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十章你就是個敗類【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你就是個敗類【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從柳嫣斷斷續續的敘述中聽明白了大概的意思。om~

原因好像是阮成偉昨天去縣裡和幾個朋友聚眾賭博,半夜在縣城賓館被湯山縣的jng方突擊檢查給抓獲,拘留在了湯山縣派出所,第二天早上柳嫣才接到電話通知說是阮成偉被抓,讓她過去交罰款領人,於是她急急忙忙的坐車去縣公安局,可是等她到縣公安局要見阮成偉時,卻被一個公安執法人員給阻攔了,說是重犯,案子還在審理中,現在不能探視,柳嫣就有些奇怪,賭博能有多大的問題?再說人是你們讓領得,咋自己來了之後還變卦了呢?

於是柳嫣和那個公安執法人員爭辯起來,沒想那名執法人員竟然吹鬍子瞪眼的恐嚇柳嫣說,你這女人再不小老子消停點,小心老子治你個so擾執法人員辦案罪,把你和你老公一起關起來,柳嫣受到恐嚇有些害怕,她一個女人也沒什麼主見,本想打電話找他父親求救,可是想想他父親一大把年輕身體不好不說,而且退休多年,別人現在肯定是不會賣他的帳了,正在他苦惱的時候,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個年輕俊朗的面孔來,柳嫣面露喜s,心想,對啊,可以找姚澤幫幫忙,也許他有辦法呢。

……

姚澤離開家后,開著車子就往湯山縣趕,途中給王素雅打了個電話,告知已經回鎮上了,下個星期再回來。

然後接著又給現任公安局副局長的李俊陽打了個電話,電話那頭,李俊陽接通電話后,姚澤發現那邊聲音有些嘈雜,只聽見李俊陽對著那邊噓了一聲后,頓時安靜了不少,才開口道:「姚澤老弟,怎麼這個時候想起給哥哥打電話了啊?我正和哥幾個在香滿樓吃飯呢,要不你也過來喝兩杯。」

姚澤點上一根煙,抽了一口后,苦笑道:「飯就不吃了,這次恐怕得找你幫個忙。om~」

「哦?」李俊陽疑惑了一聲,然後走出包廂,找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接著道:「姚澤兄弟,你有什麼事儘管開口就是,和哥哥不必客氣,只要是哥哥能幫上的忙,絕對義不容辭。」

姚澤就笑著說道:「也沒多大個事,就是咱們鎮上的人大主任,阮成偉,你認識的,他昨天在縣裡賭博被你們所里給拘留了,她妻子去領人,一個干jng不肯放人,也不知道其中出了什麼問題。」

「呃,這樣埃」李俊陽想了一下,就說道:「這樣吧,我現在就趕去局裡看看出了什麼情況,你就不用趕過去了,我幫你搞定,現在是全民賭博時代,賭博不想以前那樣管的嚴,沒什麼問題啊,肯定是局裡的那幾個小子又想吭人錢了,我這就去收拾他們去。」

姚澤說道:「沒事,我馬上就到縣局了,你等下過來看看什麼情況再說」

「行,我這就過來。」

姚澤掛了電話,車子駛過湯山縣的一橋,然後打了個轉向燈,朝著縣公安局方向開去。

遠遠的,姚澤就見到縣公安局門口,站著一個苗條靚麗的身姿,只是因為她旁邊站著一個醜陋的男人而大煞了風景。

此時柳嫣似乎在和那個穿著制服的男子爭論著什麼,她俏麗的臉上滿是寒霜,彎彎的柳眉緊蹙在一起,因為氣憤她襯衣裡面包裹著的豐滿,隨著粗重的呼吸上下起伏著,看起來極其誘人眼。

「妹子,我剛才就和你說過,請你不要堵在我們局門口,這影響不好,你要見你老公那也要等走完程序了再說,現在是不可能讓你見他的,好說歹說你不聽,非要我採取措施你才滿意是吧。om~」

這名穿著制服的肥胖男人表面上一臉的嚴肅,眼睛卻毫無修飾的盯著柳嫣豐滿挺拔的酥胸上,眼神火辣辣的彷彿要穿透柳嫣的衣服,到達那最柔軟的地帶,一探究竟,其模樣甚是猥瑣不堪。

柳嫣見這肥胖男人滿臉的油漬,一頭油膩膩,髒的出奇的三七開發型,打心眼裡覺得噁心,此時見他凶光畢露的盯著自己胸部,柳嫣俏麗的臉龐氣的發紫,此時卻又不敢發作,只能側過身子,慌忙去整理自己的襯衣扣子,不讓那胖子沾到一點便宜。

「妹子,你這是什麼意思?打我臉嘛?」肥胖男人見柳嫣毫不修飾的當著他的面將襯衣扣子給扣了起來,生怕被他佔到便宜,連雪白的頸脖都給擋住,胖子臉s一下子就難看起來,心想這個女人真是不會做人,多給老子看兩人,要是讓老子看爽了,說不定大發慈悲的讓你和你老公見一面,現在想見門都沒有了。

