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十一章初遇女警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初遇女警花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名治安隊小隊長名叫孫長貴,淮安鎮人,大伯是淮安鎮的鎮委書記,此人仗著有個當鎮書記的大伯,就眼高於頂,在局裡除了兩個正負所長以外,其他人根本不被他放在眼裡,即使他大伯只是個鎮委書記,但是對於所里的普通jng察來說,那也是吃罪不起的,所以他在所里也算的上是個人物,一般的jng察見到他都要喊他尊稱他一聲大隊長或者孫哥,而他這次突然帶人到湯山縣賓館突擊查房其實也是受到了他大伯的指示。om

昨天夜裡,孫長貴和幾個狐朋狗友在一家洗浴會所里玩樂,洗完腳后,孫長貴就帶著一名年輕技師到準備好的包廂去行那苟且之事,他剛猴急的脫完衣服,壓到那豐滿有肉感的身體上,還沒蠕動幾下,手機就不合時宜的響了,他罵罵咧咧的準備關機,見號碼是他大伯打來的,不敢怠慢,就對著女技師做了個噓的手勢,然後接通電話,他大伯就在電話那頭指示說,讓他帶人到湯山縣賓館某個房間去抓聚眾賭博的阮成偉,關他一段時間,說是個他個教訓,孫長貴聽了就有些不樂意,看著身下嫵媚的技師,心想,自己正辦著事情呢,還沒發泄出來,這玩到一半撤出來該多難受,再說這個年代賭博也用得著去逮。

但是對於他大伯的話孫長貴又不敢不聽,只好滿是怨氣的答應下來,然後快速的在女技師身上發泄完后,聯繫手下風風火火的去賓館抓人。

當然他的怨氣少不了要發泄到阮成偉這個罪魁禍首的身上了,一頓大嘴巴子扇過去后,將阮成偉扇的兩眼冒金星,嘴巴也腫的老高,他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大手一揮,讓手下將阮成偉及幾名涉嫌賭博的人都給帶了回去。

而讓孫長貴有些奇怪的是,不知道jng局裡,誰一大早就打電話通知阮成偉的妻子讓她來領人,剛巧被自己撞見了,自然要給她攔下來,他大伯可是吩咐了要多管這個阮成偉幾天。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扣壓一個阮成偉卻招來了一個不怕死的刺頭挑釁自己的權威,竟然還當著他兩名手下的面罵他是敗類、人渣,還好一頓威脅他,這讓他臉面何存,在他的地盤,有人敢威脅他,這不是廁所里點燈找屎嘛!!!

他死死的盯著姚澤兩人,一臉yn森的對著兩名站在門口的手下命令道:「把這兩個刁民給我抓起來,關到審訊室,等會老子要親自審問他倆。om」說道審問時,他牙齒緊緊的咬在一起,一副要生吞活剝了姚澤的惡狠模樣。

兩名jng務人員雙方對視一眼,有些猶豫,畢竟他們剛才也站在門口目睹了這一切,要說姚澤兩人對孫隊長進行人身攻擊還真沒有,他們兩人並沒有犯事卻要抓他們進行審問,這如果讓上面知道了怪罪下來,他們可擔當不起,搞不好還得丟了這身制服,於是兩名小jng員面露為難之s,遲遲沒有動手。

「怎麼,連我的話都不聽了,你們可不要忘了,當初你們進jng局的時候是誰罩著你們的,如果出了事我來承擔一切後果,你們害怕什麼勁。」

兩名小jng員見自己隊長都這麼說了,也就不再猶豫,答應一聲,就上前要拿下已經走到大廳門口的姚澤兩人。

姚澤見兩人沖了過來,於是皺著眉頭將柳嫣護在自己身後,冷著臉說道:「你們想幹什麼?這可是公安局門口,難道還沒有王法了不成。」

一名伸手準備抓姚澤的小jng員,聽了姚澤的話,手略微頓了一下,看向孫長貴,見孫長貴瞪大的目光態度堅決,他也是無可奈何,就對著姚澤說道:「你和孫隊長之間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我只是奉命辦事,抱歉。」

「你們知不知道隨便抓捕國家幹部是什麼後果嘛?」見小jng員手銬已經拿了出來,姚澤臉s更加寒冷了,盯著眼前還未退卻青澀的小jng員,沉聲說道。om

「國家幹部?」兩人聽了姚澤的話,再次愣了一下,一臉不信的看著姚澤,要說姚澤的年紀似乎和他們差不多大,怎麼可能是國家幹部呢。

柳嫣有些害怕的躲在姚澤身後,見他要量自己的身份,兩人jng察也沒有急著動手,於是她就從姚澤背後露出漂亮的臉蛋,對著兩名jng員說道:「你們千萬別被你們隊長當槍使了,站在你們眼前的可是淮安鎮的鎮長,你們知道無緣無故拷了他會是什麼後果嘛?知法犯法可是罪加一等呢。」

「放你娘的屁。」聽了柳嫣的話,孫長貴大喝一聲,冷笑著說道:「老子在淮安長大,淮安鎮的鎮長鬍建平老子喊叔,淮安鎮的書記孫有才是老子大伯,就你這毛都沒長齊的小王八蛋也敢冒充淮安鎮的鎮長,真是笑話,這樣更好,剛好可以再安你們一個冒充國家幹部的罪名。馬上把他們兩抓起來。」

