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十一章再見宋楚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再見宋楚楚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大驚失色的看著床單上的殷紅,一時間愣住那裡沒了反應,劉曉嵐順著姚澤的目光看去,見到那一片血紅,撇了撇嘴,好似滿不在乎道:「很驚訝么?」

「這……怎麼會這樣?」姚澤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身為人婦的劉曉嵐,臉上的震驚程度無法言表。

劉曉嵐嫵媚的瞪了她一眼,嬌聲道:「怎麼就不能這樣了,難道你認為老娘故意花五十塊錢做了個假的來欺騙你,訛詐你不成?」

姚澤當然不會相信劉曉嵐會用這種方法訛詐自己什麼,上次從宋楚楚嘴中得知這個劉曉嵐的身份其實並不簡單,她沒有這麼做的理由。

姚澤有些局促不安的說道:「我……我不是這個……這個意思,只是你已經結婚了啊?」

姚澤是想說,劉曉嵐已經結婚了,第一次肯定是被自己丈夫給拿去了啊?怎麼會保留到現在!

姚澤可不相信劉曉嵐這麼嫵媚漂亮的女人,會讓那人男人對她沒興趣,除非他無能!

劉曉嵐輕撫著額間的劉海,一臉從容不迫,似笑非笑的說:「這個你就不必管了,反正你只要記住,老娘最寶貴的東西被你給奪走了。」

姚澤盲目的點了點頭,心裡有些亂,他並不是擔心負責人,而是覺得有些對不起劉曉嵐,畢竟她的第一次是在自己『強迫』下被奪去的,而且在和她身體結合是還那麼粗暴的對她,想到這裡,姚澤就有些想扇自己兩耳光。

「還傻愣在那裡幹什麼,人家餓了,快去買吃的去。」

「嗯?哦,好的。」姚澤反應過來,歉意的看了歡愛后側躺在床上嫵媚動人的劉曉嵐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姚澤找到附近的一家超市,選了瓶最貴的紅酒,然後又到夜市店買了些熟食就興高采烈的往回奔。

「曉嵐姐,快起來,好吃的來了。」姚澤將門打開,一臉笑意,抬頭卻見床上已經沒劉曉嵐的身影,他又跑到浴室,還是沒人,姚澤神情有些黯然的坐在床邊,不經意間看到床頭柜上壓著一張小字體。

「小混蛋,老娘先走了,這次就放過你啦,如果你不是給了老娘一個愉快的夜晚,老娘一定告你強姦。」落款處,小姐。

姚澤苦澀的一笑,「又恢復女流氓本色了。」,看著手裡的美味食物,姚澤卻提不起什麼食慾來。

隨便吃了一點后,姚澤去浴室寫了熱水澡,今天晚上沒打算再回去,就躺在賓館柔軟的大床上,摸出手機給劉曉嵐發去一條簡訊,「敢趁我買東西的時候偷偷溜在,看我下次怎麼收拾你1

發完后,等了一會,劉曉嵐半天沒有回復過來,姚澤便搖了搖頭,將手機關機,晚上消耗體力太多,沒過多久他便昏昏就睡了過去。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艷陽高照,姚澤才醒過來,到浴室洗刷一番后,打開手機,見劉曉嵐回復過來一條簡訊,「我好怕怕哦,大俠饒命,小女子知錯啦,以後開溜之前一定先稟告一聲1

姚澤就嘿嘿傻笑的抱著手機開始和劉曉嵐進行曖昧的信息大戰。

下午,姚澤到煙酒超市買了兩條好煙和兩瓶好酒後給沈江銘打了電話過去,電話那頭沈江銘聽到姚澤的聲音笑著罵道:「你這小子還知道打電話過來啊,我還以為你當了鎮長就不認識人呢。」

姚澤大窘,趕緊說道:「沈叔叔,你這是哪裡話,就是忘了我自己也不能忘了您啊,主要是這段時間實在是有些忙的暈頭轉向,所以……」

「嗯,我知道。」電話那頭,沈江銘打斷了姚澤的話,道:「你任職這段時間的事情,何縣長都和我彙報了,你乾的不錯,被淮安鎮的老油條陰了一記能夠全身而退,我很滿意。」

「想要在仕途上混好,一是要上面有人,二就是頭腦靈光,該做的事情就做,不該做的說什麼都別做,這一點我想你應該是明白的。」

姚澤認真聽著沈江銘的教誨,不停的點頭稱是,沈江銘就好笑道:「是什麼是,別搞得那麼約束,有時間了就到我家來坐坐。」

能被沈江銘親自邀請到家裡玩的人,恐怕在江平也沒幾個能有這種待遇。

姚澤笑眯眯的說道:「沈叔,我現在就在江平,正準備去您家看看您,不知道您現在有沒有時間?」

「呃?你在江平啊,那你過來吧,就我和你楚楚阿姨在家,來的時候到附近超市買點包裝的油炸花生米,這東西下酒好。」電話那頭,沈江銘疑惑了一聲,然後心情愉悅的吩咐姚澤買下酒菜。

「好勒,我馬上就來。」

姚澤掛了電話,就踩著油門,朝著沈江銘的住處駛去。

「江銘,是姚澤打來的吧?」

客廳,宋楚楚一身居家打扮,慵懶的靠在沙發上。手中握著一杯清水,美眸中露出詢問的眼神。

「是啊,他等會到咱家來。」沈江銘笑著道,「你不知道這小子有多厲害,他剛到淮安任職是就被……」沈江銘翹著二郎腿坐在宋楚楚旁邊,開始給宋楚楚講姚澤任職時發生的一些事情。

