呢。」姚澤一臉輕鬆,彷彿是個笑話一般,說著話他跟著王素雅進了她的香閨。

王素雅突然轉過身子,眼眸盯著一臉笑意的姚澤,淡淡的說道:「爸說的對,是我同意的。」

「怎麼可能1

姚澤呆若木雞的看著一臉淡然的王素雅,片刻后,張口結舌的說道:「這……,這怎麼可能,姐,你不是說你討厭那個人嗎?」

王素雅靜靜的走到陽台邊,依舊像從前一樣盯著那個在燈光的照射下,噴射出無數金黃水珠的大型噴泉,半響后才輕聲呢喃道:「討厭或者不討厭有那麼重要嗎?」

姚澤上前一步雙手放在王素雅白嫩圓滑的香肩上,輕輕將她身子扳了過來,面紅耳赤的說道:「素雅姐,你在幹什麼啊,這可是關乎著你一輩子的幸福,怎麼能如此的兒戲,難道你看不出郭炎是個什麼樣的人?1

「他好壞與我無關,我只知道,咱們公司出現了危機需要他們公司的幫忙。」王素雅說話還是那麼淡漠,彷彿在敘述一件別人的事情一般。

「什麼,出現危機?這怎麼可能,我們百祥公司雖然說不上全市第一,但也是排前幾的,怎麼可能出現什麼危機。」姚澤大惑不解,一臉不信的看著王素雅。

「你從來都不過問公司的事情,又怎麼可能知道公司的情況,父親覺得你工作太忙,所以一直沒告訴你這些。」王素雅瞥了一眼姚澤,再次將目光看向了遠處。

姚澤心情一下子變的沉重起來,是啊,自己從來都沒關心一下公司,沒關心過桑只是自私的為自己考慮。

「姐,即使公司有危機,但是肯定有別的辦法,咱們不一定要找他們幫忙,你更不需要委曲求全的和郭炎在一起。」姚澤仍然不甘心的勸慰著王素雅。

「你想多了,我沒有委曲求全,這事你不要管了,早點休息吧。」王素雅沒有回頭,姚澤看不出她是什麼表情,但是姚澤知道的是,現在他自己很難受,心裡彷彿壓看一塊大石。

見王素雅下了逐客令,姚澤黯然的將兩個小豬飾品放在陽台的玻璃桌上,然後默默的走了出去,輕輕將門給關上。

見姚澤離開,王素雅轉過身姿,幽幽看了房門一眼,低頭不經意間瞧見桌子上的兩個飾品,她愣了一下,伸出纖細白嫩的美手輕輕將小豬飾品握入手中,俏麗的臉上露出複雜的神情來。

姚澤剛走出王素雅的房間,身上的手機滴滴響了兩下,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屏幕顯示了一條未讀簡訊,上面署名——『小姐』。

請有紅票的朋友幫著投下紅票,萬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