柳嫣雖然氣憤但是也知道現在不能得罪這個人,否則吃虧的肯定是自己,於是將臉扭向一旁不去理他,準備等姚澤來了再說,她剛將臉側向一旁,就見姚澤已經停好車子走了過來,柳嫣頓時面露喜s,伸出柔嫩的小手,招手道:「小澤,快過來,在這裡呢。」

姚澤就笑著點頭,邊走邊打量柳嫣今天艷麗的裝扮,她上身是一件雪白s的絲質襯衣,襯衣上有幾朵淺s的花瓣,若花瓣是艷麗的顏s,可是這件衣服就落得有些俗氣,但是如果是幾朵淺s的花瓣不有所不同了,它就會給人一種端莊、優美而又不失協調的美感,襯衣合體的穿在柳嫣的身上將她胸前襯托出一個完美的弧度來,下身一條淺灰s的牛仔裙,裙擺齊膝,露出白皙光滑的小腿,一雙銀白s的綁帶高跟鞋被她白嫩小巧的美足踏在腳下,露出十個塗有桃紅s指甲油的嬌小腳趾來,看上去既xng感又別有少婦風情。

「柳嫣嫂子,你今天真漂亮。」姚澤笑眯眯的走到柳嫣旁邊將柳嫣上下打量一番,由心的稱讚起來,絲毫沒看旁邊那胖子一眼,當他不存在一般,其實姚澤在下車時就看到這胖子盯著柳胸部時的貪y目光,所以姚澤看他很不順眼,已經將他歸為人渣一類,自然不會給他什麼好臉s。

「小澤,你說什麼呢。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和嫂子開玩笑。」柳嫣嬌紅著臉,輕瞥了姚澤一眼,模樣說不出的嫵媚動人。

「嫂子沒事的,賭博又不是多大的事,不要緊張。」

「嘖嘖,小子,你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啊,聚眾賭博不是大事,那什麼是大事?你以為你是誰啊?縣長的兒子不成。」肥胖男人見姚澤一個粉面小子也就二十齣頭,過來后不和自己套近乎,竟和這女人調起情來,彷彿絲毫不將他這個治安隊隊長放在眼裡,於是火氣就竄了起來,老臉一板,一臉不屑的看著姚澤,嘲諷的說道。

姚澤根本沒有要理會那胖子的意思,對於胖子的話嗤之於鼻,扭頭,看著柳嫣說道:「嫂子,我們到裡面去坐著,等會阮哥就能出來了。」

「恩。」柳嫣輕聲點頭,乖巧的跟在姚澤身後,她相信眼前這個比自己還要小几歲的小男人說能撈出自己老公那麼就一定能辦到,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對姚澤那麼有信心,也許是歸於阮成偉前段時間跟她說姚澤是個有強硬後台的人物,所以導致她現在沒有理由的相信姚澤能辦好此事。

「給我站住1肥胖男子見姚澤再次無視於他,而且在沒得到自己的允許下擅自進入公安局大廳於是火冒三丈,瞪著眼睛喝道:「你們想幹什麼,要造反不成。信不信我現在就給你們銬起來,關進局子里。」

「怎麼老百姓進入公安局還得申請?」姚澤厭惡的看了他一眼,挑釁的說道。

肥胖男人冷冷一笑,對於姚澤這種刺頭他見的多了,當然有辦法對付,於是眯著眼睛道:「老百姓當然可以進去,但是你們不同,你們剛才故意擾亂jng方辦案,而且對我進行漫罵及人身攻擊,我有權扣押你們,所以你們現在要進的地方不是大廳,而是關押室。」

說完他揚起醜陋的肥臉,挑釁的看著姚澤、柳嫣兩人,露出一臉的得意之s。

「你……」柳嫣見此人如此無恥,氣的就要伸手職責,卻被姚澤給攔了下來,笑著說,「不必為這種人動氣。」

姚澤沒想到著湯山縣的民jng中會有這種敗類的存在,當著自己的面編造謊言陷害自己,是自己這國家幹部遇到此事還好,假如換成無辜的百姓,沒錢沒權,那不就被他誣賴定了,想到這裡,他眼神不由的冰冷起來,一臉冷漠、毫無聲s的說道:「你完全就是jng察中的敗類,渣子,我這就進去,有本事你關我試試看,你若是敢對我動手,那麼你以後就不用在湯山縣混了。」

**裸的威脅!

姚澤對於這種仗著有點小權利就欺壓普通老百姓的敗類是深惡痛覺,反正在姚澤眼中他已經是個畜生了,所以說起話來也不用和他講什麼顏面。

姚澤說完后,不理會那胖子隊長氣的有些扭曲的醜臉,以及那惡毒的眼神,拽著柳嫣就朝大廳休息室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