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十四章兩個都要碰【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兩個都要碰【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劉曉嵐踏著她那雙精美的黑色高跟鞋,將木質地板踩到作響,手裡提著一個外國看不出品牌的黑色坤包,氣場十足的走進客廳,環繞一周,客廳沒看到宋楚楚,她就將坤包往沙發上一扔,狡黠的笑了笑,躡手躡腳的走進廚房,見宋楚楚正專註的炒著菜,她偷偷靠近宋楚楚,突然從後面緊緊抱住宋楚楚纖細的柳腰。

沒有懸念,宋楚楚被人一下子從後面緊緊的摟住,頓時嚇的花容失色,尖叫一聲,準備用手裡的鍋鏟給偷襲自己的猥瑣色狼狠狠來一下,她驚恐的扭頭看去,只見劉曉嵐正一臉曖昧的看著自己,臉上充斥著玩味之色。

呼!

宋楚楚噓了口氣,沒好氣的瞪了劉曉嵐一眼,不滿道:「你這個瘋婆娘,想嚇死我啊,我還以為是……」話到此處,宋楚楚突然閉嘴臉上泛紅,神色有些不自然起來。

「嘻嘻,還以為是誰啊?姚澤?」劉曉嵐若有所思的一笑,看向宋楚楚的玩味之色更加濃郁,一副姦情被自己撞破的模樣。

宋楚楚知道自己說錯話,俏麗的臉蛋上頓時大紅起來,她掙脫開劉曉嵐的懷抱,美眸對著劉曉嵐翻了個白眼,底氣不足的俏聲嚷嚷道:「胡說什麼呢,神經1

劉曉嵐笑著調侃道:「嘖嘖嘖,還說你們沒什麼,看你臉紅的,如果沒什麼你虛心個什麼勁。」

「我那裡有心虛。」宋楚楚轉過身掩飾住臉上的尷尬,將鍋里的菜翻炒了幾下,繼續說道:「別整天疑神疑鬼猜忌別人,倒是你,現在和你老公相處的怎麼樣了,總不能一直僵著吧?」

一提到自己老公劉曉嵐就來氣,嫵媚的俏麗上滿是不悅,「我跟他能有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麼貨色,老娘現在根本懶得理會他,已經正式和他分居了。」說完,她瞪著跟在自己身後偷偷溜進廚房的姚澤,恨恨的說道:「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都是吃著碗里的,看著別人鍋里的噁心貨色。」

姚澤此時正蹲在牆角邊,雙手假裝剝著地上放著的蒜苗,兩隻耳朵卻豎得老高,生怕劉曉嵐一時衝動將自己昨天晚上的光輝事給抖了出來,見劉曉嵐含沙射影的埋汰自己,姚澤趕緊將頭低的更下了,裝作一副認真剝蒜苗什麼都沒聽到的模樣。

劉曉嵐見姚澤故意裝模作樣,心裡恨的牙痒痒,恨不得上去狠狠咬他兩口解恨。

要不是她和她老公之間沒什麼感情,而且又鬧的僵硬,昨天晚上怎麼可能讓這臭小子佔了自己這麼大便宜,想想昨天被這個死小子欺負的狼狽模樣,心裡就來氣了。

「你說話也太極端了吧,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既然結了婚還是盡量往好的方面發展才是。」宋楚楚背對著兩人,絲毫沒發現她身後劉曉嵐要吃掉姚澤的兇悍模樣。

劉曉嵐見菜要出鍋了就遞了個盤子給宋楚楚,然後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說道:「我說的有錯嗎?你以為現在的婚姻有那麼靠的住,難道你們家老沈不是這種人?家裡放著嬌滴滴的美人不去疼愛,天天不知道在外面忙活些什麼,依我看,說不定他就瞞著你在外麵包著二奶呢。」說完,她面帶『溫柔』的看著姚澤,嘴上卻是威脅的口吻道:「姚澤,你說,我說的對嘛?」

姚澤此時被點了名,也不好在裝聾作啞打醬油,抬頭見劉曉嵐微笑著且『溫柔似水』的看著自己,心裡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卻又不能附和她的話傷了宋楚楚的心,於是就使出了自己的絕招,撓了撓頭,嘿嘿一笑,裝傻賣萌的道:「曉嵐姐,我還小呢,這些情啊愛啊我也弄的不是太清楚,找個機會我還得單獨向你請教才是。」