「這……」見姚澤似乎有恃無恐,兩人也不確定姚澤什麼身份,一時之間有些為難起來。

「行,你們不動手是吧,那老子自己來,等會把這兩個刁民的事辦完了再來收拾你們。」孫長貴見他兩個手下一副孬樣,氣就不打一處來,瞪了兩名小jng員一眼,從腰間拿出了白森森的手銬,一臉yn森的朝姚澤走了過去。

柳嫣見孫長貴走了上來,要抓姚澤,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橫身一下子擋在了姚澤身前,看著孫長貴兇手惡煞的醜陋老臉,卻又有些害怕的朝著姚澤身邊靠了一點,俏麗的臉龐上滿是寒霜,她將嘴巴湊近姚澤的耳朵,說道:「小澤要不你先跑吧,你如果也被抓了,那咱算是完了。」

姚澤感受到柳嫣噴薄到耳邊的如蘭熱氣,心頭微微一熱,將柳嫣拉到了自己身邊,安慰的說道:「沒事,讓他抓吧,等會有他受的。」

「怎麼回事啊,公安局門口吵吵鬧鬧的像什麼樣子。「就在孫長貴準備將姚澤拷起來的時候,從jng局裡面走出一個英姿颯爽的女jng來,見幾人在外面爭吵就皺著眉頭詢問。

兩名小jng員好像很怕女jng似的,趕緊喊了聲白姐,然後其中一個有些結巴的說道:「他們……他們是來贖人的。」

「哦?」女jng疑惑的看了姚澤和柳嫣一眼,詢問道:「你們是來贖昨天那幾個聚眾賭博的人?」

柳嫣見是一名女jng察,心頭一喜,就趕緊說道:「對,jng察同志,今天早上你們jng局一名女同志給我打電話,讓我來贖阮成偉,但是我來了之後這個姓孫的jng察攔住不讓我進去,我就和他辯論起來,沒想到他還恐嚇我。」柳嫣拿手指著臉s發黑一臉鬱悶的孫長貴,憤憤不平的對女jng說道。

聽了柳嫣的話,女jng柳眉緊蹙,一雙杏眼瞪著孫長貴說道:「孫長貴,你搞什麼鬼,人家家屬要來贖人,你為什麼阻攔人家,早上的電話是我打的,人家就是聚眾賭博,罰點錢讓他長個記xng就好了,難不成你還想關他十天半個月不成。」

孫長貴臉s有些難看,占時收回了手銬,「白……白隊,這……他們剛才威脅我還對我進行辱罵,我肯定要給他們一點教訓埃」孫長貴不敢在女jng面前放肆,誰讓他有個當局長的老爹,只好低聲下氣的解釋。

「恩?孫長貴說的對嗎?」女jng一雙美麗的杏眼看向姚澤,問道。

姚澤見女jng好像能鎮住孫長貴,心想這年輕的女子應該是個jng官,此時聽到女jng的問話,就說道:「我們只是來贖人的,這個姓孫的長官不讓我們進去不說,還誣賴我們辱罵他,不知道他是什麼用意,這兩位小同志剛才都在,你可以問問他們事情的真相。」

「楊濤,你說說,這兩位同志說的是不是事實?」女jng將自己的jng帽給取了下來,整理了一下頭髮,沒有jng帽的遮擋,女jng一張漂亮的臉蛋萬萬全全的顯露了出來,她剪了一頭幹練的學生頭,烏黑的斜劉海擋住一半額頭,劉海下,修眉端鼻,頰邊微現梨渦,而她那雙漂亮的杏仁眼也是湛湛有神充滿活力,高挺小巧的鼻樑看上去既jng致又可愛,一張紅潤的櫻桃小嘴一張一合,充滿了一股女人異樣的誘惑,微弱的陽光照在她的臉上,更顯得她膚s晶瑩,柔美如玉。

這種美女在jng局當jng察真是浪費了,姚澤觀察著眼前的美麗jng花,心裡感嘆起來。

女jng自然沒發覺姚澤打量她的目光,扭頭疑惑的詢問那名叫楊濤的小jng員事情的真想。

「這個……白姐,我……」叫楊濤的小jng員臉上露出為難之s,見孫長貴威脅的瞪著自己,他確實是不敢說實話。

「什麼這個那個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男子漢婆婆媽媽的像什麼樣子,你放心只管說實話,沒有人敢把你怎麼樣。」女jng花一臉不悅的看了楊濤一眼,然後將目光看向孫長貴,孫長貴見女jng撇來的目光,趕緊將瞪向楊濤的目光轉移,老臉不自然的看向了別處。

正當楊濤為難不知怎麼開口之時,不遠處傳來一聲大喝:「誰他媽吃了雄心豹子蛋敢為難姚鎮長。」

眾人聞聲望去,只見李俊陽板著臉,胳膊里夾著一個黑s的公文包,氣勢洶洶的朝這邊走來。

幾名jng察都是一愣,心裡產生疑問,誰是姚鎮長,難道真是這個看上去只有二十齣頭的青年人?

……