姚澤將車子停在濱江路的沃爾瑪,按沈江銘的意思買了些包裝的花生米,然後又買了只油亮亮的烤鴨和一條新鮮的鯉魚,這才滿意的離開。

自從沈江銘和宋楚楚結婚之後,沈江銘就搬出了政府大院,在濱江路的置地小區買了一套商品房,搬出去有兩個原因,一是政府大院人多嘴雜,沈江銘五十多歲卻取了個二三十歲的女人,這說出去他覺得影響不太好。

二就是為了宋楚楚,他知道宋楚楚不喜歡政府大院裡面的氣氛,在裡面住的都是些政府領導,這就讓人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感,而且他自己內心可能也不想讓別人看到他和宋楚楚在一起,即使是他們結婚到低調的從簡。

沈江銘有時候內心很矛盾,當初如果怕這些世俗的影響那麼自己為什麼要取宋楚楚,難道就因為她年輕漂亮,他有時候也會內疚,覺得對不起宋楚楚,自己為了仕途卻忽略了她的感受。

姚澤提著東西按照沈江銘說的地址,到了他家門外,伸手敲門,過了片刻,宋楚楚柔美的聲音傳起:「等一下,馬上就來1

啪!

房門打開,宋楚楚成熟嫵媚的俏臉顯露出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她今天的穿著很有居家美婦的韻味,上身是一件圓領帶鑽的針織衫,將胸前勾勒出一個挺翹的弧度,下身一條米白色的齊膝圓筒裙,將她豐滿挺翹的翹臀緊緊的包裹住,一條超薄肉色絲襪將修長的美腿包裹起來,看上去性感撩人,腳上踏著一雙粉紅色的卡通拖鞋,成熟中帶著一絲嬌俏。

見姚澤毫無忌憚的上下打量著自己,宋楚楚俏臉發紅,美眸不敢直視姚澤火熱的眼神,斯斯艾艾的說,「姚……姚澤,來了埃」

稱呼由以前的小澤變成了姚澤,難道這是在故意疏遠自己?

姚澤臉色有些黯然,強笑道:「是啊,來了。」

很無聊的對白,他們兩人之間除了尷尬還是尷尬,那天晚上姚澤對宋楚楚做的事情,應該讓宋楚楚心裡有陰影無法釋懷吧!

「是姚澤來了吧,站在門口乾什麼,快進來埃」客廳傳來沈江銘厚重有力的聲音。

宋楚楚低頭鋝了鋝額間的髮絲,微微側身,對姚澤說道:「別站外面,進來吧。」

「恩,好的。」姚澤點了點頭,滿含深意的看了宋楚楚一眼,提著東西走了進去。

沈江銘此時正看著報紙,見姚澤進來,將報紙放在了茶几上,然後摘下眼鏡,看著姚澤手裡大包小包的東西,就笑眯眯道:「你小子,來就來,還提這麼多東西幹嘛。」

姚澤將東西放到一旁,笑道:「沈叔叔不樂意啊,那等會吃完飯,我再將東西提走得了,免得你說我賄賂你。」

宋楚楚俏生生的站在一旁,聽到姚澤的話,就掩嘴嬌笑,沈江銘則是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滿的說:「你敢1

說完,三人都哈哈笑了起來。

「你小子是越來越膽大了,連我的玩笑都敢開,坐吧。」沈江銘指著旁邊的沙發,笑著對姚澤說道:「最近工作進展的還順利嘛?」

姚澤嘿嘿笑著坐到沈江銘旁邊開始講他對農改的工作安排,以及接下來將要做的事情,宋楚楚見兩人聊起政事,就跟兩人打了聲招呼,去廚房準備晚飯了。

「姚澤,這農改可是個大事情,省里和市裡正熱切的關注這此事,你一定要將全部精力都放在這件事情上,至於那些地方上的鬥爭,沒必要去理會,在絕對的勢力面前,那些只不過是跳樑小丑而已。」他看著姚澤,鄭重的說道:「你懂我的意思嗎?」

話很霸道,但卻不無道理。

對於一個實權派的市長來說,鎮長、鎮書記之流在他心中當然沒多大份量,而他說這話的意思,是在提醒讓姚澤將眼光放遠,不要局限在了淮安鎮的爭鬥之上,姚澤自然聽的出他的意思。

「沈叔叔,我懂你的意思,農改這塊我會竟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好,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姚澤見沈江銘笑著點頭,就繼續說,「我已經擬定了一個詳細的計劃,馬上就可以開展實施,等下次回江平,我將計劃書拿過來給你過目一下。」

「過目到不用了,畢竟你是這方面的人才,讓我看我也給不了你多少實質的意見,你自己把握好就行了,在工作中如果遇到什麼阻力就及時告訴我,我會幫你運作的。」沈江銘將茶几上的煙遞給姚澤,溫和的說,「你年紀還小,到下面多磨練一下總是沒什麼壞處的。」

姚澤點頭說,「沈叔叔,我明白你的心意,其實到基層……」

姚澤話沒說完,沈江銘的手機就嗚嗚震動起來,他微皺眉頭,拿起茶几上的手機,貼在耳邊,沉聲道:「我是沈江銘。」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沈江銘越聽眉頭越加緊蹙,「好,我知道了,你跟肖書記說一聲,我馬上就到。」

掛了電話,沈江銘從沙發上起身,無奈的看著姚澤,「看來今天沒機會和你喝幾杯了,政府那邊出了點狀況,我必須現在趕過去,你晚上留在這裡陪你楚楚阿姨吃飯,不用等我了,我可能回來的很晚。」說完,他給司機打了個電話,便急急忙忙出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