「不要臉1劉曉嵐聽出了姚澤的畫外音,俏臉一紅,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然後幽幽嘆了口氣不再理會姚澤,對著宋楚楚說道:「楚楚啊,你可得注意點,這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現在的男人,只要是有點錢有點勢的,誰不想在外面招花惹草,風流快活。老沈他雖然年紀的確有點大,但是他手裡的權利可不小啊,估計還是有很多女人往上貼的,你真不擔心啊?」

宋楚楚笑了笑,說道:「你啊,就別瞎操心我的事了,先把自己的事情管好咯。」說完,將炒好的青椒肉絲盛進盤中,然後一臉淡然的說道:「萬一江銘他真這麼做了,那我也只能認了,女人這一輩子能有多少選擇的權利?既然已經嫁給了她,就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不是。」

「說什麼蠢話呢,你把自己說的也太不值錢了吧,像你這麼漂亮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雙貪婪的眼睛盯著了。」說到這裡她意味深長的看了姚澤一眼,見姚澤聽明白自己的意思,尷尬的將臉別開,劉曉嵐得意的笑了笑,繼續說道:「你啊,別弔死在一棵樹上,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二婚女人多的是,就你這條件,男人不都得讓你隨便挑著玩。」

「你啊越說越沒譜了,把菜端出去,咱們吃飯吧。」宋楚楚笑著將兩盤菜分別遞給姚澤和劉曉嵐,自己解開了圍裙掛在廚房門後面,稍微愣了一會,臉色有些黯然,然後幽幽嘆了口氣才走了出去。

小飯廳的頂部掛著橘黃色的精美吊燈,燈光透過橘黃色的玻璃散落在四周,渲染出安詳、溫馨的氣氛來,三人圍著桌子坐下,兩名驚艷的大美人外加一名自認為長的還算對的起觀眾的瀟洒小鎮長。

宋楚楚給姚澤拿了一瓶五糧液酒,順手又從酒櫃中拿出一瓶干紅,將酒打開各自斟滿后,宋楚楚抿嘴微笑,纖細白嫩的美手優雅的端起高腳杯,一臉興緻勃勃的說道:「來,小澤、曉嵐,為了咱們的友誼喝一個1

劉曉嵐也是面帶微笑,用兩根嫩蔥般柔美的手指夾住高腳杯的底座,將高腳杯輕輕端了起來,晃了晃猩紅的酒汁,一臉笑意道:「這種感覺真好,哎,也不知道多久沒有這麼溫馨的吃飯了。」

「你啊,就是喜歡自討苦吃,早知今日,當初何必要……」宋楚楚見劉曉嵐笑過之後臉上露出一絲苦澀,就幽幽嘆了口氣,忍不住提起去年的事情,但是又覺得這個時候不應該說一些掃興的話,話到一半就憋了回去。

「說這些有得沒得幹什麼,來,喝酒。」劉曉嵐見氣氛有些尷尬,就笑著恢復如常,和宋楚楚碰杯。

~』兩個玻璃杯清脆的碰在一起,然後宋楚楚和劉曉嵐各自優雅的小抿一口,將被子放回了桌子上。

姚澤反應有些遲鈍,剛開心的端起杯子,準備和兩位美人喝酒,卻見兩位美人已經將杯子給放了下去,姚澤就苦著臉,一臉委屈道:「兩位姐姐,我還沒碰呢。」

宋楚楚和劉曉嵐見姚澤一臉委屈的小媳婦模樣,就捂嘴咯咯笑了起來,劉曉嵐揚了揚柳葉眉,抓住姚澤的語病,似笑非笑的調侃道:「喲,你也想碰啊,那我和你楚楚姐,你想碰誰呢?」

姚澤怔了一下,聽出劉曉嵐的畫外音,忍不住瞟了劉曉嵐一眼,見劉曉嵐眼眸之中滿含春意的看著自己,姚澤心頭一熱,就順著杆子往上爬,笑逐顏開的道:「兩位都是我的姐姐,當然必須都得好好的碰一下啊1姚澤將那個碰字故意提高了音調。

「哦?」劉曉嵐來了興趣,挑釁的看著姚澤,桌底下的一隻腳輕輕的探到了姚澤的小腿邊,來回的摩擦起來,嘴裡柔媚的輕聲道:「不行,如果我和你楚楚姐你只能選一個碰,那麼,你會選誰呢?」說道這裡,她媚眼望著姚澤,穿著高跟鞋的小腳又往姚澤的小腿上面移了一點。

姚澤感受著腿上溫柔的誘惑,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知道這是劉曉嵐的惡作劇,暗想劉曉嵐果然是個瘋女人,宋楚楚在旁邊她都敢搞小動作,姚澤強忍著不讓自己的臉上有異樣的變化,低頭喝了口酒,忍著桌底下美.腳的騷擾,結巴道:「這……這可不行,兩個……兩個姐姐我必須都得碰,我可不想得罪你們兩個大美女中的任何一個呢。」

「嘖嘖嘖,小嘴真甜,哎,算了,我把這個機會讓給你楚楚姐吧,你一定得和你楚楚好好的碰一下哦,她很寂寞的。」劉曉嵐曖昧的朝著姚澤眨了眨漂亮的眼睫毛。

姚澤感受著下面的摩擦,又看到劉曉嵐嫵媚的朝自己拋媚眼,心裡就有些痒痒,暗罵一聲,小狐狸精!

宋楚楚坐在一邊,看著兩人咬文嚼字的玩著曖昧遊戲,俏臉微微泛紅,見劉曉嵐此時將戰火燒到自己身上,宋楚楚嫵媚的臉龐顯得更加透紅迷人起來,她紅著臉對劉曉嵐啐了一口,一臉羞意的說道:「真不要臉,要碰你自己碰去,我才不會像你這麼流氓!!1

「哦?」劉曉嵐故意疑惑的瞪大了美眸,一臉不解的問道:「楚楚啊,你想什麼呢?我就讓姚澤和你碰個杯喝個酒,怎麼就成耍流氓了?」說完,劉曉嵐曖昧的笑著湊近宋楚楚,故意壓低語氣,卻發出又能讓姚澤清楚聽到的聲音,道:「楚楚,你該不是想歪了吧?難道你不是想讓姚澤和你碰杯,而是碰……」說到這裡,劉曉嵐朝著宋楚楚高聳的胸部上瞟了一眼,眼神極其的曖昧起來。

宋楚楚看了嘿嘿傻笑的姚澤一眼,面色大窘,「去死吧,小騷蹄子,真不要臉。」宋楚楚羞紅著臉,推開劉曉嵐,拿手輕輕摸了下額頭的斜劉海,掩飾自己臉上的尷尬。

劉曉嵐就咯咯笑了起來,「好了好了,不鬧啦,咱們吃菜吧,菜都快涼了。」說完,她低著頭夾了口菜放進紅潤的小嘴中,慢慢嚼了起來,嫵媚的臉蛋上卻露出一絲狡黠,她將伸到姚澤腿上的腳收了回來,然後輕輕的探向了宋楚楚的腿邊,開始輕輕的撩撥起宋楚楚來。

「喲……」

宋楚楚感受到小腿邊,有一隻大膽、無禮騷擾自己的腳,嬌軀一下子僵硬起來,而後,下意識的輕叫一聲。

「楚楚,怎麼啦?」劉曉嵐強憋著笑,看著一臉緋紅的宋楚楚,疑惑的詢問道。

「啊?哦,沒,沒什麼,剛才被一個蚊子叮了一下。」宋楚楚緊張而又結巴的解釋道。

姚澤就有些疑惑的撓了撓頭,納悶道:「這天氣,屋裡還有蚊子嗎?」

「撲哧~」劉曉嵐忍不住輕笑一聲,然後趕緊低下頭裝作吃菜,圓滑的香肩卻因為憋著笑而一聳一聳的動著。

宋楚楚見姚澤這個罪魁禍首還敢接腔,就輕輕斜睨了姚澤眼,見姚澤也正對著自己微笑,宋楚楚臉頰上就飛起兩片緋紅,連耳後根也慢慢紅透,心裡嬌罵道,真是個下流胚子。

又多少朋友在關注此書的,都出來冒個泡吧,好讓痞子心裡有個數,謝謝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